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道道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我是一个老年弟子,今年七十三岁了。一九九四年得法,参加了师父广州最后一次传法班。在修炼路上,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魔难。

得法前后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身体有很多的病。从四十多岁开始得了高血压,一百二十-一百八十。天天吃药也不好病,经常上不了班。后来又因为肾炎住了医院。还有心脏病,关节炎,失眠等等,天天吃药,吃了中药吃西药也没治好,到处求医,学气功也没找到明师,真是活受罪。

有一天,朋友给我一本《法轮功》修订本。我看着看着觉的这本书挺好,越看越爱看。一个晚上一口气就把书看完了,觉的太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功法。从此我炼了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的病全好了,只是有时会消业,但半月二十天就过去了。十七年来没有吃过一片药。得法后亲身受益,还教给全家人炼功,每人送了一本《转法轮》,还告诉许多亲朋好友,送他们《转法轮》。

只听师父的安排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没过几天,我的腿突然痛的不能走路。我以为是消业,就多学法炼功,三天学一遍《转法轮》,经文,反复的学法,炼功,就想把大法装在头脑里。经过一段时间,腿好了一些,我就出去发资料。

二零零一年来到了海外,在机场发资料讲真相。由于邪恶的干扰,基本上好了的腿又开始痛,全身无力,加大了我讲真相的难度。“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每当腿痛时,我都用这句话鼓励自己,并且我心里很清楚:“我只听师父的安排。”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与呵护下,我在机场讲真相已经十个年头了。

旧势力用病业的形式对我進行迫害,把修去的病业都返给我,并且比以前更加重了。不只在身体上,在思想上,精神上都干扰我,使我修的很艰难。有时我会感到上面有很多双眼睛看着我。有时学法时,小亮点从我眼前飞过,我的思想就静不下来了。有一次晚上,看电脑时没开灯,就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似的,不由得回头一看,一道亮亮的光从右边窜了出去。当时吓了一跳。从此,老觉得后面有东西,晚上不敢一个人在家。我就发正念清理,好了一点儿。有一次晚上,刚躺在床上,就觉得一只大手五个指头拍在后心。赶紧起来看看,什么也没有。这下我更害怕了。白天一个人在家也害怕,总觉得屋子里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我发正念也不见好,我就请师父加持弟子清除邪恶的干扰。当这念一出,马上后背特别热,全身出汗。之后,再也没害怕。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闯过了这个魔难。

二零零八年,参加纽约法会期间的游行。刚离开住处不远,突然心脏剧烈疼痛,喘不过气来,头晕目眩倒在大街上,什么也不知道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同修们发正念的帮助下,当我睁开眼,赶快就起来了,就象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看到周围有很多人,有帮发正念的大法弟子,有关心我的群众,警察。我谢过众人之后就跟着同修继续参加游行。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这一天的精神特别好,从来没有过的好。感谢恩师的呵护,我又闯过一个生死关。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要去机场发资料讲真相。出家门不远,心脏就剧烈的痛起来,晕倒在地上。这次脑子还有一点意识,但就是身体不能动。心想车快来了,我得赶快起来,下一班车就晚了。我努力起了三次,起来后走了两步又倒了。我就请师父加持我。我终于站起来了。这时警车到了,下来一个讲中文的警察。他告诉我是一个西人女士报的警。我说谢谢了。刚要走,警察说:阿姨,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当他看我执意不去,就说:救护车不用花钱;如果你走了,出了事我要负责任的。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给人家添麻烦,就同意去了医院。

在车上,我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的一切安排只有师父说了算。医生检查后坚持要我住院。第一次,第二次他的要求被我拒绝了,他还能平心静气的向我解释。第三次时,他有些着急了,说:你不住院治疗,很快会死的。我心里很清楚,这不是常人的病,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安排都听师父的,决不能听邪恶的。他无奈了,就说:那你就在这文件上签个字吧,说明是你自愿出院的。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了又一个生死关。师父说:“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第二天,我照常去机场讲真相。由于昨天和警察说话时有一颗人心没有悟到,被邪恶钻了空子,身体还是有点不太好。但是难忍能忍。发资料时头有点晕,走路没劲,我就请师父加持。当这念一出,身体马上就轻松了。这一天的资料发的特别快,一会儿就发完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同修们发正念的帮助下,不好的状态几天就过去了。

坚定法中修,兑现誓约

我由于悟性差,没有从根本上找到旧势力迫害我的真正原因,而使邪恶钻了空子,一次次的用各种方式干扰我,想摧垮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坚强意志,达到不让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目地。我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一切安排,包括生命都是听师父的,谁说了也不算,谁强加给我什么,都不要,都不承认。我没做好的,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

回顾十七年的修炼路程,是坎坷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手牵着手走过来的。尤其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用病业的形式对我進行迫害,把修去的病业都返给我,并且比以前更加重了。不只在身体上,在思想上,精神上都干扰我,使我修的很艰难。如果没有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呵护与加持,是很难走过来。是大法给我智慧,给我力量,给我一个坚强的意志,使我闯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在危难中,是师父把我一次次的救起来,给了一次又一次的生命延续。报不完的师恩,说不完的大法的伟大,神奇与超常。只有坚修大法,坚信师父,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能兑现自己的誓约。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