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酷刑摧残 乡村女医生再次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沂南县蒲汪镇法轮功学员刘延梅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被当地中共恶徒绑架,现刘延梅下落不明。

当天沂南县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蒲汪镇派出所警察和便衣私闯民宅行凶抢劫,恶徒抢走了法轮功书籍、一台戴尔和一台IBMT22电脑、两台喷墨打印机、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刻录机、纸张、光盘、大小裁纸刀、墨水等等,连儿子结婚买的液晶电视、DVD等物品都被劫走。


刘延梅母子

刘延梅,蒲汪镇大沟村中医,五十岁。九九年七月后,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刘延梅曾多次被非法抓捕,遭到恶徒暴打,曾被打的脑震荡,半年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为强制“转化”她(即强迫放弃信仰),中共曾对她两次非法劳教,第一次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第二次被非法超期关押三年多。

坦荡上访横遭厄难

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刘延梅得法修炼才不长时间,善良淳朴的刘延梅天真的认为只要江泽民知道大法真相便能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刘延梅怕说不清楚,便把自己由病危绝望到炼功重生的亲身经历写成信送往北京交给江泽民。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刘延梅拿着写有“真善忍”的小横幅和给江泽民的一封信踏上了天安门广场。当刘延梅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捕后,刘延梅对警察说:“这封信写着我亲身受益的事实,请你转交给江……”

随后刘延梅被带到沂南驻京办事处,警察把她铐在铁椅上长达四十八小时。时任沂南县蒲汪镇镇长的王安国到驻京办事处劫持刘延梅回沂南时对她说:“万万没想到,不是亲眼所见,我不相信,你这个一身病的废人还上了北京。”

在途中沂南县蒲汪镇的政府人员将刘延梅的手铐在车架上,由于手被定位,身体斜吊着,脚不能完全着地,这种残酷的折磨使她昏迷了一夜,到了沂南县蒲汪镇的政府人员才把她放下。

投入沂南县看守所遭非人折磨

刘延梅被非法关入沂南县看守所后,遭到沂南县看守所警察刘之杰的残酷折磨。他强逼刘延梅人站在监室内,手伸到监室门外(监室大铁门上边特制一个小型铁窗),将刘延梅的双手从铁窗中间分开,然后用力一拉,再用手铐将手铐在一起,铐紧后死命地向外拉,刘延梅在监室内不由自主地被拉的头直碰铁门。刘延梅的头也不知碰了多少次大铁门,她直觉着天旋地转,头昏脑胀,她的手腕皮也剥了,手铐铁牙都勒进肉里去了,疼的刘延梅全身颤抖,警察刘之杰这才罢手。警察见刘延梅咬着牙强忍着不吭声,就骂刘延梅,再拉手铐鲜血就更往地下流了,于是便脱下皮鞋,凶狠地往刘延梅手背上打……刘延梅当时满身血泪,在沂南县看守所警察人性全无的摧残中刘延梅默默的承受着。

转到大王庄乡洗脑班遭摧残失去记忆

后刘延梅被又转移到大王庄乡(现已合并到蒲汪镇)政府洗脑班,白天罚坐冰凉的地面上,晚上遭毒打。他们恐吓刘延梅丈夫:“若刘延梅不骂法轮功师父和大法就判刑送大沙漠。”刘延梅丈夫是地地道道的农村老实人,在大王庄乡政府干部恐吓威逼中,丈夫恐怕刘延梅被判刑,向来支持刘延梅炼功的丈夫失去理智的以种种手段威逼刘延梅骂师父和大法。

刘延梅对丈夫说:没有大法我还有命吗?你都忘记了我是你背到炼功点才能活下来的吗?然而受大王庄乡政府人员恐吓的丈夫已完全失去理智,生生的把小拇指剁去一截。

丈夫的鲜血喷洒在地上,大王庄乡政府干部庄乾德的棍棒落在刘延梅的头上,庄乾德边打边吼。刘延梅当场被毒打致昏死,等刘延梅活过来后,大脑神经已经受伤,她失去了记忆,什么也不知道了。

刘延梅回到家后,整天坐在那里,面目表情痴呆,不言不语,不知道吃喝。丈夫吓坏了可又无计可施,心中也知道只有大法才能再次救刘延梅,赶紧把大法书请出来让刘延梅看。刘延梅反复翻看着《转法轮》,终于有一天她能辨别出《转法轮》中的字了,她抬起头,这才发现头上有天、有太阳,她的记忆才开始复苏。她问到丈夫自己这样多长时间了?丈夫告诉她将近半年了。

传播真相二度蒙冤入狱遭酷刑洗脑

刘延梅脑部神经创伤恢复后,不断的向世人讲述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实,然而却因讲真话被投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刘延梅被非法劳教时,历经劳教所警察非人酷刑折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最后经山东济南武警总队医院查体后,他们看着刘延梅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人。回家后刘延梅坚持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正常。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刘延梅与沂南县埔汪镇金泉沟村(原斗沟村)法轮功学员杜永兰(女)二人结伴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湖头镇派出所警察于营沂公路城子村段绑架。刘延梅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曾多次被警察劫持到医院,被强行注射不知名的药物迫害,导致身体非常虚弱。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刘延梅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被转到济南市“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非法关押遭酷刑洗脑:

绘画:注射不明药物(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药物摧残)
绘画:注射不明药物(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药物摧残)

熬大鹰: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刘延梅因喊“法轮大法好”被熬大鹰,连续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然后转为半熬夜,半熬夜持续折磨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份刘延梅回家。即使不让刘延梅睡觉的时候,但在警察的造假记录里,却有着这样的记录:十点睡觉,六点起床。

饿刑: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二大队大队长孙娟用“饿刑”折磨刘延梅,她规定送饭的不给刘延梅饭吃,饿上两天后再给饭吃。自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到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这段时间里,只给一点点饭,整天处于饥饿状态。但劳教所警察有造假的手腕。在不给刘延梅饭吃的情况下,警察孙娟、孙群丽指使犯人记录刘延梅每天吃了多少饭菜。

封嘴: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刘延梅被绑在死人床上很长时间。因喊“法轮大法好”,刘延梅被警察用胶带连头加嘴被缠封了数十层。胶带把刘延梅的头发大把大把的往下粘,造成刘延梅严重脱发。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因刘延梅不穿囚服,警察便用绳子把刘延梅捆在铁椅子并把刘延梅的口用胶带封上。刘延梅在椅子上被捆绑了九天九夜,脚腿肿胀得很厉害,开头两天还觉着疼痛,后来就麻木了。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限制大小便: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劳教所警察不让刘延梅上厕所大小便,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能拉尿在裤子里,身上、小房间里是又臭又难闻。

刘延梅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丈夫曾三次去济南探望,但劳教所均不让见,最后一次,一恶警竟咆哮:不“转化”休想见人。

二零零八年刘延梅的父亲去世,家人给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打电话,警察撒谎说:“早跑了,这里没这个人。”家人正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又不知刘延梅的下落,家人心急如焚,悲愤交加,度日如年。

初衷不变究竟有何因由

刘延梅在遭受不法人员一次次的打击和折磨后初衷不变,依然坚持着对“真善忍”的信仰,究竟有什么因由?这得从她得法前后身心变化说起。

刘延梅,四十七岁,中专文化,家住山东省沂南县大王庄乡大沟村,以行医为生。三岁时不慎落入井中,命虽活了下来,但肺被呛坏了,留下了咳喘的毛病并常年怕冷。自那以后刘延梅整年的打针吃药,成了名符其实的药篓子。结婚后逐步出现乏力、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后来大量吐血,一天三、四次。八八年经沂南县医院、沂南县中医院、莒县医院等多家诊断为肺心病、肺气肿。随着病情恶化,刘延梅不能干活,连饭都不能做,以打点滴、吃药维持生命,家中一年收入的五分之四全部用于治病,病魔折磨的刘延梅生不如死。九八年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喝了半瓶甲胺磷农药,想一死了之,结果又被大庄医院抢救过来。

九八年年底,她的病情再次恶化,胸骨已经变形,前胸胸突明显,她只能半仰卧躺坐,再次送莒县医院治疗,莒县医院的大夫对刘延梅的丈夫说:“她这病已经恶化,住院也治不好了。”乡里乡亲都忙忙活活购年货、过大年,而刘延梅的丈夫却忙着给刘延梅准备后事,那时刘延梅才三十七岁,一家人甭提有多难过了。

记得最后一次挂吊针时,因手脚多处血管都已经不能扎针了,本村的两位大夫费了好大事最后扎在头上才挂上吊针。刘延梅受够了罪,对挂吊针的医生说:“以后我死也不挂吊针了。”年幼的儿子看着病危的母亲为此赋诗一首:“三九严冬天,冻地如钢砖,慈母有病疾,痛苦心心酸。”

九九年正月初一,正在刘延梅绝望等死的时候,本村的法轮功学员给刘延梅送来宝书《转法轮》,那时刘延梅身体肿胀且十分虚弱,手也拿不了书,眼睛也看不清,丈夫便念给刘延梅听。听后刘延梅想去炼功点,可自己又无法走路,只好由丈夫背着到了炼功点,就这样背了三、四次后,刘延梅生活就完全能自理了,能洗衣做饭,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刘延梅绝处逢生后常说:没有大法就没有今天的我。丈夫心怀对大法的感恩,曾感慨的说:“谁都不炼了咱都得炼啊。”

与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刘延梅从病危绝望到修炼获新生,真是死生两重天啊。父老乡亲您想想看啊,如果一个让您脱胎换骨重新拾回新生命的好功法,您面对其受到栽赃误解时,您会不会发自内心的去告诉您的朋友们真实究竟呢?您会因为中共的打压而放弃告诉您身边的人真相吗?您会因此沉默不愿让身边的人也受益吗?古人云: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法轮大法和他们的师父遭到诬陷诽谤时,当是非混淆、黑白颠倒时,那些亲身受益的法轮功学员能不站出来讲明真相为之鸣冤吗?而且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而拥有美好的未来,这是对他人的关爱和负责,请您一定要珍惜这善缘和福音啊。

附相关电话:
大沟村书记王安臣家0539-3528358
斗沟书记聂佃学家0539-3521386
湖头镇派出所0539-3881010
浦汪镇派出所0539-3721023
沂南县公安局0539-3222020、办公室0539-3221238
马成龙家 0539-3223401
沂南县“610”及公安局人员手机、宅电,
朱万利手机:13181226878
李宝鑫手机:13188705094
沂南县公安局总机0539---3232110
沂南县公安局办公室0539---3221238
沂南县公安局长办公室0539-3221007,
沂南县刑事警察大队0539---3221751
沂南县拘留所0539---3221763
沂南县610的电话:0539---3259610
县610头目:李孝峰:13854959994,
国保大队长:马成龙:13573945281
公安副局长兼610主任薛允波:13605497379,其妻于守梅:13864952296,宅电:3223296
公安局长朱茂臣,
副局长刘长杰:13355062666 13505395666 宅电:3228596
副局长:杜继亮:13953961628,宅电:3224261,
110大队长:杜以昕:13608995858
杜以昕宅电:3228098,
110副局长:王桂金:13954916800,宅电:3225339,
看守所所长:黄帮涛:13853988069,办公室电话:3221763,宅电:3228539
副政委:李中生:13505492396,宅电:3222681,
刑警队长:尹传东:13605497358
尹传东宅电:3224177,
610警员:薛克华:13563956665,13385491089,
110队长:薛克伟:13608995788,宅电:3221859,
看守所:
王志军:13054912936,宅电:3223557
杨立涛:13697800903,薛秀娟〈薛允波的妹妹〉:13153915661,宅电:3225806
监管大队:朱红:13705394498,宅电:3255958,黄海连:宅电:3272286,刘志成:13869999502,宅电:3251876,尹纪兵:13969948053,宅电:3255739
李尚亮:13082650946,宅电:3239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