在矛盾中提高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近年来我开始刻录真相光盘,这些事过去没见过,一切得从头学起。同时也涉及到与同修的合作与配合的问题。如何正确对待出现的矛盾,这事本身就是个修炼过程。

有一次同修和我约好某日下午去修理机器。那天天气阴冷,天上飘着雪花,我提着机器在约定地点等了两个小时。心里一再告诫自己不能埋怨同修,她肯定有事。我求过路人帮忙打了个电话(附近没有话吧),结果她已经和其它地方的同修先去了,我问:“怎样找你?”她说了一个地点,我到了那里半小时后还是不见她的踪影,我只好又求贴广告的帮我打了个电话,大约又过十五分钟,她匆匆忙忙过来了,笑呵呵的说:“真对不起,让你等了两个小时。”我淡淡的说:“这不就是你说的地点吗?”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年轻人怎么这样办事。她看出我的不悦,也生气了。接过机器急急忙忙進楼找修理部,我在后面再怎么也追不上她,楼里摊位很多而且乱,没办法只好在楼下门口等着,这时天色已晚。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自己回家,马上一想不对,应该等她。又第三次求人帮忙打了个电话,告知在门口等她。她说:“我在三楼,你上来吧。”我说:“商场快下班了,我不上去了。”回家的路上,我们谁也没说话,各自心里都很不痛快。

到家后我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不能用人心对待修炼的事呀,她是和其他同修去的,也是为了正事,她是在更大范围内考虑救人的事,来处理一些问题,我只是看重眼前这件事,从自己的角度看对方,如何埋怨同修不遵守时间、办事不守信用,这不是太狭隘了吗?太注重自己的心理感受了吗?显然是执着自我。我虽然忙了一下午,而她几乎忙碌了一天哪。即使有想不周到的地方,我也不应该生气,而应该安慰她才是。我的表现不都是人的执著心吗?在法上我也知道做事处处考虑别人,现在怎么全忘了呢,想到这我豁然开朗,这些人的东西赶快扔掉消除间隔。

机器几天没有正常运作,我们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一个外地同修来帮我提高心性,先试一下机器,毛病照旧出现了,外地同修说:“这就是不让你做了。”我心想,做真相救人,是谁会不让我做呢?师父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遇到障碍时我应该正念对待,不能回避。这时这个同修又帮我找怕心,又找我家人怎样,我觉得有点不着边际,心里憋得慌,勉强的说:“谢谢你的提醒。”这时她又说,他们那有个老同修,表面法理说的一套一套的,但与实际脱离。我再也忍耐不住了,这不是用党文化那一套来敲打我吗?修炼中的事怎么能和常人那一套相提并论呢?师父讲过讲真相要用心去做。我打断她的话猛烈回击着:“修炼是自己的事,就是去人心,那不是耍嘴皮子,没修到那,能认识那层理吗?《转法轮》都读了很多遍,你能说出第一讲都讲了哪些法理?常人的书看一遍就能复述出来,而《转法轮》能吗?”把她顶了回去。

她们走后,我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冤屈,人心受到了很大伤害。我内心十分清楚,今天确实有些激动,还好,我还知道自己是修炼人,我想起了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想想自己顶撞同修的话里,是否是用法理掩盖自己的执着?这不还是不让人说,还是执着自我?即使同修说错了又能怎样?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有师父在管,激动本身就是不服气,是争斗心,是常人不好的心。再看看同修始终面带微笑,态度平静、祥和,是那么从容,因为同修是用正念对待这个问题,她完全是为了帮助我去执着,提高心性,尽快提高上来,而我却不去看她的出发点。

在法中我知道:真修得按着大法的心性要求去做,做到是修,遇到问题先看自己,只有放下人的东西,才有神的东西。第二天又见到那位同修,还是那么祥和,我们又共同切磋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