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讲真相救世人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八日】

一、用手机短信救世人

在使用手机发短信过程中也是经历了几个过程。刚开始用的时候,买了一个能群发短信的手机,放上卡之后,编辑好内容就开始发了。由于每次发短信时,都提示短信已发过去了,一张卡无限制的发,后来网上同修说要往自己的手机里发一条看一看,能不能收到。这时赶紧按这个方法试了一下,根本收不到,手机里后来的费用早就没有了。但是自己不知道,还找时间出去发呢,做了无用功,还浪费了时间。

知道了就改正。每次发之前要试一条看看能不能发出去,是否成功,然后再做就好了。起初用的手机虽然能群发短信,但发多个时,每一条短信要把手机的号码选中一次,如果是50个号码就要来回选50次,而且翻页比较麻烦。50个号码从前翻到后一个一个翻,光选中号码就需要一段时间。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做的很好。也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要救人的心,于是我看到了网上同修提供的可供选择的能改串号的能群发短信的手机。这样我就买了一个有这种功能的手机,买了一个能编辑短信输入手机卡短信的读卡器,这样一来,发送短信就比从前快捷多了。

在发送短信的过程中,有的人接到后返回的短信说的很难听,骂人的话,有的是很难说出口的话。刚一开始的时候,看了之后,心里确实不是滋味。有时真的是生气。有点愤愤不平。有时甚至想说点很刻薄的话回击对方,但想到我是来干什么的,不是来救人吗?这不是争斗心的表现吗?想到师父在度我们时,不计我们的过往之过,师父是何等的慈悲呀。顿时感到自己心的容量太小啦。对众生慈悲的心不够呀。这样一想心里就平静啦。当然也有表示感谢的。这时看了心里觉得很高兴,其实这时心里也应当不动心才对。说好说坏都是一样的。达到这个成度才是一个觉者的风范。有时几张卡,都把号码输入之后换着用。

夏天天气好,外边的活动空间比较大,冬天外边比较冷,在外边发短信就相对苦一点,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使命,想到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这点冷这点苦也就不算啥了。

二、用手机打真相语音电话救世人

用手机卡发短信有时封卡,有时封锁短信内容,这时网上同修送来了打语音电话的好项目,邪恶封卡是封不住的,也就在这时,我处出现了联通卡50元话费可用20--25元买下的好事,这也是正法的需要。我买了能这样用的手机之后,就开始拨打语音电话了。从开始的心不稳,到后来的比较平静,走过了一个救人修心的过程。

在冬天里拨打语音电话,我常采用的方法是盲打。(西门子6688可这样用)首先把要打给谁的电话号码输入到手机卡里,按卡里的号码進行拨号,打完一个删掉一个,记住盲打的步骤,我用的手机大约6、7步吧。用长了就记住了。冬天打语音电话也有它的优势。冬天北方很冷呀,都要穿棉服。穿得很厚。这样把打电话用的MP3耳机,插到耳朵上,把线长一点,通过大棉服的袖子里出来插到手机上,把手机放在棉衣兜里用手進行盲打,上边棉服帽一扣,外边一般看不出你戴着耳机来。年岁大小都无所谓。也就是说,不存在老年同修戴MP3别人看见了不正常的情况。特别是晚上,更是这样,可一边走一边盲打语音电话。当然也可在一个地方拨打一段时间。

拨打语音电话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有时心里不稳,心不专一,效果就不好。众生就不愿听,可能听一两句就挂断了,还有说不好听话的。当心态好时,众生听的时间就长,甚至听完,在打语音电话的时候,能听到他们说,是法轮功的,是法轮大法。众生心里很高兴。所以要时时调整心态,发出强大的一念,让对方的空间场充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解体对方空间场内的一切邪灵烂鬼,让对方得度。有时对方发短信问,是谁呀,我就想,我就是来救你的。是呀,我们就是来助师正法的,救度世人的。

在夏天里拨打语音电话,天气比较热。那就可找一个比较静的地方,一打就可以是一个多小时,有时二个小时(不提倡长时间在一个地方打语音电话)。可换个地方再打。

我拨打语音电话采用的方法是按本地手机的一个号码减尾数号拨打。这次打完之后记住这个号码,下次接着这个号打。空号,停机的号去掉。不接电话的或没有听到“告诉您避免天灾人祸的九个字,请诚心在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句话的,我都给对方发一个短信。比如:常念法轮大法好,灾难来临命可保。或牢记真善忍,幸福永伴您等(要用符号隔,每次短信发不出去时,就再换符号,就发出去了)。我想把本地所有的手机号码都打一遍,让每个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然这个数量很大,但我有决心一直打下去。

拨打语音电话一个人出去,时常感到寂寞,感到苦,但一想到自己是来干什么来了,不是救人吗?心里就不觉得苦啦。

有时心态不稳,就会遇到考验心性的事。有一次,我在一个山坡拨打语音电话时,从下边上来了一辆小汽车,车上边带着天线,快走到我身边时,我就把手机电池卸下来了,车到我的身边十来步远就停下来了,停下之后左看右看,当时我心里有点不稳,但马上发正念,心里念着,谁也动不了我,谁要动了我,谁就能动了我师父,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往上走,绕了一圈之后,从远处看,这个车还在那儿,我的正念一直不断,过了一些时候,车走了。后来与同修交流时,同修说,那不是监控车,原来是假相。这说明一点,自己修的还是不扎实。

风风雨雨已经过了十几个春秋了,在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今天,虽然在助师正法中做了一点点有限的救人的事,其实这也都是自己的事。但离师尊的要求还相差甚远,自己还时不时的冒出争斗心,妒忌心,色欲之心,求名求利之心,懒惰之心等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