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农妇卿光蓉遭洗脑班毒打灌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卿光蓉,今年四十八岁,是四川省彭州市丹景山镇马桑村四组农家妇女。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卿光蓉被彭州市丹景山镇“六一零”绑架至三圣寺洗脑班达四个多月之久。卿光蓉遭毒打、野蛮灌食等摧残。

“六一零”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三圣寺洗脑班对外挂牌为“中共彭州市防×教转化中心”,实为中共这个真正的邪教劫持迫害无辜公民的黑监狱。

一、村书记老婆探路,彭州市丹景山镇政府恶人绑架卿光蓉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卿光蓉正在田里撒稻种,彭州市丹景山镇马桑村邪党书记曹国光的老婆辛老六来找卿光蓉。卿光蓉问她啥事?辛老六说:丹景山镇政府的汪志祥(彭州市丹景山镇六一零主任)叫她来看卿光蓉在家没有。卿光蓉给她讲真相,告诉她说:“不要听信坏人的谎言,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并要她转告她的丈夫曹国光不要追随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子孙后代留条活路。”

大约半小时后,彭州市丹景山镇政府和彭州市关口镇派出所来了二十人左右,有穿警服的、穿便衣的,其中带队的是汪志祥和裴镇长。

他们站在卿光蓉邻居的院坝里叫卿光蓉开门,汪志祥说:“她家不在这儿,在那儿。”有七、八人照汪指的位置,强行闯进卿光蓉家,抄走了卿光蓉的《转法轮》书,大法经文,大法护身符和光碟,还抢走了卿光蓉准备给儿子买摩托车的五千元现金,然后强行把卿光蓉塞进警车。由丹景镇政府的刘远松开车,恶人汪志祥和两个警察直接把卿光蓉劫持到彭州市桂花镇丰乐场三圣寺洗脑班迫害,达四个多月之久。

二、三圣寺洗脑班殴打、灌食迫害

彭州市三圣寺公开挂的牌是“中共彭州市防×教转化中心”。卿光蓉被劫持到三圣寺后,恶人们把她单独关进一间屋子,大约有十八平方米左右,包括厕所在内,屋子外面贴的:“这里是健康心灵的家园,崇尚科学,反对迷信”,里面贴的尽是诽谤大法的内容。卿光蓉顺手就把它撕下丢了,接着卿光蓉就打坐炼功。做饭的尹五姐(她丈夫袁二哥也在三圣寺洗脑班做饭)、彭州市“六一零”副主任范泽俊就来搬卿光蓉的腿,搬不动。范泽俊就打电话叫来陪教钱英、郭兴会一起搬,还是搬不动。卿光蓉继续炼功。

第二天,彭州市六一零成员张雪梅与陪教钱英、郭兴会为了阻止卿光蓉炼功,就把卿光蓉的腿拉直,张雪梅就坐在卿光蓉的腿上。后来彭州市六一零成员乔立君一看见卿光蓉炼功,就指使郭兴会、钱英三人一起挠卿光蓉的痒痒。

三月三十日晚上六点过,卿光蓉正炼功,彭州市六一零的科长毛顺志上前就打卿光蓉一耳光。卿光蓉对他正色道:“你打人犯法,打人是侵犯人权,你身为公务员,没有素质。”恶人毛蛮横的说:“你去告嘛。”恶人范泽俊说:“谁打你了,没看见。”

后来,参与毒打卿光蓉的还有彭州天彭镇派出所的庄某某(身高一米七左右)、欧某某(一米八左右),他俩对卿光蓉拳打脚踢,把卿光蓉推过去,连钢架床都拉垮了。

有一天,彭州市濛阳镇协警唐露向卿光蓉吼道:“你不‘转化’,我就想弄人(意为打人)。”卿光蓉说:“我在做好人,做世界上最好的人,你们把我往哪转化,真是邪恶至极的丑态百出。”唐说:“我们就是要把你转化成坏人,好人就要遭整。”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上午九点过,在彭州市六一零主任常平、陈万平、范泽俊的授意下,乔立君指使陪教钱英把电视音量开到最大,目的是折磨卿光蓉,钱自己受不了了,跑到室外坝子里,嘴还在不断的骂着脏话。卿光蓉把音量调小一点,恶人乔立君就用拖鞋打卿光蓉的头和脸,并说今天就是收拾你。直到她打累了,打不动了,还用手掐卿光蓉的脸、手、脖子,掐的卿光蓉浑身是伤,现在伤痕都还在。

三圣寺村的书记万文学一边打卿光蓉耳光,一边说:“没有打你,谁看见打你了。”恶警唐露把卿光蓉的头往墙上撞,把卿光蓉的头发、手背往墙上擦,擦掉了很多头发,头发都被墙灰染成了白色,耳朵与脖子都糊了厚厚的一层白灰。手背被擦伤。六一零恶人乔立君喊把门窗关上,陪教郭兴会、钱英立即就关上门窗。他们就大打出手,直到把卿光蓉打昏死。恶人乔立君心虚地对行凶的人说“她装死。”然后马上打电话给在彭州市坐镇指挥的“六一零”恶人陈万平报告情况。

酷刑演示:抓住头发往墙上撞
酷刑演示:抓住头发往墙上撞

一会儿,陈万平、毛顺志等就赶到三圣寺,陈万平假惺惺的说:“快起来打坐炼功,你这么年轻,不要想不开,男人死了,再找一个就是了,你不吃饭,只要四天就开始灌,有的是办法。”然后踹卿光蓉一脚,带领一伙人扬长而去。

卿光蓉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到了第四天,陪教郭兴会自告奋勇的对恶人范泽俊说:“给卿光蓉灌食。”做饭的尹五姐就拿汤匙撬开卿光蓉的牙,王礼菊(陪教,六一零主任常平的表姐)用开口器撑开嘴,恶人万文学按住卿光蓉的头掐住卿的鼻子,彭州市关口派出所的恶警胡建华、陪教钱英按住卿光蓉的脚,郭兴会就往里灌,灌的卿光蓉喘不过气来。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第二天,恶人常平直接指挥他表姐王礼菊、尹五姐拿开口器继续灌,开口器把卿光蓉的口腔撬烂了,卿光蓉痛了七八天。

彭州市“六一零”主任常平、陈万平(书记)、范泽俊(副主任)、毛顺志(科长)、郭局长(司法局借调来的)轮番找卿光蓉谈话,目的是想摧垮大法弟子的意志,达到转化的目的。其中范泽俊、郭局长找卿光蓉谈的次数最多,毛顺志阴毒的说:“这儿是疗养院,疗养三、五个月就可以了,时间长了就只有养疗了(意在加剧迫害)。”陪教尹五姐、钱英、经常在大法学员中散布:“文件都下来了,七至八月份还不放弃信仰的,就送成都洗脑班或郫县教转中心,郫县的正在拨款修建。”

卿光蓉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回到家中。

今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永贤、卿光蓉、赵云、谭顺敏、张友义、卢三福、郑维刚、张国方、张志芬、周玉松、刘顺国、周玉琴、张义祥、蔡道凤。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三圣寺洗脑班遭受着残酷迫害还有:李永贤、谭顺敏、张友义、郑维刚,张国方、张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