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我对慈悲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我一直悟不透“慈悲”两字的“悲”字的深层含义,师父讲过:“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非、心、不是人心,那悲从何来?这个慈悲的境界是什么,一直令我很困惑。

前几天一位同事因为脑瘤住院做手术大家随了钱,由领导代表去医院看望。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反应是又要花钱了,在单位谁家有婚丧嫁娶的事不管关系如何,全部统一随钱,有专门负责说事收钱的,所以礼尚往来花钱的事是免不了的,也就多了些意外支出。

当时听了只是有点心疼钱,就礼节性的有一搭没一搭的问了下病情,回家后却老放不下这件事,想到同事比我大不了几岁,这么年轻就得病了,而且在脑子长瘤,也没问一下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运气不好,命就难保了。这位同事平时对我很友善,只是听别人说他爱跟领导打小报告说话要防范着点,所以我从没跟他讲过真相。这个同事在大法弟子身边一起工作这么久,却没听过真相,要是这样就去世了可太冤枉了。想到此,我不觉生起对同事的愧疚之心,感到是我没有尽到责任,没有及时帮同事清除脑中的毒素,救度这个生命。

又想起今年这是随的第四份礼钱,前不久有两位同事的母亲相隔几天去世,老人家都是瘫在床上好几年受尽罪,熬到八十多岁才走的,突然想到我身边发生的事都是跟我有关系的,看到、听到什么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她们这么苦苦撑着是不是要等着听真相啊!闲聊时常听到同事说起自己母亲,因为经常病危也常请假照顾,而我只要多说一句话嘱咐同事叫她们常念大法好,就给她们一线希望,不至于白来世上一遭。而我却没有说这句话,无视生命的存在,使她们耗尽生命却永久失去了机会,没有尽到救人的责任。

想到这些心里有些难过,因为自己修的太差,总是用人心看待众生,使生命错过得救机缘,能在正法时期得人身转生在大法弟子身边,在久远的历史中要吃多少苦才能得到这个机缘,又拼着命撑着最后一口气苦苦期盼想听到大法福音,而我却在这种对生命的漠视中沉迷,没有醒悟,看不到自己的责任,听到她们奄奄一息的情况也没生出悲悯之心,没有感触到自己有救度一切众生的责任,而是以常人的生老病死无奈的对待身边的众生。

由此生出对众生的悲悯之心,为生命没有明白真相就逝去而痛惜,突然醒悟这不就是慈悲的“悲”的境界吗?由怜悯众生得救的期盼而生出救度众生的愿望,去兑现自己对众生的承诺,发挥所有智慧想尽办法把人救了,自然而然的承担起这份责任,这就是佛的慈悲。

明白了这个法理瞬间就象变了一个人,开始珍惜所有的生命了,走在街上看到满眼里都是责任,心里想的也是兑现责任,对擦肩而过的人都要给一个美好祝愿,把大法好打入他们思维中去,看一草一木都很亲切,边走边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走到哪里就要把光明带到哪里,慈悲就象一股清流全面无漏的恩泽一切众生。连睡觉都放不下自己的责任,带着清理障碍众生得救的一切因素的正念,想着一个灭字入眠,对众生的救度错过一秒钟都觉得痛心、愧疚,要每分每秒都保持正念,尽我所能清理邪恶。

终于领悟到慈悲的境界了。目前我认识到的是:慈悲就是责任,就是无条件的救度众生,是发自内心对生命的珍惜,怜悯,时时刻刻放不下的责任感。慈悲不是教出来的也不是能模仿出来的,而是修到这一境界的真实流露。众生在人世间善恶的表现都有我的一个因在里面,所以“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也是修炼中智慧与法力的体现,要教化众生改变思想恢复传统文化种下善因,学会分辨真假、善恶、正邪,选择善才会结出善果,被大法救度脱离苦海。

以前我体悟不到慈悲的境界,是因为我用悲愤之心、用人心和感情看待众生,看到品行好有素质的人就生出喜好之心,愿意讲也很有成就感。看到品行恶劣道德败坏的人就生出厌恶之心,想避而远之,因为这样的人很难救,救不下来会让我有挫败感,所以根本就不想给他们机会,甚至排斥他们关上了这道救度之门。

在自己善恶、喜好的观念中看人,有分别心就难免生出许多烦恼和魔障,对同修也好不到哪去。看悟性好的就喜欢交流,就做错点事也很宽容,耐心帮助提高上来;对自己认为悟性差、人心重、执着多表现不好的就很反感,要做错点事就想严厉打击,来个棒喝,有常人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悲愤心情。所以在整体配合上矛盾不断,难以圆容整体。

而对自己这个分别心——因别人表现善而生善念、因别人表现恶而生恶念的状态却很宽容,以善恶分明是我的生命特点为借口,不肯深挖自己的执着,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在善恶之中就体会不到真正的慈悲,这是旧宇宙生命私的属性。走不出私放不下自我,喜怒哀乐就系在别人那里,叫环境牵着鼻子走,一点小事就能触动人心叫我斯文扫地,忘了大法弟子的标准而以常人心对待。心性不稳,修炼状态也时好时坏,做不到雷打不动,持之以恒,自身都没有真正从恩怨情仇中解脱出来走出人,怎么能担负这么大的历史使命。

写到这里,师父的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发表了,师父说:“大法弟子啊,肯定是辛苦的,因为历史的责任赋予了你们这么大的重担,历史的使命使你们在关键时刻必须担的起这历史的责任。”看到师父把大法弟子所要达到的标准都讲明了,这么大的重担交给我们,也该把自己修到位了,可对照自己的修为还差的太远,感到责任这两个字份量很重,那是无数无量无计众生的命啊!

而且越是表现不好的我们的责任越重,因为越恶的离淘汰边缘越近,越危险,对环境的腐蚀性越大,机会越少了,能不能救下来就看能不能启动生命中最大的智慧了。正法就是要归正一切不正的因素,知难而進做好了才能彻底修正自己,回归到先天位置。在新旧宇宙更新交替的关键时刻,大法弟子必须担的起这历史的责任。

我们在救度着众生,众生也在充实着我们的世界,这是我们应有的财富,怎么能叫旧势力掠夺我们的财富,消减新宇宙的光辉能量。众生是我们宇宙天体的组成部份,所以我们要象爱惜自己身体一样,珍惜所有众生的生命,才能把旧宇宙中的可救生命在最后坏灭的规律中,圆满过渡到新宇宙的圆容不破之法中去,无条件圆容好师父要的才是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