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讲真相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大约二个月前,我有幸参与向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单位和恶人打电话,讲真相:包括邪恶的610、国安、国保、公安、派出所、司法、劳教所、医院等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单位和个人,要求他们释放被非法关押劳教的大法弟子,正告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对修炼真善忍的佛家弟子的迫害不仅是对他们自己的迫害,还会殃及他们的家人。

以前打退党电话,大多数是针对了解了一定真相的普通民众劝三退;而营救电话很多时候是直面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对方有时会很伪善,有时会很邪恶的说些不好听的话,所以对自己心性的检验也提出了更高要求。经过一段时间的魔炼,修去了自己包括争斗心、气恨等等很多的人心。通常对于那些尚能听進真相等待救度的可怜的行恶者,就向他们指出“将功折罪,善待大法弟子,用真名三退”才是他们的唯一出路。

在拨打营救电话的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大法弟子无条件向内修,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所带来的巨大法力,也深深的被师尊对弟子和众生的洪大慈悲所震撼。

一、铃声响起,就是在震慑邪恶

每天打营救电话的同修来自世界各地:有欧洲、澳洲、日本、新加坡、还有美国和加拿大、台湾等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同修。大家没有任何时间和空间的间隔。每次端坐在电脑前,开始拨打营救电话,内心神圣庄严的使命感油然而生。每一次铃声响起,大法弟子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在另外空间就是巨大的功能和能量团的爆炸,伴随着讲真相中“口中利剑齐放”(《洪吟二》〈快讲〉),支撑坏人行恶的因素瞬间就被解体。

记的一次拨通一个610主任的电话,前两次他接电话时都口出狂言,说什么打电话是骚扰他,要报警什么的;我就正告他:你只是听一听你平时听不到的真相,就感到被骚扰了;那么这十二年来那么多的大法弟子被你们非法抄家,劳教,判刑,被迫害得妻离子散,甚至遭受被活体摘取器官——你们参与这种被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定性为“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的罪行,请你想想你们迫害这些无辜善良修佛修道的好人,天理能容吗?而那些给你们好处用利益驱使你们迫害善良好人的人,无异于将你们推向地狱的深渊,他们能是真心为你们好吗?法轮功学员面临着身家性命的危险也要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你们,让你们弃恶从善,弃暗投明,免于遭受天理和人间法律的审判,他们才是真正的为你们好啊!

两次电话听完真相后,再拨打,这个主任任由铃声一再响起,害怕的不敢接听了。这种害怕其实是另外空间支撑坏人的邪恶因素被震慑的表现。我继续念力集中的反复拨号,并告诉自己不要因为对方害怕不再接听,就放松正念,或产生怀疑。只要铃声响起,另外空间就是在镇邪灭乱,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是海外法轮功学员继续给他打电话。

在师尊的加持下,重复拨号的过程中,一股股巨大的能量从天目和头顶直射而出。那实实在在修在其中,正念威力的感受真实而又殊胜无比。

二、无条件向内修带来的心性升华

一次营救中,听到一位新手同修,用比较高调的嗓门,对着一个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人,在我看来几乎是喊着讲完了真相。我感觉到在她高声调的背后明显的有尚待修去的争斗心。在打完电话后的例行交流中,当时我觉的自己出于对同修负责,克服了怕同修不高兴,怕伤害同修等等怕心,直接了当的(事后认真查看自己,其实由于自己的不够宽容还是带有指责的口气)指出她刚才有明显的争斗心。

本以为,我自认为的善心会换来同修对我感谢,然后,她会表示确实她发现自己有争斗心之类的交流。却没想到,这位同修比我更直接了当的回应说:“没有啊,刚才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争斗心啊。”我一听她的回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听到她还在继续交流她怎么没有争斗心,我心里开始感觉不舒服,不但不舒服,我还很不服气的不想继续听她交流。后来干脆一反常态,自己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提前下线了。

我一下线,就后悔莫及。我问自己,这么明显的不舒服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我什么样的物质和人心;而且,同修还未交流完,我就不服气的离开,这样强烈的间隔我和这个救人的整体的败坏物质,还能让它苟延残喘吗?刚巧,这时另一位刚才线上也在场的同修在电脑上打过来一行字说:“你指出同修的问题是对的”。这位同修并没有责问我为什么提前离开。在我发现自己这么多不足时,她却还是看到我好的一面并且肯定我的善念。同修的宽容,让我看到自己修炼上的差距。我感到无地自容。

我开始认认真真的反省自己刚才的一思一念。如果同修接受了我的指责,一如自己想象的向内找她自己,我就会高兴的留下来听她交流,还会美其名曰共同提高。这种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得到别人认可的求名之心,还不足以让我惊醒吗?噢,同修不接受我的观念和想法,不去找她的争斗心,我就这么不服气的离开?这不服气的背后岂不明显的暴露了我自己的争斗之心吗?其实师尊在《转法轮》中早就开示弟子的:“真正修道的人当中也有这个反映,互相之间不服气,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不修去这个争斗心,还能产生出妒嫉心来,其危害可见一斑,它既然暴露出来了,那就赶快把它修去吧。

我在电脑上回应同修,在为自己完全不在法上的行为道歉后,我开始深挖自己这么不舒服背后的争斗、妒嫉、求名等等人心,并发正念清除。这次事后向内找的过程深刻体会到大法修炼人不论遇到什么情形都要无条件向内修的严肃性,以及真正向内找去除败坏物质后所带来的轻松和美妙。

交流中大家都意识到当我们每个人都放下自我,无条件的圆容配合整体,达到了法对我们在那一层次上的心性要求时,大法救人的无边法力就会展现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