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孙同修一部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八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正值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最猖獗之时,小孙女彤彤诞生了。这个小小生命的降临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我上有九十岁的公婆,儿子婚后又和我们同住。因为我遭迫害被停职,这个四世同堂六口之家的所有家务就理所当然的落在了我一个人肩上。

彤彤是我一手带大的。婆婆、丈夫、儿子、儿媳都不是炼功人。因我被迫害,他们惧怕共产党的淫威,原来支持,现在也不敢了。婆婆很活跃,白天不在家;老伴、儿子、儿媳都上班时,我就读法、放师父讲法录音给彤彤听,时间久了,她习以为常。只要家人前脚迈出门,她就示意我读法、或放师父讲法录音。她困了,睡觉前我都给她讲大法修炼故事。我遇到不懂的问题、或过关、过难时,和她切磋,她眼睛看着我,静静的聆听,从不哭不闹。我知道她明白的一面都能解读我的心和我不明白的问题。

她不会说话时,人家问:“你修不修大法?你是不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她使劲点头。会说话时就坚定的回答,“是。”再大一点,就回答:“我是大法弟子、是师父的弟子。”因为她这样回答,没少挨爷爷、爸爸、妈妈的训斥,有时甚至挨一巴掌。过后我问她:“你还炼不炼了?”每次眼泪还没干,她都坚定的回答:“炼。”

她五个月大,我就开始带着她取资料、送资料。时间长了,她知道我身上背的包是最重要的。大约是二零零二年八月,她二十个月大,较贪玩了。有一天取完资料,我急于送出去分给大家,她坚持在外面玩。东北的艳阳天比起南方是太少了,一年就这几个月,难得有这样不冷不热的天气,很适应孩子户外活动。我就抽空给H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好吃的东西买到了。H姐来拿走了我的包。她本来玩兴正浓,立刻追上去,大喊“奶奶的包包,奶奶的包包。”我告诉她,H奶奶是大法弟子,她马上不喊了,专心的和小朋友玩去了。

从彤彤会说话时起,我就教她背师父的诗。彤彤有个小三轮车,她经常在厅里骑来骑去,我就让她一边骑车,一边背大法师父的诗。只要我说个标题,她就开始背、一首一首的接着背。碰到忘了的,她就停下来,让我教她,背熟后再一圈一圈的骑车转。

有一回,彤彤和爷爷玩耍,玩到兴头上竟称爷爷:“你这个老东西……”爷爷不高兴了。她意识到自己失言,马上给爷爷道歉。这事让我听到了。向内找,是自己平时和老伴说话太随便造成的。还是老问题,没有时时事事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没有意识到我们是在生活中修炼,在修炼中生活。

就这个问题,我和彤彤進行了交流。我首先检讨自己:“奶奶平时能做到孝敬老人,对太太照顾的尽心尽力;……”她马上风趣儿的学起太太在人前夸奖我常说的一句话:“天上掉下个夜明珠让我接到了。我那个儿媳妇,全省也是数一数二的……”我让她严肃点,继续往下说:“在你的爸爸、妈妈面前奶奶也不失长辈的尊严;可就是和爷爷在一起有时表现的不正经。”没想到她说:“太不正经了。”这句话点醒了我,说明我的情还是放的不彻底,还是没有把老伴当成众生的一员去对待,去救度,而是当成了亲人,造成了老伴长期对大法持不正确态度。

常人都具备两重性格:对外人一副面孔,对家人一副面孔。在社会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不苟言笑,三思而后行;在亲人面前,就原形毕露,思想麻痹,既不宽容也不忍让,甚至把家当成了寻求安慰的避风港湾,在亲人面前发泄郁积的不满。其实,这就是我们修炼人常说的佛性和魔性。修炼人应该时时抑制自己的魔性,增强自己的佛性。就因为没放下情,真我的本性被埋没了,遇到家庭这个自认为可放荡的环境,喜怒哀乐暴露无遗,不自觉的把这个家当成了保护、培养魔性的温床而不自知。那以后,我尽量在老伴面前做到正经,特别在外人面前,注意表现对老伴的尊重。

彤彤逐渐长大了,我也带她去参加集体学法。以前,她听我们读;上三年级后,她和我们一样,每人念一段,她念的又准确、又流利。赶上在我家集体学法,只要爷爷开门出去,她就加入我们一起学。晚上,爷爷有时去打麻将,只要是我二人的天下,我们就主动的学法、听法、背法、抄法。她看我背了六遍、抄了五遍《转法轮》,她也抄大法诗,只是坚持的不好,主要责任在我。

彤彤两岁半,儿子买了房子,他们分出去过了。逢节假日,她都来我家。二零零四年十月的一天夜里我发现她发烧,烧的挺厉害。我就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料她说:“我为你承受呢!”我感到很伤心,自己修的不好,业又太大,还得让不满四岁的孩子替我承受。彤彤是来同化法的,她自身没有业力。我暗下决心,一定好好修炼,让师父少操一点心,让我的小孙女少一点替我遭罪。

有一天,她贪嘴,多吃了几根冰激凌。饭后,我领她出去做游戏。她刚骑上小三轮车,就说:“奶奶,我肚肚疼。”说着把腰都弯下了。我说:“没事。大法弟子没有病。”她看看我,似乎想起了师父的话,翻身下车,站在地上,把右脚抬起,使劲的在地上跺了两下。一边跺,一边说:“不疼,不疼。”然后飞身上车,扬长而去。爷爷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喜欢的什么似的。

这以后,每每赶上消病业,我都会想起这一幕,小弟子信师信法的纯真心境时刻激励我精進。不管身体表现的怎么难受,我照样炼功学法,有要发的资料抬腿就走,从不打折扣。零八年秋的一天,我的左腿从膝盖上方一直红肿到脚面,大腿的窝处有一个鸭蛋黄大的疙瘩,通红透亮的脉管在皮肤表面凸起,仿佛稍微触碰就会爆裂,身体烧的烫人。我本人就是医大的老师,按这种“病情”,医生的诊疗方法就是手术或截肢。我的心根本就没动,早起晨炼时,不管身体怎么难受我也坚持站立,可是胳膊怎么也抬不起来,腿也盘不上,浑身大汗淋漓,我就只炼第二套功法的“腹前抱轮”;第二天就坚持单盘,第三天我就去参加集体学法了。老伴就以为我是普通的头疼脑热,我也不想让他知道。可看到的同修却异口同声的说,这简直是奇迹。要不是炼了法轮功,我的命恐怕也要搭上了。弟子感念师恩,又让师父为我承受了痛苦。弟子无以为报,只有精進再精進。

彤彤很小的时候就常跟我说,她吃了什么好吃的东西,穿了什么漂亮的衣服,得了个什么好玩的玩具,她都说:“这是师父送给我的。”我也没往心里去,从没有仔细考虑这个问题。久而久之,她老是这样说,我开始认真思考了,在深入学法中终于悟明白了:“人想自己说了算,人从来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瑞士法会讲法》)我每天背《论语》,真正明白了多少?大法的玄奥、超常,对我们这些旧宇宙成就的生命而言,得首先破除旧观念的束缚,把反的东西先正过来,才能认识真理。这个过程就是不断的去执著心的过程,就是脱胎换骨、返本归真的过程。

逢寒、暑假、双休日、或爸爸、妈妈外出办事时,都把彤彤送到我家来。我陪她出去玩,她和小朋友做游戏,我就随机给碰到的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送神韵光盘,救度世人。碰到熟悉的朋友,就把随身带的U盘借给他们,那上面有我下载的自由门软件、真相小册子等资料。

偶尔碰到给小朋友讲真相,彤彤都会不失时机的助我一臂之力。我告诉他们要退出少先队,如有问为什么的,还没等我做答,彤彤就会说:“你看现在这个甲流多厉害。咱们脖子上带的红领巾就是死人血染红的,那血该多脏啊,得携带多少细菌啊!我可不戴那玩儿艺儿。咱们都不带,省的得传染病。”有小孩子会说,星期一升旗的时候必须带,不带给班级扣分。彤彤就会说:“升完旗你就把它摘下来不就得了,然后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会被传染了。”小孩子之间有共同语言,她的参与,往往比我一个人给小朋友讲的明白。

有的时候,她会领来一个、或多个小朋友,告诉我:“奶奶,我给他们讲真相了,你给他们退队吧。”我就一一的给他们起个好听的名字,帮他们退出邪党附属组织。

彤彤能分清正邪,遇事不惊:有一次,她爸爸领她去参观“魔宫”回来跟我说:“妈呀,你这个小孙女真了不起,比我定力都深。参观‘魔宫’,一会儿这儿出来一张怪脸,一会儿哪儿跳出一只大蜘蛛,一会儿鬼哭狼嚎,一会儿狮吼虎啸,……我有时都吓得大惊失色,控制不住自己,大喊一声,一跳多高。彤彤却表现的无动于衷。我问她怕不怕,她说,怕啥,都是假的。”我心里说,这就是大法弟子的人格魅力,一个不修炼的人怎么能理解。她身后有师尊的法身,有护法神安抚、保护着呢。她心地纯净,能辨别真假,区分正邪,不被假相所迷惑,这是一种境界的体现。

这使我想起了邪党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的一件事。一九九九年底或二零零零年初的一天晚上,我正往一个信箱里投放真相传单,举起的手还没放進去资料,附近就响起了警笛声,就在身边。说来奇怪,我一点怕心也没有。神态自若的放好了资料,从容的整了整衣襟,若无其事的走出楼门,迎着警车走过去。以我当时的心性,我根本达不到那么泰然自若的成度,可我却做到了。后来在不断的学法中悟到了,因为心纯心净,邪不侵正,其实已在那一层了。为什么?“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父时时刻刻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只要我们有这颗救度众生的心,师父就保护我们。那一刻,心性达到了标准,师父已经把德的成份演化成功了。那是一种境界,是生命向高层次上升华后感受到的一种境界。

十年的风吹雨打,彤彤成熟了很多。今年学校开运动会,整个四年级共有十六个班,她所在的八班,以127分的总成绩遥遥领先获全年级第一名,第二名是100分。当时流感盛行,几个报了参赛项目的同学都不能上场,老师说:“为班级争光,谁能上?”彤彤就自告奋勇的主动代别的同学参与比赛。跑完六十米、百米、二百米,跳高,她都拿了第一名,结果她一人为班级争得了57分。回家后,她和我说,为别人着想、为集体荣誉着想、配合别人是一种美德。看着她脸上洋溢的甜甜的笑容,我由衷的高兴。“

她经常讲给别人,师尊救她几次。一次是放学等送子车接孩子的时候,一个醉鬼拿着一块玻璃要伤她,她心中喊师父,那酒鬼把举起的手放下来走开了。还有一次,过横道时,从她身边擦过的面包车几乎碰到了她的鼻尖。要不是师尊相助,她哪儿能幸免于车祸。……(因篇幅有限,不一一细述。)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她高兴的告诉我:“奶奶,我又做了一件善事。”学校规定,得二十个“奖”卡的学生,班主任老师送一份奖品。放学了,她去给班级办事。回来后看到有同学排队,她不知道是什么事,就到前面去问。老师说正好有你一份奖品,顺手就给了她一块橡皮。她把橡皮拿在手里,很高兴,那是一块玩具手枪形的橡皮。可是排在后面的男同学不高兴了,他喜欢那块玩具手枪形的橡皮。彤彤说:“我当时也没多想就回家了。晚上我想,如果我不去插队,这块橡皮正好应该是他的。今天上学后,我把橡皮和他换了,可他给了我一块旧橡皮,我也没说什么。”这就是修炼人与常人的区别,看似一件件不经意的小事,可是修炼人和常人之间的层次不知道隔了多少层天。一个是为公,一个是为私。我鼓励她做得对,希望她以后更能善待同学。

回想从前,由于我有争斗心,对老伴的尊重成度不够;修炼后明白是自己和宇宙的法理发生了拧劲。我的心结打开了,老伴就变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渐渐的明白了,向内找并不是单单的为了个人的提高,而是关系到和自己有关的所有天体众生的变化和提高。表现在常人中,会出现周围常人的心境随着我们心性的转变而转变。在家里,我尽量注意言语中对老伴表现的更尊重,老伴也在逐渐的向好的方面发生变化。如:我的录音机坏了,他给我修录音机;mp3不响了,他给我调试;录音带缠住了,他拆开机器,拿出修复,再把录音机复原;甚至同修的机器坏了,只要我拿到家,他都能给修好;家里的VCD不能播放DVD真相节目,他主动给我在网上订购DVD影碟机;给我买手表(我有六块会报时的电子表,用于平时发正念(四块)、早起晨炼、午夜定时发正念,但都不十分准确,我经常过几天要对照电视屏幕调时。他发现后,给我买了一块表,告诉我这块表最准确。);主动承担家务、包揽采买任务,保证了我每天早八点——十点能集体学法两个小时。

老伴的变化让我体会到尊重别人是一种慈悲,慈悲能激发人心灵深处佛性善的一面,能抑制、融化人后天观念形成的魔性恶的一面;能让心性升华的修炼者得到应有的回报。修炼真好,大法给了我欢乐,给了我一个幸福温馨的家。

这十几年,我清醒的体会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心和口、动动手和脚,能救人的是大法。大法弟子因修炼“真善忍”而高洁,而无私无畏,善者无敌,勇者无惧。我们这一老一小只是大法中普普通通的修炼者,我们只是做了我们自己力所能及的一点点,离开师尊、离开大法我们一事无成。师父为我们去执著操尽了心,是师父给了我们建立自己威德的机会,我们才能在大法修炼中有所成就。我想离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和大法弟子团聚的日子不远了,让我们抓紧这最后的时机,以大善大忍的胸怀,更多的救度、慈悲那些被邪党迫害而不自知的众生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