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则尽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一位同修曾经谈过自己对“忠”的体会,他说他读《说岳全传》中岳飞、岳云和张宪被关在牢里,马前张保偷偷跑去救他们,结果岳飞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要做一个忠臣。岳云和张宪也不愿出去,要跟随岳飞一同赴死。张保一看这样,觉的义不独生,于是自杀了。岳飞就对岳云和张宪说,今天他们四个人把“忠孝节义”四个字占全了。他说他读到这儿时不禁热泪盈眶,也明白了“忠”是一个生命必需的优秀品质。

同修认识到,在高层次中,一个生命的一切包括生命本身都是他的主给他的,所以他对他的主只有无条件的服从,这才是一个生命正常的状态。他曾打了个比方,说如果一个佛想喝水,于是一动念造了一个杯子,那么这个杯子的使命就是给佛喝水用的;如果有一天它说它不想给佛喝水了,而想干别的,那它就偏离了它的本性了,就变异了,就开始走向败坏了。

我记的在古代儒家典籍中有这么一个命题:天命即为性。也就是说一个生命的本性就是上天对他的命令。作为我们来讲,师父和大法所赋予我们的使命就是我们的先天本性,我们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孝当竭力,忠则尽命”,如果我们想要做到对师父、对大法尽忠,就必须做到能放下对生死的执著。

他特别强调要能放的下生死,时时刻刻都能放的下,他说在环境极其邪恶的两年中,他和同修几乎天天都在谈放下生死。我也深有同感,因为自己也曾经历过一些生死关,当时把心一横就过来了,所以颇有些沾沾自喜,觉的自己已经能放的下生死了,但后来再遇到一些魔难时,却发觉在头脑中充斥着各种人心、杂念,邪恶又加强的情况下,一时的放下生死已无法过关了。再往后又经历了一些更为邪恶的考验时,突然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慷慨捐生易,从容赴死难!坦然放下生死才是真正的放下生死,不仅要能坦然放下这个人体,而且各种人心都得很淡很淡才行。

大陆曾有一些观点认为岳飞的忠是愚忠,我觉的这是邪恶的党文化变异了人的思想所致。在阶级斗争、暴力专政的红色恐怖下,为了保全自己,儿女与父母划清界限,妻子揭发丈夫,朋友之间落井下石,背叛取代了忠诚,出卖取代了道义。最后人的思想变异到把忠诚信义看作是傻、愚蠢,狡猾奸诈则成了聪明,背叛与出卖是觉悟高。这样的生命是败坏的、变异的,抱这样价值观的人太多了,社会就完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