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武清区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过当地中共不法官员的迫害。以下是部份前期迫害案例:

秦桂芳,女,65岁,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供销社退休工人

1999年7月20日,城关镇政府孙德华、赵庆利、谭振荣等6、7人闯入秦桂芳家中,严加看管,(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不许出家门,晚上又把她绑架到镇政府大院,不让进屋,整整一夜不让睡觉。

7月22日早晨,秦桂芳到城关小学路口时,被镇政府的李洪亮(此人已遭恶报死亡)劫持到镇政府,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十几名大法弟子,在院子的西面站着,恶人不许他们抬头,不许说话。到上午10点左右,区刑警队何士松等人来到镇政府,一个恶警手持电棍指着大法弟子们问:“今天你们说真的,到底谁还炼?炼就站出来。”当时秦桂芳说:“我炼!”话音未落,就有两个刑警按着她的头,拧着胳膊,连拉带拽的拖着秦桂芳往前跑,鞋被拖掉,裤子和腿都被磨破,鲜血直流,扔到汽车上拉到派出所,恶所长李秀山,叫一个恶警把秦桂芳叫到屋里非法审讯,恶警周某揪住她的头发,连打带骂,并用带木把的笤帚把狠命地打秦桂芳的头,打了一个多小时才住手,然后叫秦桂芳到墙根站着,站到下午3点才让进屋,由检察院的几个人给她洗脑,逼她转化。由于她不配合邪恶,晚9点被送进看守所拘留10天,罚款90元。

秦桂芳回家后,不管白天黑夜,“610”的田益新、派出所长李秀山、片警赵某轮番到她家骚扰。

2000年过年时,秦桂芳贴了一副真相对联,正月十五后片警周某到她家看见了对联,当时给撕下,下午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晚上送进看守所拘留15天。在拘留所期间又转入西青区收容所加期15天,秦桂芳绝食5天后,收容所才放人,并索要50元。

2000年中秋节左右,由“610”田益新把秦桂芳带到武清区党校洗脑。

2000年腊月二十六下午,政法委书记(610)田益新打电话让秦桂芳到镇政府办公室办洗脑班,又从洗脑班转入看守所拘留1个月。

2001年3月8日,“610”的田益新又强行送秦桂芳去梅厂“强制转化班”,同时索要2000元,并说如果不交就扣工资。转化班由公安局、检察院、政法委、工会、刑警队等单位和体校雇来的学生组成。秦桂芳在洗脑班遭受38天迫害后,因不放弃信仰又被转入看守所拘留20天,后非法劳教二年半,送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秦桂芳在劳教所每天被强制劳动,恶警不让她睡觉,20天后转入天津建新劳教所,在建新劳教所,以恶大队长刘玉霞为首对秦桂芳进行迫害,以治病为由强行打针、灌药、往饭里放药,同时叫犹大对她转化,不让睡觉、罚站、打骂、电击,秦桂芳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

2003年5月23日她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回家后,城关派出所长李广顺和恶警小周多次到她家骚扰,建新劳教所大队长刘玉霞亲自打电话要将秦桂芳绑架回劳教所,并派恶警高丽娜两次到她家骚扰。

2005年3月30日,秦桂芳的丈夫(大法弟子)被绑架,4月份秦桂芳到区国保大队要人,遭恶警毒打后不能走路。

2006年11月份,秦桂芳到城关镇市场赶集,在集上恶警欲将她绑架,面对围观路人的指责,恶警行恶没能得逞。

2007年腊月二十九,城关镇派出所恶警刘强和协勤崔洪亮到她家强行拆掉新唐人电视大锅。

2009年12月份,秦桂芳被迫害离世

魏新颖,女,35岁,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人,原在天津市东丽区东林公司工作。

2001年正月十五期间,魏新颖被当地派出所和“610”绑架到镇政府洗脑班3天,上班后被单位开除。

2001年一年时间里,“610”和派出所不断上门骚扰。2002年5月份,被城关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后抄家拘留一个月。2008年3月份,被绑架拘留15天,家里还有吃奶的孩子。

胡建芬,女,61岁,武清区城关镇大桃园村大法学员

1999年7月,被绑架到镇政府洗脑两天。

2000年2月27日,因去小天村开交流会,被白古屯派出所伙同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白古屯派出所,后又转移到城关派出所,在城关派出所不叫吃饭,不让睡觉,拘留两天两夜,28日晚送往区看守所,在区看守所拘留4天,又转移到天津西青区教养所21天,回来后在派出所不让回家,强迫写保证书。

2000年7月25日,恶人又把她绑架到城关派出所,拘留两天两夜后被送往区看守所拘留15天。

陈少芬,女,64岁,武清区城关镇八里庄村大法学员

2000年2月27日,因去小天村开交流会,被白古屯派出所伙同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白古屯派出所,后又转移到城关派出所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让睡觉,28日晚被送往区看守所,在区看守所拘留4天,后又转移到天津西青区教养所拘留21天,期间普犯,包夹,不让说话,上厕所都有人看着。回到城关派出所后,不让回家,强迫写保证书。

2000年7月25日,又被城关派出所拘留两天两夜,不让吃、喝、睡觉,后又被送往区看守所拘留一个月。

李淑君,女,62岁,泗村店乡南马房村大法学员

2001年除夕那天,泗村店乡政府把她骗到乡政府(610)洗脑半天。平时派出所姓魏的所长不断的去她家骚扰。

2002年2月5日,泗村店派出所由张忠与几个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在杨村看守所拘留一个月(30天)。

周作新,男,70岁,城关镇大法学员

2008年3月1日周作新被城关派出所绑架(警察刘强、协勤崔洪亮等共5人),绑架到派出所就非法审讯他,就在这时,上来一个警察揪着头发就左右打了他几个嘴巴,警察刘强接着又踢了他几脚,同时在当天夜里还抄了他的家。大约在夜里12点左右送往去拘留所,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回到家后情况还没有好转,一想到被打的情景就吓的哆嗦,天天怕的不敢出屋半步,直到今日仍不敢出屋,不能正常生活。

韩玉芝,女,77岁,武清区城关镇城关小学退休教师

韩玉芝修炼法轮大法使她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可是自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北京上访发生以后,城关教育办就不断的找她麻烦,城关派出所经常有警察去她家骚扰。1999年7月16日,城关派出所警察就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警察周××等2人),非法审讯两天(记录警察王××)所长(李秀山)。她在派出所被审讯,乡“610”人员还到他家进行骚扰。从此她失去了人身自由,白天镇政府“610”人员派2至4人在她家里看着她,不准外出,夜里门外有警车、警察、“610”人员、大队派的值班人员,24小时有人看着她,电话被监听,完全剥夺了她的人身自由,“610”的人还造谣说她要跑。

7月19日,镇政府两个女的在她家看着她,可教育办又叫她去教育办,没人批准没法去,傍晚镇总校长崔德银带人将她和她老伴(翟文庭)绑架到镇教育办,等候在那里的人有政法委书记田益新、乡长朱××、人大代表冯亚林、乡政府的孙德华、派出所副所长李广顺、教育办全体成员、东南街(所居住大队)大队书记张建民等几十人一起围攻她俩,逼迫她俩放弃修炼,张建民威胁她说:“我不叫你搬出东南街,我给你家停水停电!”就在这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她跑回家,警察、“610”的人象一窝蜂似的追到她家,进门就撕墙上的横幅,摘师父法像镜框,撕师父法像,抢大法书。过了一会儿(大约一点左右),派出所的警察周××又开着警车非法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连夜又由三个警察把她押送到武清区拘留所,拘留所给她一个拘留证,罪名是“煽动扰乱社会秩序”被拘留7天。回来后仍被监视看管。夜晚外面有蹲坑儿,白天出门有人跟踪,家里不管白天黑夜,经常有人闯入,连儿子单位、亲戚家都经常受到干扰,时不时的被派出所、镇“610”、学校、教育办等单位绑架,镇教育办每天晚上向区教育局汇报一次她的情况(局长:程志平、孙克林)。

韩玉芝从看守所回来(7月底),又被强迫去镇政府开所谓的“转化会”。她到镇政府没叫她参加大会,镇长就把她单独叫到一边强行转化她(半天)。8月10日,又把她绑架到城关小学,单独关押在一个办公室里强行洗脑四天,(总校长:崔德银、小学校长:杨国志、主任:王志刚)

9月8日,派出所警察又到她家骚扰,一看她没在家就到处追找,还把她儿子从单位找回领着去亲戚家找。九月九日一大早,警察就去了她的家,一天没离开她家,可还是不放心,晚上又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拘留一天一夜。9月10日,三个警察(其中有一个协勤叫王崇山)又闯入她家,进院就各屋乱窜、乱翻,结果又翻走一本手抄经文。10月1日前后,每天天还没亮,镇“610”人员就在她家附近看着她,白天学校有人去家里,镇“610”、警察轮流跟踪,闯入家中骚扰。10月28日,镇教育办把修大法的几个教师全部找去,强行洗脑半天(总校长:崔德银),当天夜里政法委书记田益新带人闯入她家,干扰了全家人的正常生活。

2000年2月27日上午,韩玉芝被城关派出所绑架,下午因去同修家交流修炼体会又被白古屯和城关派出所绑架,夜里在城关派出所被审讯,审讯时恶警诬陷她、吓唬她,在派出所拘留一天一夜,不叫吃饭、不叫睡觉。28日傍晚送往区拘留所(刑拘)30天,拘留到29天的下午,城关派出所所长李秀山给她女儿打电话,叫她去派出所,说:“明天接你妈去,你们得交三千元押金。”第二天早晨,她儿子、女儿一块去派出所交了三千元押金,要收据不给(所长:李秀山)。

她被拘留后,恶徒们还同时迫害她的家人(他老伴退休教师、儿媳教师)。另外,还有三位修大法的教师同时被绑架到教育办,非法洗脑15天(镇总校长:刘克明、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校长:王学华,主任:孔祥瑾)。她家大人都被关押,家里只剩一个8岁的小孙女,无人照管,妈妈惦记孩子,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加之在潮湿的房间睡觉,着凉,落下了腰疼的病根,至今未愈;70岁的老伴,无辜被关,中共还要扣他工资,孔祥瑾在会上已经公布说:“支部决定停发韩玉芝、翟文庭工资。”老伴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回家不久,心肌梗塞、脑血栓复发,造成住院抢救,但一直未愈,直至二零零八年含冤离世。

30天后把她放回来了,从此扣发了她的工资十年。(教育局长:程志平,镇总校长:刘克明)

2000年6月,为了控制她人身自由,强行要走了身份证。2000年6月20日,她去泗村店医院照顾手术中的弟媳,派出所的警察石兰彪第二天就到医院,干扰了病人,不能安心养病。7月20日,她又去看望弟媳,在回家的路上几个警察又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没进大门就检查她口袋,要走了她的包,拘留5天。上午放回,下午片警(赵××)又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原因是同修给了她一张经文,又非法拘留30多个小时。

2000年阴历8月13,她和秦桂芳被政法委书记田益新、派出所警察及学校主任朱维荣带着去武清区邪党党校洗脑班,会议室的座位上早已贴好了被转化人的姓名,对号入座,带着去的人在身边看着,大厅内外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先播放污蔑师父、大法的录像,接着犹大发言,最后分组强行转化。

2000年10月1日,警察几次到她家骚扰,2日一大早政法委书记、派出所所长、镇长(张振发)等多人到她家骚扰,同时派人跟踪,学校也去人到家里看着。

2001年新年期间,全镇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派出所,关在会议室三天,不让睡觉,上厕所时警察在厕所外看着。阴历腊月二十七,恶徒又把全镇大法弟子绑架到镇政府洗脑班,决定把她和秦桂芳送往区洗脑班,因当日她弟弟出车祸正在昏迷中暂时没去,可政法委书记和派出所副所长李广顺、警察三天两头去医院骚扰,同时还让她儿子担保。

2001年阴历6月,她弟弟丧事刚办完,政法委书记田益新就带人强行把她绑架到镇政府(伙同610),专给她办洗脑班,刚到洗脑班,田益新就说她贴真相标语,企图加重迫害,强行转化,并扬言不放弃信仰送劳教,被逼无奈,只身逃走,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她走以后,恶人不放过她家人和亲戚,不管白天黑夜,随时闯入她家和亲戚家,不开门不走,夜里也是一样,还到处乱翻乱找。

十六大前夕,流离失所一年多的韩玉芝,刚刚回家,派出所所长李广顺、警察周××、政法委书记高振德等人中午闯进她家,翻遍了每间屋子的箱箱柜柜、坛坛罐罐,拿走了《转法轮》印刷本、手抄本各一套,师父经文两本,师父法像一张,盘香一大箱(30几盒),气枪一支,没有任何手续,他们又把她骗到派出所,区“610”来人强行转化未成,又把她送到区拘留所,拘留证又是30天。在拘留期间,因被迫害病倒,送医院抢救,因拘留所怕担责任,只好把她放回家。

2002年腊月二十七,韩玉芝因去天津劳教所看望同修,被建新劳教所伙同城关派出所又将她绑架,送往区看守所拘留30天。

2003年8月10日下午3点左右,她推车上街,刚出门就碰上片警周××,警察不让她走,还要翻她包,不让翻就抢,因路上有过往行人,阴谋未能得逞,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从迫害一开始,她就被当成了什么重点人进行迫害。派出所、镇政府(610)、学校,每天监视她,看着她,跟踪她;学校每天晚上向局里(区)汇报一次她的情况;每当节假日、敏感日,经常是被绑架到城关派出所、镇“610”,到底被绑架多少次已记不清。总之,从九九年“七•二零”,她没有安生的日子,今天进派出所、镇“610”,明天送拘留所,直至逼的她流离失所。

冯玉国,男,56岁,城关镇南桃园村大法学员

2000年2月27日,冯玉国因去小天村同修家开交流会,被白古屯派出所伙同城关派出所绑架,先绑架到白古屯派出所,在院里站一小时左右,又转移到城关派出所,到城关派出所警察石兰彪就吓唬他、审讯他,审讯后就把他轰到院子里,叫他面向墙在南墙根站着,一直站了一夜(十多个小时),28日傍晚送往区拘留所,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一个检察院的警察审讯他,因为他不说话,上去左右给了他几个嘴巴。

2000年7月25日冯玉国被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到派出所警察石兰彪问他有没有经文,他不回答,石兰彪拿着电棒上去就电他(所长:李秀山)。

2002年5月一天中午,恶徒到他家骚扰、抄家,翻遍所有屋子的箱箱柜柜未果(610政法委书记高振德、派出所所长李广顺)。“七•二零”以后,经常有人在他家周围来回转,监视他的行动。一次晚上去集体学法,半路有人把他截住,询问后才放他走。

李红苓,女,45岁,城关镇大桃园村大法学员

1999年7月18日傍晚被公安员绑架到村委会洗脑,强迫交出大法书。
1999年7月,被绑架到镇政府(610)洗脑。
1999年7月25日,被绑架到派出所洗脑班两天两夜。
2000年2月27日,被白古屯派出所伙同城关派出所绑架,在城关派出所拘留一天一夜,不叫吃饭,不叫睡觉,直到28日傍晚送往区拘留所,拘留4天后又转移到天津西青区教养所迫害。到教养所后,强制扒光衣服,让犯人检查,同时强制每天要坐12小时板凳不许动,迫害21天。

王玉香,女,65岁,城关镇小桃园村大法弟子

1999年7月18日,被乡政府的干部郭××、刘××绑架到大桃园大队,强迫交出大法书。

2000年2月27日,被白古屯派出所伙同城关派出所绑架,先绑架到白古屯派出所,在院里站一小时左右,又转移到城关派出所,在城关派出所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迫害24小时之久,到28日傍晚送区拘留所,在区拘留所迫害4天后又转移到天津西青区教养所迫害。到教养所后,强制扒光衣服,让犯人检查,同时强制每天要坐12小时板凳不许动,迫害21天。回到城关派出所后不让回家,强制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2000年7月25日,又被绑架到城关派出所,迫害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还强迫奴役劳动,打扫楼道。

张会芝,女,52岁,武清黄花店乡法轮功学员

99年7.19日,张会芝被带到大队,从早晨8点一直到晚上11点,被逼迫写保证,她的丈夫杨玉锁被抓到黄花店派出所,家里两个孩子无人照管。

2000年2月,派出所和乡政府进家问还炼不炼,说炼就被带到派出所7天8宿,白天在乡政府洗脑、恐吓、威胁,晚上在派出所拘禁。女儿杨帆在黄花店学校上初二,学校逼迫写决裂书和批判,乡政府和派出所的片警石海滨亲自督阵,不写不让回家,不让上课,还开全校大会,让上台揭批法轮功,被逼迫写揭批的孩子,都是家里的父母炼法轮功的,有杨帆、王媛媛、李海娟、张化,四个人都被单独叫到校长室威胁、恐吓,然后挨个上台,李海娟不妥协,被派出所的片警石海滨抽两个嘴巴子,校长叫郭德明。

张会芝等黄花店很多法轮功学员每到敏感日就被带到派出所监禁,还经常上门骚扰,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有时半夜12点砸门。

2003年被人诬陷,被安次区“610”绑架到廊坊看守所非法关押58天,后送唐山劳教所劳教2年,因血压高劳教所拒收,才放回家中。

张凤景,女,65岁,武清区黄花店乡宴庄村大法弟子

张凤景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因生活贫困,常年劳累,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且没钱医治,痛苦不堪。

98年开始炼法轮功,多年的疾病一下子都好了,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丈夫、儿子也炼了法轮大法,全家受益匪浅。

1999 年7 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一个在法轮大法中受益的家庭,却饱受中共的迫害。

2000 年3月,张凤景和亲家母任广芝、还有本家的侄子孙福元三个人在张凤景自己家里炼功,被恶人举报,黄花店乡副书记李宝全进门看见桌子上的香炉,让张凤景的儿子孙满元砸,孙满元不肯,他抡起巴掌就打,抓起香炉就砸,香灰撒的满屋子都是。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和几个警察把他们抓到派出所刑讯审问,当时张凤景被骂,挨电棍电,行恶者以片警石海滨为主。侄子孙福元严重的心脏病修大法后不治而愈,因不肯说“不炼功”的违心话,被抽嘴巴无数。任广芝也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白天到黑夜被罚站,三个人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宿,第二天被送到武清看守所拘留,任广芝和孙福元被关押半个月,张凤景从武清又转到天津关押共一个月才被放回家。孙满元因不肯砸香炉,刚结婚一个月也被抓到派出所挨打受辱,黄花店派出所以石海滨为首的警察对他用电棍电,最可耻的是问孙满元:“你是刚结婚吗?”孙满元说:“是”。警察们就让孙满元脱了裤子进行猥亵、侮辱。到了晚上黄花店乡政法委书记祁印德(汊沽港西肖庄村人,现在武清农机局当副局长)对孙满元一顿拳打脚踢。当时有一个派出所司机,叫杨军,是黄花店乡崔胡营村人,是个临时工,为讨好祁印德说:“还用您亲自打,您歇着,我来。”说着,出手狠毒,打了孙满元十多个嘴巴子。杨军曾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抄家也冲在最前面,后来遭了恶报,得了一种怪病,到处求仙、烧香、问卦。他妻子叫陈英,在黄花店小学当教师,后调到杨村二幼,孩子在八小上学。杨军的爸爸在黄花店乡政府上班,叫杨希明,也多次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平地上发动摩托腿就扭了,躺着不行,坐着不行,站着不行。

这些年来,随着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真相,越来越多的世人和公安人员都看清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比文化大革命还荒唐,绝大多数都不主动参与迫害了,有的还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主动撇清与迫害的关系。可是黄花店派出所兰成为了当所长不择手段,再一次把黑手伸向了张凤景一家人。张凤景的丈夫孙广起,在2008年腊月只因贴了几张粘贴,就被兰成送到武清看守所关押。结果兰成不但没当上所长,还遭到同事和上级的鄙视,遭到世人的唾弃,灰溜溜地被调走了。

张汝山, 男,家住黄花店乡刘庄村

99年7月20张汝山被非法拘留在武清看守所半个月,2000年3月和妻子王俊兰都被抓到黄花店派出所和乡政府威胁、恐吓7天8夜。回家后长期监视居住,敏感日骚扰不断。

李宝刚,男,黄花店乡包营村法轮功学员

李宝刚身患重病,修大法后痊愈,罗锅变直,99年7月20被非法拘留在武清看守所半个月,99年9月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2000年2月,派出所和乡政府进家问炼不炼,说“炼”就被送看守所拘留一个月。2000年9月被非法劳教两年,9个月回家后,在2002年4月的一天,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晚上11点敲门,没给开,就跳墙头把李宝刚妻子和女儿一家三口绑架到派出所,李宝刚直接被送双口劳教所继续迫害,当时还要把妻子王瑞兰也送劳教,未遂,又去黄花店中学去恐吓女儿。

王瑞兰 李宝刚的妻子

99年9月,李宝刚被送看守所期间,王瑞兰被抓到乡政府多日,白天干活,晚上才让回家,当时正过大秋。

2000年2月,李宝刚被关押看守所期间,王瑞兰晚上被绑架到派出所和乡政府监禁7天8夜,白天在乡政府,书记叫祁印德恐吓威胁,晚上到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拿电棍电脸,用胶皮棍抽打,打得腿青一块紫一块,家里只剩下两个孩子,儿子当时上四年级,去乡政府找妈妈,祁印德不让见还吓唬孩子,女儿上中学,节假日不让回家,被监禁在学校。除此之外敏感日骚扰不断,有一年过阳历年,姥姥病了,村书记杨玉勤和乡政府干部周培福追到姥姥家,让回来。乡政府工作人员穆增喜为了往上爬经常蹲坑、监视。

景秀民,男,70多岁,黄花店甄营村人

99年“7.20”景秀民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2000年黄花店乡政府对景秀民“文革式的批斗”两天。

2000年3月派出所和乡政府到家中绑架去梅厂洗脑班未遂。后长期监视居住、蹲坑,敏感日骚扰不断。

曹文刚, 男,黄花店甄营村人

99年7,20曹文刚被非法拘留半个月。2000年2月被抓到派出所和乡政府威胁、恐吓数日。

冯振川,男,黄花店镇小学教师

99年“7.20”冯振川被拘留半个月,99年9月,因进京上访被迫流离失所,十月份再次被黄花店派出所绑架,关押武清看守所拘留一个月。2000年夏被单位领导和当地派出所强行送入武清看守所,2001年3月被单位领导欺骗送入武清梅厂洗脑班一个月。2005年3月由于不明真相的单位领导施压,被迫辞职。

刘树华 女,冯振川的妻子,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多次被黄花店派出所和黄花店乡政府拘禁、威胁、恐吓、骚扰。2002年3月“两会”期间被非法关押在武清看守所一个月。

杨振芬,女,黄花店乡小学教师

99年“7.20”被非法拘留半个月,99年9月被非法关押半个月,罚款2000元,两次拘留回来后不让进课堂,打扫卫生、看大门。2001年初强行绑架到梅厂洗脑班20多天。回来后降一级工资,长期监视居住。节假日、敏感日被拘禁,骚扰。

李宝星 因写“法轮大法好”被黄花店派出所所长张鹏送武清看守所拘留半个月。

付桂海、刘文霞夫妇,2000年2月被绑架到乡政府和派出所7天8夜。

孙玉彪 男,修大法后90度罗锅变直,99年720被黄花店派出所捆起来毒打。

李宝安 男,2000年2月被抓到乡政府恐吓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