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相电话中心性在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七日】今天能够写稿和世界各地的同修分享自己打真相电话中的一些感受,感到很荣幸,又感慨万分。我是今年二月份开始接触电话组讲真相项目的,之前我从来没有打过真相电话,也从来没想象过自己能给中国大陆同胞打真相电话。因为我是一个朝鲜族弟子,虽然生长在中国大陆,可是没有学过多少中文,所以中文表达能力很有限。一直以来在我的印象当中,能给大陆同胞打真相电话的,都是中文非常流利,口才好,能说会道的同修的讲真相项目。我在日本十年多修炼当中,一直是发挥自己掌握日语的特长,几乎都是针对日本众生洪法,讲真相,参与面向日本主流社会的媒体项目,向中国人讲真相这一部份基本是空白。有时也被一些同修说,你就是对日本人好,只给日本人洪法,讲真相,从来没看到过你向中国人讲真相。后来我想,同修说的也对呀,当今中国人是最可贵的,都是为法而来的各界的王、主啊!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琢磨起我得参加什么项目救度中国同胞,可是我中文能力这么差,能参与什么救人的项目呢?虽然这十多年的修炼学法当中,中文水平提高了很多,可是真正参加项目使用中文讲真相,我觉得还是望尘莫及。

但是我心里一直有这个愿望,慈悲的师父看到我这个心,让我今年2月份的一天看到电话交流会的E-MAIL通知。里面有现场拨打真相电话等等内容,看到这些内容,我想听一听同修们怎么打三退电话。那天同修现场拨打三退电话,录音分析等太精彩了,也让我感受到直接面对中国大陆众生讲真相,争分夺秒救人的惊心动魄的场面。尤其那天一位韩国同修的发言给我的触动很大。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下面我引用一段那位韩国同修的发言:“有一天我打电话告诉一位先生现在全球有三退大潮,希望这位先生不要错过这个保命保平安的机会,那位先生问我,你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我是中国人,那位先生马上说,不是吧,如果你是中国人为什么你的国语说的这么差,连中文都说不好,给我讲什么真相,你把国语先学会了,中文说的流利的时候再给我来电话,到时候我听了心服口服,我再考虑退党的事情吧。当时,我发呆了,不知道跟他说什么话好,这个时候对方挂断电话了。不过一瞬间我悟到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打电话是为了救他,我虽然中文很差,但救人的真诚的心一点都不差的,我再给他拨通电话了。那位先生接了电话,我说,先生,真的对不起,打扰您了,您说得很对,我的中文确实很差,中国有五十六个少数民族,我是朝鲜族,我们上学的时候一天就学一堂中文课,学的很少,再说我已经五十六岁了,岁数也大,所以,我的中文不好,可是,我牺牲我自己的休息时间,花自己的钱,这么大老远给你打国际长途是为了什么呀,我对您没有任何要求,我不是给您传销什么东西,也不是让您参加什么组织的,就是让您远离灾难,得天福,让您保命保平安的,您难道感受不到我这颗真诚的善心吗?难道您还能说我救人的真诚的心也很差吗?我说到这里,那位先生马上说,对不起,原来您是朝鲜族啊,再说您五十六岁了,真的听不出来您有这么大岁数,他呵呵笑了,我的善心感动了这位先生,他痛快的答应退党了。”

韩国同修的这段话,久久留在我的脑海里心情难以平静,我心里很清楚她为了打好真相电话付出了多少努力。在同修这种放下自我,为了救度众生义无反顾的,勇猛精進的心态面前,我实在再也找不出自己不对中国同胞讲真相的理由。同修能放下自我,不顾自己的面子,不顾自尊心被伤害,争分夺秒的在救人。我决心我也要打电话救人,克服一切困难,同修能做到,我有什么理由做不到呢?第二天我给我们日本的电话组协调同修打电话过去,我把我的感受和打真相电话的意愿告诉她了,她很热心的表示欢迎,鼓励我打电话。我跟她说我可能做不到讲真相说服对方三退,但最起码我能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哪怕只会说这一句,我也要打电话告诉中国同胞。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听同修们打电话,听他们交流,跟他们一起学法。听的多了,慢慢也知道了如何讲真相,劝三退。每天自己也在上下班的路上,电车里听同修讲真相电话录音。还有跟同修要他们的讲真相讲稿,一句一句的背下来,因为我中文发音不好,所以有的单词要重复练习几十遍,这样一点一滴的掌握了。刚开始拿起电话有很多顾虑,怕对方听不明白呀,怕被对方拒绝呀,怕被挨骂呀等等怕心。

那时经常听到刚拿起电话的同修第一个电话就能劝退成功,可是我打电话没有那么幸运,一开始打电话不是挂断,就是没说几句就挨骂,有的甚至问我名字,说要报警把我抓起来。什么样的人都碰到,真是有点云游的感觉了。每当感到打电话困难,委屈,觉得打不下去的时候,听同修们打电话,交流,就明白了同修是怎样克服这些怕心和困难的,从而得到继续打电话的勇气和鼓励。所以我是在这个环境中受益太多,这都和同修们的无私的毫无保留的奉献是分不开的了。

我也悟到了让我感到打电话困难的这些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对我的考验和去我怕心,去我执着心的表现。从法理上悟到后,我就坚定的打下去了,我就坚信师父法身会加持我,叫有缘人来听真相。果然关过去后,接二连三的碰到有缘人来听真相,三退。还有些人迫不及待的跟我打听如何得到法轮功书籍,如何炼法轮功等。

有一次我打电话,碰到这样一个人。接电话的对方是某省的外交官,经常到国外访问。我给他讲三退保命保平安的事,给他起个化名帮他三退时,不注意说错了一句话,惹他生气。我是这么说的, “我帮您三退了,您已经保命保平安了,您还有家人吧?”他很生气的跟我说, “谁没有家人啊,难道你没有父母兄弟吗?你这话说的太幼稚了!”我知道我说错了话,向他道歉:“对不起,我说错了话。我说的意思是,我现在帮您退了,可是您的家人,您得告诉他们这个事,也让他们退,那全家都得到平安,将来都能团聚。您说是不是?” 接着我给他讲大法的真相,当我讲到法轮功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现在炼法轮功的人很多,受到很多国家政府政要和国际社会1600多项褒奖时,他很激动的说:哎呀!你讲的这个事情很好啊,以前我们也是学了法轮功,但是他们说党员要带头不能炼法轮功,但心里知道法轮功好,默默的炼了等等。他还说,他手下有七八十名党员,都是他培养的,号召他们都退。听了他这番话,我才知道他曾经炼过法轮功,镇压之后还炼了一段时间。但后来他随波逐流了,又迷在红尘中了。师父慈悲让他再次听到大法真相,唤醒了他沉睡已久的良知。其实,打真相电话的过程中经常碰到听了大法真相后,他先天的主意识,明白的一面苏醒过来的人。

师父说:“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相。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

师父还讲过“有的人没有听说过大法,也没有听说这个迫害,对他讲真相也是有重大意义的。世人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被封闭着,致使这些生命在长久的轮回往生中都在等待着的这件事情一时不能认识到。大家在讲清真相中能够告诉他不止是世界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你还告诉了他大法,告诉了他大法是什么,这就会打开他封尘已久所等待的机缘,使他明白这就是他等待的来了。”(《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现在我通过打真相电话,对师父讲的这两段法有了更深刻的感受和认识。同时,切身感受到了世人都在渴望大法弟子告诉他们大法真相。

因为每天下班之后三件事都要做好,所以打电话的时间是很有限,打不了几个电话,每天只劝退俩到三个人,但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因为打真相电话是直接跟大陆民众对话的方式来劝退,每通电话常常都触及到自己的心灵,心性得到磨炼,每一通电话打完后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性在提高。我常常想,对于修炼人来说,好事是什么?不就是要提高心性,提高层次吗?打真相电话这么好的修炼方式,何乐而不为呢?

另外,我感觉在项目中交流很有帮助,交流结束了都舍不得离开,同修们讲的都那么实在,没有那些华而不实的。有一次听的津津有味,忘记了时间, 结束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

以上是我参加打真相电话后的一些感受,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