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的苦与甜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我是四川达州市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四岁,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

得法前我是一个身患多种疾病骨瘦如柴的病夫,患有咽炎、气管炎、易发肺炎、十二指肠炎、胃炎、小肠炎、神经炎、湿热病、荨麻疹、脚冷、身上出现紫色斑块等急、慢性疾病,常年药物调理,生活的十分痛苦。得法后,我按大法的要求修炼了一个月左右,这些病都不翼而飞了,那个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真是无以言表。一句话: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太好了!谢谢师父让我得到了这么好的大法!我真是太幸运了。自从那时起,我无论走到哪里就把大法洪传到哪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环境中我发资料讲真相,被绑架四次、非法拘留三次、判刑四年、抄家五次、公安進家骚扰近三十次。无论邪恶怎么猖狂,我坚定大法的信念始终没有变。

修炼好自己是讲真相救人的基本保证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我家是集体学法炼功的地方,早晨四时炼功,晚上七时至九时学法,天天如此,从不间断。“七二零”后我家早晨仍然四时炼功,学法不间断,不同的是增加了发正念、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的时间,一天到晚时间很紧,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通过认真学习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我明白了讲真相救众生的重要性,感到这是自己的使命。

为了讲真相救众生,我走遍了方圆七、八十里的县城、乡镇,利用赶集的时间发放真相资料,每个星期一百到两百份,不论奥运期间还是节假日,一个星期外出五次,有时六、七次。

记得有一次我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又走路爬了一段山路,接近中午时,气温四十多度,太阳晒得人头往下缩,只好用湿毛巾顶在头上防晒。又走了五、六里无人烟的峡谷,碰见一个读初中的小女孩回家,我给她讲真相退团后,送她出这个峡谷,小女孩说:“我不怕。”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想也许是师父安排的一段缘,一个生命得救了,再苦再累心里比什么都甜。

奥运期间一天我去偏远的乡镇发真相资料,来回改乘三轮车,便于讲真相。一位中年妇女上车,寒暄了几句,我就转入正题讲真相,她听得很认真,也退了队,我想给她一个护身符,在荷包里就是扯不开线,我就问她有几个小孩,她说连孙有五个,我扯了一阵还是扯不开,干脆都给了她,一数正好剩五个。她说着“谢谢!”下了车,我说谢大法师父吧!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转告家人有福报!车要转弯了,她大声对我说:你的车票我买了!司机也对我说:她给你把票买了。当时我不知怎么好,眼里流出了热泪,不是一元钱珍贵,而是一个生命发自内心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得救了。当我跋山涉水,能够劝人做了三退,那是什么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市一个李聋子,八十四岁了,上世纪六十年代耳朵就听不见了,与人交流靠打手势。年轻时我们常在一起,近几年下乡讲真相碰见他,总想给他讲真相,怕他听不见。二零零八年,有一位熟人办酒请我做客,他夫妇俩也来了,坐在一起寒暄了几句,我就对着他耳朵讲:退出邪党保命,同时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你会得福报。他点头,我以为他是对我的尊重,我又讲了几句真相。这时他突然说:你说退党保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记住了,要得!我退了。

老人笑的很开心,他老伴也笑了。看着夫妇俩高兴的样子,我的眼泪在眼圈里转。我知道是师父帮了我,让他知道了真相、退出了邪党。要不是我亲身经历的事,还不会相信五十年的聋子听见了声音。

二零零八年的夏季,突然一对夫妇来我家里要学法轮功,是我三十年前的熟人,他们的弟弟也要学。原因是弟弟捡了一份真相资料,知道了真相。

我与他们商量,现在天热,你们早点出工十点收工,我赶来一起学法教功(两家距离三十多里地)。我早上出门发真相资料,中午到他们家教他们四人学功,下午四点他们下地干农活,我回家。我与他们一起学法,教会了动作,给了他们《转法轮》、教功录像、炼功音乐。

找回昔日同修

学了师父《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想我应该找回昔日的同修。

我多次寻找那些因各种原因不修了的有缘人,先后找了十八个,他们有的把书卖了、有的去学别的东西去了、有的被钱困住了、有的泡在情中出不来……我多次找他们交流,告诉他们:师父在等你们回到法中来,不要失去这万古机缘!他们大多数不表态,有的说:我再观察一段时间;有的说:我在家读书没时间出去;也有骂的。

其中有一个同修,我第三次找他敲开门,一看是我,脸一变“呯”一声把门关上,我站了一会走了。后来又去了九次,都是跟着他在厨房转圈圈给他讲,他就是不开腔。我没有办法,就找一位同修切磋,同修听了情况后说: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我当时悟到是师父借他人的口在点化我。

我回家拿着《转法轮》又去找他,他正在吃饭,也不招呼我。我开门见山对他说:修不修今天你表个态!你说修我就把书留下,你说不修我就拿走。他看看我说:你把书留下吧!我故意问把书放在什么地方?他一听立即放下饭碗,站起来双手接过了《转法轮》。那时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心情,昔日的同修回来了。接着我给他送去了师父所有的讲法、新经文,和他一起学法到现在。

十多年来我和周围的大法弟子一道经历了风风雨雨,大浪淘沙的洗涤。

面对政府官员、单位领导,我临危不惧讲真相。在看守所,我照常炼功、讲真相。在监狱里,上至监狱长、下到干警,有几十名警察听过我讲真相。在社区,特别是奥运期间,邪恶在我住地巡逻、监视,我心里很平静和同修一起长时间发正念。社区和单位领导找到我,叫我填表我不填,结果社区书记给我填了。我回家越想越不对,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能配合邪恶。我就从新找到社区要回表,找个地方烧了。回家后邪党书记正坐在我家,见我就要表,我说烧了,他闹着走了。从此他对我不象以前那样了,见我也热情多了。

去年三月,我发真相资料又被绑架到拘留所,我心里就想要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送给拘留所的警察。他们有十几个人轮流值班,我讲了十二个人,包括正副所长。其中一个告诉我他母亲生病,我叫他回去让他母亲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后来他给我说,他向母亲讲了。

紧挨拘留所的左下方约二百米是戒毒所,当时约有二百人左右,每天三顿饭都要唱歌颂邪党的歌曲,为了不让他再害人,我发了几天正念就没唱了。

回想十年来走过的路,我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我做的还很不够,在最后的时刻我要更加精進;努力完成随师正法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