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回到大法中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七日】我是东北大法弟子。说来惭愧,虽然我早在一九九六年五月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七二零”后也曾進京护法,但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走了弯路。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才从新回到大法中。我想把我回到大法后,在师父安排的路上上如何救人的经历写出来,证实法。

我又回到大法中

零八年八月我想再学《转法轮(卷二)》,就去了一位在被非法劳教时认识的外地同修家借书。让我惊喜的是同修已有安排:给我准备了七本珍贵的大法书——《各地讲法一》到《各地讲法七》。当时还没几个同修有这么齐全的新经文。同修又安排我与另一位也走过弯路从新回到大法中的同修交流。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学法,我真正从新开始修炼了。

我刚回到大法中,丈夫突然那几天工作特别忙,甚至不能回家。我专心致志的一口气学了《各地讲法一》至《各地讲法六》。那几天不分白天黑夜,困了倒头就睡,醒来就学,一直没出屋。当学到《各地讲法六》时,我就很想要出去讲真相救人。但知道自己耽误了六年,落下了,怕讲不明白,救不了人,就想,我去跟同修要资料,我讲不明白,让世人自己看。第二天我起早去了外地,在同修那里,跟大家一起学《转法轮》,我读着法,看到自己身体开始象乱七八糟的树杈,接着又有象激光一样的东西在身上快速的嗖一下,嗖一下的在理顺。

这次我不但取回来一兜子资料,还通过那里的学员联系上了本市一个修的很精進的同修。这位同修(以下简称她为“姐姐”)三件事做的很好,以后我就与她联系。她对我帮助很大。

利用工作机会讲真相

一开始讲真相我就决定给从熟人讲,讲不明白,以后还有机会再讲。我第一个劝退的是同学。有一天她来电话让我上她家玩,我第一反应是:她要听真相。什么也没想,非常高兴的去了她家。我没怎么讲,都是她问我,问的都是我明白的,都是“七二零”前洪法时大家讲的,她听我讲,可佩服我哪,认为我懂的多,所以我和她讲“三退”她很痛快就退了。

有个亲戚给我找个工作是做饭,我听到后想的也是师父让我去救人。因为我并没让他给我找工作。这家有个物流,让我每天先在那里上两个小时的班,搞搞卫生,接接货,再去做饭。到她家来的客户很多,但是来的人是固定的,所以头一个月我没讲,我想先让他们了解我,接受我以后再讲。第二个月,一天一个人来取货,正赶上姐姐在,姐姐就和他讲真相,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别的同修是怎么讲真相的。那人明白后可高兴了,一再说谢谢,还对姐姐合十,走的时候高兴的大声又重复了一遍姐姐给他起的化名,生怕我们给忘了。

从那以后,我就学着讲,姐姐在,她讲我发正念,我们配合的象一个人。虽然是姐姐讲,我的一思一念紧跟着姐姐讲真相上;等人走了,我们再交流。有时姐姐还鼓励我,说:那个人说什么什么的时候,你插的那句说的真好。

我在这家整整干了三个月,因为每次对方来的业务员是固定的,所以讲退一个我就把那家客户单位的名字记在一张纸上,不至于有落下没讲的。因为他们看我新来的,来取送货就先报单位的名称。一天来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他一报单位,我一看我记的纸,退过了,一了解才明白,他们单位有好几个业务员,一人负责一片,那个办了“三退”的跟他讲了,他也想来听,就和那人换了包片来的。从那以后我有了经验,就在每个单位前填上他们自己的姓,以后别的单位业务员也有这样换的,而且司机也换。我决定要离开那里的时候,只有几个人没退,那我也和他们讲,我在那里最后的一天,没退的来了以后不着急走,一会儿又来一个没退的,也不走,之后又来一个,他们态度全变了,也接受真相资料了,我们大家聊的很愉快。但我人心出来了,从没同时对三个人劝退过,而且他们三个以前是不接受的,所以最后这一天就没敢提“三退”的事。这全是人心造成的。

我家开了一朵花

十月初我突然想上明慧网,可我家宽带到期了,没钱交宽带费。我就想,上明慧网是正念,我怎么会没钱呢?我的钱哪去了?想起了,在医疗保险的存折里。我修大法了,没病了,就把存折钱全部取出。我问自己,从新修大法后怎么没想起来这事,现在才想起来。取出,多交了一个月宽带费。

十二月份网上连续几天有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文章,我想这不是偶然的,我也要成立资料点。但资料点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紧接着我住的社区找我,很着急跟我说:给你退医疗保险钱,怎么也打不進去你的医疗保险存折。我一听就想,我是修炼人,得讲真,我赶紧告诉她我早不保了,存折清了。她着急的说:退的是去年十一月份到今年十月份一年的。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社区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听了不知怎么感谢师父。之后我用这钱请同修帮助买了打印机,认识了懂技术的同修,把我的电脑从新装了系统,还能刻光盘。

在以后的修炼中,只要我有个愿望是正念,很快师父就帮助我。

在陌生的地方救人

二零零九年二月女儿突然让我去南方她工作的那个城市。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安排让我去救人。女儿和同学住一起,我单租了一间房子。

到了南方,那才叫难哪!语言不通,我想,你们说话我一点都不懂,我说话你们能听懂那不也行吗?结果我讲话当地人听不太懂,一下午没唠上几句,因为每句话要反复说几遍,最后也不清楚对方是否真的听明白了。后来我才知道,我说的根本不是普通话,是东北话,而且她们那里,一般人真相知道的很少,你说法轮功,她就说:是不是穿黄衣服,剃了头?还有的说:我知道,我家某某也炼,上教堂还祷告……这还算好的,还能搭上话,有的都没的可唠了。那里和东北不一样,我们这边即使不接受的,也有可唠的事,再慢慢引导,那里,我的感觉是,人就想挣钱,什么也不关心。跟这种人我就不会唠了。

那段时间一点都不敢放松,心想:师父把我从地图的上面安排到地图的下面,跑这么远,不能辜负师父的期望。没办法,我就发正念,写真相币,心想换一种方式吧。当时还以为是正念哪。后来发生一件事,知道走偏了,没听师父话。师父说:“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转法轮》)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有一张十元钱,别人不收,说假的,我就想,我拿银行验一下,大法弟子不能拿假钱骗人。去了后结果是真的,银行人给我换了一张新一些的,在递给我钱的时候,他袖口把一盒大头针挂撒了,他就一个一个捡,我当时认为是干扰,晚上才明白,那时师父给我创造讲真相的机会,因当时银行只两个人,那个人离得很远,只有我一个顾客。我这个后悔呀。通过这件事,我又从新走正。

第二天,我去超市,交完钱出了安检门后,觉的钱不对,我就一个一个的对,有一个商品没结,而且出安检门时都没响,我一下悟到,因为我昨天做的不好,师父再一次给我安排讲真相树立威德的机会,我唯有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我返回去给对方讲了真相。

从那以后,环境变了,能讲多少我就讲多少。想起姐姐告诉我一个同修对讲真相的比喻:好比一个人吃烧饼,吃第一口没饱,吃第二口也没饱,等到吃到第七,八口时就饱了。

讲退第一个的时候,我送她大法护身符,我看她很费劲看背面的字,就又拿出一个大字的给她,她一手拿一个,瞅瞅这个,看看那个,都舍不得,我说都送给你,她乐得象小孩。

第二个退的,当明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保平安时,就问我:是不是那意思就象信佛的人求佛一样?我一愣,头一次听到提这样问题的,想想说:对,现在,那些佛啊菩萨啊,都不管人了,只有大法救人了。她又说:他父亲病了,如果亲人都帮着他父亲念“法轮大法好”,念的人多,是不是效果更好?我说:是。其实那时我也不明白多少,所有的大法书我还没有全看一遍哪,但我知道,念“法轮大法好”对人有益。

还有一个人,我刚一说她入党团队宣的那个誓言,她就接着说:“那我不和它(邪党)一伙了。”马上退了。

由于层次有限,有偏颇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