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获新生 省级优秀教师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蠡县省级优秀教师姚玉璞,女,1945年出生,1994年身患晚期癌症,做过四次手术,本县、保定市医院、北京301、307医院都有她的病历及手术档案。姚玉璞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康复,一家人恢复了往日的欢乐。1999年7月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后,因为姚玉璞修炼法轮功后癌症痊愈了,人人皆知,她成了中共人员重点迫害对象。

一、修炼大法使她绝处逢生

姚玉璞是蠡县教育界有名的女强人,由于教学成绩甚佳,曾被评为省级优秀教师。她的一双儿女聪明乖巧,丈夫虽是农民,但勤劳能干。一家人其乐融融,充满温馨幸福。

正当她事业有成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刻,突然被医院诊断为晚期癌症。这个不幸的消息如一颗重型炸弹,轰击着她的单位及她的左邻右舍,惊恐、悲痛、绝望象乌云般笼罩了她的家庭。她非常明白死神正向她招手。好不容易住上了北京301医院,手术、化疗、放疗折磨得她死去活来,四肢无力,呕吐不止,病魔一分一秒都不想放过她,使她饱受煎熬。回味人生也曾有过的温馨,但恨自己好运不长,她真想对天放声大哭,那又有什么用?只因她有两个幼小的孩子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她连哭的勇气都没有了,在痛苦和绝望中她只能默默垂泪。心想:两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将如何生存,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谁来赡养,难道真的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因为化疗,她的骨头都酥了,头发也掉光了。放疗,把前胸、后背都烤焦了。最后专家对她说:“你浑身都是癌细胞了,回家养着去吧。”她带着绝望的心情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出院不到两个月她就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浑身骨头疼痛。她想:“生命到了尽头了,老天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她只好一秒一秒地等待死期的到来。

97年春天,死神正向她招手之时,她好心的堂姐给她送来了宝书《转法轮》,那时无法炼功。堂姐告诉她:“只要你学法、修心,按照书中说的去做,就能去病健身,师父就给你净化身体”。

堂姐走后,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时间不长奇迹真的出现了,她站起来了,能站着炼功了,也能走路了。那时激动的她顿时哭成了泪人,她拿着毛巾一边擦眼泪,一边发自肺腑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师父哇,你没吃我一口饭、没喝我一口水、没有要我一分钱,就治好了我的病,是您给了我二次生命,我愿尽我的所能报答师恩!”

二、坚持信仰,屡遭中共迫害

姚玉璞身体的康复使一家人恢复了往日的欢乐,但正当她全家沉浸在幸福之时,恶运又在一次降临到她头上。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了。煞那间,姚玉璞成了炼法轮功的重点人物,只因她修炼法轮功癌症痊愈了,人人皆知。恶党的官员们不但不知道感谢她的师父,替她分担快乐,还千方百计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姚玉璞说:“我要不是因为炼功,早死了。这不让我炼了,要犯了病谁管哪?”领导说:“上头不让炼,就不能炼。”

姚玉璞仰望苍天,怎么也想不通:不炼功肯定就得犯病,不炼功就得等死。难道让一个绝处逢生的人再去等死,这就是做领导的风范吗?亏他们说得出口,还口口声声“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当时她捂着被子大哭了一场,难道在中国连活着的权利都没有?连做好人的权利都要被剥夺?这哪跟哪啦?是哪根神经出问题了?难道还嫌好人多么?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更可笑的是,有的校领导还信口雌黄地说,以前她不是得的癌症,是误诊!难道小小的校领导比301的专家还高明?撒谎是中共邪党的本性,这些人真不愧是中共邪党的信徒。不写“保证”,他(她)们就时不时地对她进行骚扰,还派人蹲坑、监控,一天到晚使她透不过气来;不写“保证”,大冬天他们把她弄到没人住过、灰尘满地且有死老鼠的房间冻了她整整一宿;不写“保证”,两次把她弄到县招待所,高开支、高消费。她坚定一个信念:没有熬不过的黑夜,没有等不来的黎明。决不忘恩负义、背叛师门。

2000年腊月二十二是年集,她买了过年的东西,等两个孩子回来过团圆年。没想到她所在校校长两次派人叫她到教委写“保证”,大过年的还这样折腾她。她很不情愿地跟校长去了教委。纪检书记朱国玉主持会议,他讲过年前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朱的这句话点醒了她,从那一刻起她坚定了进京上访的念头,心想去北京回来任凭处置,这在家熬到哪天才算头哇?

腊月二十四,姚玉璞独自一人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她打出了“真、善、忍”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这压在心中很久的肺腑之言。一个便衣跑过来抢了她的横幅,狠狠地踹了她两脚,把她踹倒在地。她没有怨恨,而是善意地给踹她的人讲着真相。天安门广场热闹极了,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此伏彼起,一浪高过一浪,场面壮观,她(他)们都是法轮功的受益者。便衣把她推上警车,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那里法轮功学员把整个大厅都挤满了,她(他)们坦然地背诵着法轮功经书,心态慈悲祥和。当警察追问家乡地址时,她报了自己的姓名和单位。傍晚,教委接回了她,路上校长和纪检书记对她发牢骚说,她闯了大祸了。他们直接把她送到县公安局,她在公安局以亲身经历讲述法轮大法好,使在场者深受感动,把她送回家。

第二天,学校和教委又强行把她劫持到看守所,姚玉璞并不怨恨领导,因她非常清楚,这是邪党的“连坐”迫害。从那天起,她过上了牢狱生活,还从此被停发了工资。

在看守所关了她77天,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当犯人看待,逼她报号、逼她背监规,甚至大小便都要受限制,午休他们把门倒锁上,傍晚才开门。再加上猪狗食的生活,她瘦了,头发也白了,最后她的病又犯了,恶人怕担责任才让她儿子把她接回家。据说教委一些人还不想让她出来,想让她死里头,多邪恶呀!恶党官员为了自己的名利、地位,根本不管别人的死活。

从看守所回来,儿子对她说:他们99届毕业生都分配了,别人都拿了2000元钱,分配到财政单位上班了,咱家因扣了你的工资,分文没有,到看守所看你,没敢给你说,怕给你增加负担,只要你活着回来,儿子就心满意足了,我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够咱一家生活就行了,妹妹的学费再说。孩子一番话,说的她心都碎了。

从看守所出来后,姚玉璞身体稍有恢复。一天晚饭后,全家正在看电视,教委和学校闯进来一帮打手,又要逼她到教委去,她一听就火了:“我和你们一没冤二没仇,既没招谁也没惹谁,你们为什么这样没完没了地对待我,如果你们非叫我去,让你们看着我就撞死在墙上。”他们叫不动她,就打电话叫来四个小伙子,副局长夏国平下令把她从楼上抬上车拉到教委,从教委直接送到洗脑班。

在洗脑班,他们从她的工资中扣除5000元作为所谓的“生活费”,凭他们挥霍。在洗脑班,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在洗脑班,白天各单位派人做所谓的“转化”,到晚上县委书记、县长亲自上阵,每天逼着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她的单位为“转化”她,三班轮流日夜看管她。长时间的身心迫害使她再也承受不住了,她胸前的疙瘩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上半个身子都青紫了。洗脑班一看人快不行了,才放她回家。

一个患了绝症的人,一个做了四次手术而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人,是法轮大法挽救了她,给了她新的生命,并教她如何做一个好人。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把这看作一件天大的好事,都应该感谢她的师父。而共产邪党却反其道而行之,千方百计逼她背叛师门,做不仁不义之事;否则就没完没了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她,关进监牢虐待她,扣掉工资威胁她。难怪人家说共产党是一个不仁不义、丧尽天良、毫无人性的害人党;也难怪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死讯尚未定,世人就买鞭炮、放鞭炮,庆贺这大快人心的事,驱逐这个恶贯满盈、死有余辜的恶魔。江泽民误国害民将骂名千载、遗臭万年。在此奉劝那些还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千万不要再干既害人又害己的勾当,否则就要步江氏后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