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大法弟子家属配合正念除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七日】八月上旬一天下午,山东某乡一学法小组四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在同修甲家学师父新经文。三点时,大家正在发正念,突然市国保、乡派出所警察及便衣共十三、四人闯了進来,看见屋里人正在立掌发正念,慌里慌张又退了出去,如此来回两次。

同修甲看见来者不善,就起身出屋,其余三名法轮功学员仍稳如泰山立掌发正念解体着邪恶。同修甲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一便衣问:“这是某某某(同修甲的丈夫,已被迫害致死)家吗?”同修甲说:“是,但人已不在了。”便衣人又说:我们是外地的,是调查一个案子的。并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问同修甲:认识这个人吗?同修甲说不认识。

这时,同修甲的未修炼的女儿慧慧过来了,便衣又拿照片问慧慧,慧慧说不认识,便衣要慧慧打开他父亲生前住的房间看,慧慧说:“我爸屋里什么也没有,看什么?”便衣非看不可。慧慧说声“可以”,遂拿着钥匙边走边说:“自我爸不在了,这屋门就没开过,因为看见这屋就想起我爸,心里很难受。你们来的正好,他在里面等着你们一块走!”说着把门打开:“快進去吧!”三便衣吓坏了,离老远连连说:不看了、不看了。便衣他们看着也没招了,就走了。

这时一国保警察拉着慧慧说:都什么时候了,你妈还领着人在学法轮功。慧慧说:只要我妈身体好、心情好,学法轮功我支持。

再说屋里的三位老人,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一个坐在床上、两个坐在屋中央的地上的垫子上,平静的立着掌发正念,解体着邪恶。国保、派出所十几个警察,有的坐在沙发上、板凳上、马扎上,正好坐了一圈,每人手里都拿着一份揭露本地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传单很认真的在看,平时想给他们真相看都找不着他们,而在这个正念的场中,他们自己很认真的看起来了。屋里很静,可是另外空间却真是正邪大战啊!三个同修在屋里立着掌铲除着邪灵烂鬼,同修甲在外面铲除着,足有半个小时,大量削减了邪恶的气焰。

后恶警问三位法轮功学员真相资料是从哪来的,没人回答他们。同修乙和同修丙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你们也都看了,这上面写的全是真的。一警察吞吐的说:“这人不是有家吗?还说无家可归。”同修乙说:“他们回家,你们就抓他们,他们是被你们逼的流离失所,不就无家可归吗?”

恶警没理了,就要绑架人。慧慧说:“是我叫他们来的,因为我爸去世时一再叮嘱我说,他死后剩下我妈一个人很孤单,要我经常叫两个伯伯和阿姨来陪陪我妈。是我叫他们来的,不关他们的事。”可恶警不听,十几个人把三位七十来岁的老人绑架到乡派出所。慧慧马上打电话给三位老人的家人。

国保恶警指着约有二十份揭露本地迫害大法学员的真相传单和四本师父新讲法,问同修甲是谁送来的、谁印的;同修甲说:“谁印的我不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们,也没有人会告诉你们,哪来的,天上掉下来的。”恶警恐吓说:你现在要不说的话,你要是到了那里他们可不这样对待你,不怕你不说。说着要绑架同修甲。

慧慧一听火了:“干什么!要抓我妈走!没门!我就一个妈妈了,我爸被你们迫害死了,这正要去告你们呢,你们又来迫害我妈,她年已过花甲,只要她身体好、高兴,学法轮功我们就支持。”

这时一警察从同修甲枕头底下翻出一本《转法轮》要拿走,慧慧说:“这个你们不能动,这是我爸给我妈留下的唯一的东西。”说着把《转法轮》抢过来锁在了自己的保险柜里了。

恶警心虚的说:谁迫害死你爸了,他是长病死的。慧慧说:“不是你们是谁呀!自我爸学炼法轮功,一身病全好了,可从你们迫害法轮功以来,三番五次抓他,关押、酷刑折磨、洗脑转化、勒索、罚款,你们不这样迫害他,我爸能有病吗?能死吗?不是你们害死他的又是谁呀!你们抢的我家的东西,到现在还不给我们送来,你们又来迫害我母亲,我就这一个老妈了!你们没有父母呀!要带我妈走,妄想!”在慧慧义正词严下,恶警的气焰没了,灰溜溜的走了。

到了晚上,慧慧买上肉烧好,到乡派出所给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送饭。派出所的人问找谁,慧慧说炼法轮功的,他们一听说不让见,他们给转送。慧慧站原地不动,看准他们朝哪个屋進。第二天早上,慧慧再去送饭,提着饭直接往关同修的屋去,见到三位老人。老人们从被抓那一刻就一个劲给警察讲真相,警察嘴上不说,但心里都佩服他们。第二天,他们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回家了。慧慧妈妈也再没受到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