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七日】我曾是在邪党的文化中泡大的,我们父母兄弟五人曾经都是它的一员,听的看的都是它的那套,受其毒害很深,对于神佛没一点认识。在一九九八年我无意中拿起师父的书一看一下懂了许多事情,就接着看了几本大法书籍,就象师父讲的“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转法轮》),从此决定修大法了。

在修炼中,经历了许多惊而无险和神奇的事情。比如自己由原来的体重一百一十斤,学功半个月后就长了三十多斤,现在不管多累多忙始终保持在一百五十斤,但觉得一身轻。有一次用三轮车拉水我们倆人在车厢的后边站着,当到目地地后正准备下车,可这时车猛的向前一带,我倆就从车上一下被闪了下来,可我当时就象掉在弹簧上似的从地上弹了起来,身上也没有痛的感觉,可那个年轻人却坐在地上叫嚷着腰疼。有一次干活从高处猛的掉下来,新买的裤子摔了个大长口子,可腿上连一点擦痕也没有、也没觉得疼。

九九年遭受迫害后,我和同修一起上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抓回关在当地一个很少人知道的山沟里,中共恶徒使用了各种方法对同修们洗脑,软的、硬的都用到了,由于学法不到一年修得不够扎实执着心多,加上党文化形成后天的不好观念,以为不能让他们老关着,出来才有作为,就写了所谓的保证。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修炼路上的污点,也在明慧发表了严正声明。再后来越来越认识到法的珍贵,就不断的深入学法,一直到现在不管多忙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为了让人们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就开始发真相传单,有时和同修去,多数是自己去,深夜也不知怕一个村一个村的都放在各户的大门里。

后来就面对面讲真相。一次在派出所讲真相,那所长和全所人员扇面形坐一面,我坐一面,给他们讲为什么上北京、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他们提问我给他们解答,基本明白了,这几年这个派出所很少参与迫害。

我在一私家厂里打工,有一次停电我就给全厂人讲真相,老板和他们坐、站一面,我坐一面,开始那老板特邪,全是电视上宣传的那一套,他们七嘴八舌的说的很难听,我不慌不忙的讲。他们说,我就心里发正念;他不说了,我就讲当讲到大法教人做好人时,那老板气很大的说××党不叫做好人吗?(他是党员)我说,那乡党委书记就亲口教人骂人,坐公交不骂人,警察就往下拽,我们学真善忍它迫害你信不信,我可以跟你去对质。通过一番激烈较量,他们终于明白了,那老板也承认法轮大法好了,那个厂长还给我竖大拇指,说讲的好。其实我知道都是师父给的智慧,平时我是个很不爱说话的人,没有话,后来为了让他们了解大法,就不断的给他们资料看有一次我给他们《风雨天地行》光盘,看后都明白了,老板说讲的是,真是不错。这几年不断的给他们,有时不拿他们还要哪,厂房、办公室不断有真相资料,人们也珍惜了,看了就放起来。

现在常人都敢把“法轮大法真好,真善忍好”写在厂房上、休息室里啦。在厂里一有时间我就学法、炼功,有时忙他们还提醒哪,今天还没炼功哪。只要我们方方面面都做得好,常人会看到的,每逢年假他们都要回家过年的,他们是外地人,就把厂子交给我了,老板说:你炼法轮功交给你放心。在我村从大街人群中过去,人们都会说他炼法轮功炼好了,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把自己这块正过来,邪恶也就迫害不了了。

开始时资料、《明慧周刊》都是骑自行车往返四十多里路从县城的大资料点去给同修取,后来要资料点遍地开花,自己也觉得同是修炼人不能只伸手要了,还得跑那么长的路,有时没有做出来还得重返,就一切从零开始建起了我们的资料点。资料点建起后,就更有利于救度众生了,神韵、真相光盘、不干胶、各种真相资料,随时发随时做,线杆上不干胶没了就补上,就象细雨一样滋润着我们这一方众生。

这几年我自己供给着我们周围几个村的周刊和真相资料,让同修都能及时看到师父的经文,上明慧网我是每天一次,如果有什么具体要做的都能及时传给同修们形成整体,邪党封网,没有让它封住过。

今年“四二五”前两天,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在我家把学法点恢复起来了,同修们比学比修,升华很快,三退名单比以前也多了起来,再一次证明了师父给我们留下集体学法的路是伟大的,也证明了邪恶迫害的彻底失败。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过程,离法的要求还差的还很远,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把最后的路走好,不负师父苦度。

初学写稿,有不当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