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山东沂南县岸堤镇派出所所长胡发强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沂南县岸堤镇派出所长胡发强,在镇派出所长这个位置上干了十几年,始终与邪恶的中共保持一致,迫害无辜。今年春天,胡发强调到外地去了,当地老百姓对他的评价是:胡作非为害人,贪污腐败成性。凡事都有前因后果,胡做的坏事不少,对其它见不得人的事我们暂不谈,但胡极力迫害当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做的坏事恶事,终将受到天理的惩罚。

一、效仿文革 制造恐怖

江氏集团和中共互相利用对法轮功悍然发难后,岸堤镇秘密成立了形同法西斯盖世太保的机构——“六一零办公室”,配备专门的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乡镇政法书记、派出所长、司法所长和综治办主任为主要成员,并将农村书记、主任、委员、计生主任等拉上阵,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已是岸堤镇派出所长的胡发强自然成了打压法轮功的急先锋,在沂南县六一零的操控下,助纣为虐,为非作歹,与镇里的恶徒们配合各个管理区总支人员效仿文革,利用黑板报、大标语、宣传车、高音喇叭等宣传工具,恶毒的造谣、诽谤法轮功和学员,在镇里村里大造恐怖气氛,还强行举办洗脑班、揭批会、交流会,逼迫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交保证金和大法书籍资料,要挟学员放弃信仰。

不仅如此,他还和镇里恶徒们威逼利诱乡(镇)农村等在职人员写揭批、作交流、表决心,人人过关,要挟乡镇农村定期播放诬陷法轮功的假新闻,疯狂制造恐怖气氛。一时间,狂飙阵阵,大有文革再现之势。在实施迫害的过程中,恶徒还给每个法轮功学员建立了黑档案,整了黑材料,上了黑名单,同时豢养特务采取蹲坑监管、监视居住、监听、盘问、恐吓、截访、抄家、绑架、酷刑洗脑、高额罚款、刑讯逼供、劳教、判刑、追捕甚至虐杀等黑社会手段,推行的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恶毒的迫害全镇的法轮功学员。

二、强制洗脑 讹诈钱财

更为恶毒的是,胡发强和恶警张长文 、王文章 (时任岸堤镇镇镇长)等对全镇的法轮功学员秘密登记造册,分门别类,多次举办洗脑班,用欺骗的手法把法轮功学员骗到洗脑班,逼看陷害大法的电视假新闻;株连法轮功学员亲人到现场协助转化;听镇里头头恶毒训话说谎,攻击诬陷法轮大法;并强制学员写保证书,然后讹诈钱财,强迫学员放弃信仰;对没有去的学员,也要派人到其家里威胁并索要保证金,从精神、身体和经济上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

多次洗脑班下来,当地法轮功学员被恶徒们掠去的非法罚款达十多万元,被强制送到洗脑班的人员约有上百人次,年龄不等,被非法罚款的数额从几百元到上万元,胡发强当时骗人说保证金还退还,但是,十几年来,人们除了看到他和镇里一班爪牙,横行乡里,花天酒地,发酒疯,说狂话外,没有见他给退还一分保证金,镇里有一人透露,那些钱早就被胡发强和镇里恶徒们挥霍后,剩下的都装自己腰包里了。

三、抄家绑架 枉判良民

胡发强作为岸堤镇派出所所长,在打压当地法轮功学员时,往往自己在背后策划操控指挥,有时跳出来纵容唆使恶警们非法抄家绑架,枉判良民,横行乡里,不管黑夜白天就行凶作案。暴恶之下,冤案连连,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这个镇已有八人次被非法劳教,一人被非法劳改,一人被阴谋杀害,数百人被多次骚扰讹诈。

1、迫害刘成吉夫妇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在胡发强的指使下,岸堤镇派出所的邪恶之徒突然闯进邵家沿路村民刘成吉家,将其家中电视机、放像机、一百二十元钱、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及录音机都抢走,刘成吉的妻子邢西美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刘成吉又被绑架,据邻居说:天不亮恶徒就闯进家,绑架刘成吉。七点把他非法押送到岸堤镇派出所,第二天又非法押送到沂南县看守所。刘成吉的家中被非法抄家,大约二千元钱被抢走。恶徒对孩子说:抓走你爸爸是为了找你后妈(刘成吉的妻子——邢西美),只要是说出你妈的下落就可以放人,反正也不是你亲妈,只要说出来我们去抓。

二零零七年古历正月十三日,刘成吉、邢西美夫妇无辜被恶人绑架在沂南县看守所,邢西美被非法劳教,刘成吉被讹诈后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中午,岸堤镇派出所恶警守在法轮功学员刑西美家门口,绑架了外出回家的邢西美。后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

2、陷害张邦云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六,岸堤镇艾山前村张邦云(女,近五十岁),在兴旺庄发放真相资料,被兴旺庄村邪恶书记(马现才)举报,当时,张邦云被绑架到岸堤镇派出所,随后被抄家,去了好几辆警车。又转到沂南县看守所进行非法迫害,岸堤镇派出所长胡发强与临沂六一零公安勾结把张邦云非法判刑两年半,将其囚禁在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迫害,把张邦云迫害的精神失常,见家人都不认识。

3、非法劳教迫害任树全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岸堤镇岸堤村法轮功学员任树全(五十多岁)被岸堤镇派出所人员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现金七千九百元,拿走录音机和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并将任树全劫持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后把他被非法劳教两年。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任树全的堂弟,由于身体原因监外执行,二零零八年四月四日任树全由家人接回家。

4、诬陷张梅兰夫妇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岸堤镇暖泉村法轮功学员张梅兰夫妇,在家中被时任岸堤镇副镇长张长文、岸堤镇暖泉村书记代恒昆带领岸堤镇派出所恶人非法抄家并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张梅兰的丈夫回家。而张美兰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早七点被非法送往济南女子劳教所。

5、构陷任树梅

岸堤镇岸堤村法轮功学员任树梅,在十二月十四日被当地派出所人员无缘无故非法抄家,并被绑架后关押到沂南县看守所,邪恶之徒对其非法劳教。

6、陷害公丕香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正在忙做家务的岸堤镇塘子村民公丕香(女,四十五岁左右),突然被蒙阴县六一零伙同该县公安局的警匪暴徒绑架,公丕香在被恶徒劫持途中,得到一位好心人的帮助,机智脱离险境。同年,她在沂南县城打工时,不慎被界湖镇派出所恶徒绑架,岸堤镇派出所长胡发强派人前去辨认后,接着给六一零恶徒出恶毒主意,催促六一零恶徒从快从严害人,不久,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公丕香被县六一零强行投进了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此外,岸堤镇田家北村田德军被蒙阴县六一零操控的公检法非法判刑八年;岸堤镇塘子村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淑芬惨遭蒙阴县六一零恶徒恶警恶医毒手杀害。

四、引狼入室 残害善良

“真的是你吗?德军,怎么被折腾的这个样了?”二零零七年,刚刚从冤狱熬煎出来的村民田德军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好心的人们看着他头发都白了,心疼地问他。当时面黄肌瘦头发白的他无法一口说出自己遭受的酸楚,听到人们的问话,他只是苦笑着点点头。其实村民早就知道一手将田德军推进冤狱的所谓的“执法人员”虽然是邪恶的蒙阴县六一零恶徒,但是胡发强等在此案中扮演了引狼入室,推波助澜的角色。

田德军,男,五十岁左右,是岸堤镇田家北村一位淳厚善良的农家人。一九九六年开始学炼法轮功,短时间内,他的身心得以净化,多年的疾病不治而愈,大法的超常让他惊喜不已,看看自己身边整日辛劳的父老乡亲,他觉的自己有义务将大法弘扬给人们,让父老乡亲也要分享大法的福音,从此,义务弘扬大法和辅导有缘人炼功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份内容。许多人都走上了返本归真向善的路子后,人们不但有了一个好身体,很多陋习都被抛弃了,在他们的带动下,乡村精神面貌为之一新,人们的道德风尚有了意想不到的改观,这些都得到了当地百姓的口碑和不少官员的认可。

然而,法轮大法遭迫害后,田德军和不少法轮功学员成了被迫害的重点人物。初期,岸堤镇和派出所的恶徒们多次对田德军威胁、讹诈、打骂,都没有动摇田德军对大法的信仰。恶徒们对他无奈,便伺机对他打击。二零零二年九月份,临沂、沂南、沂水、蒙阴四地六一零恶徒们兴风作浪,带着各自的帮凶窜到岸堤镇对胡发强说:得到有关法轮功“情报”,要对田德军等人实施非法抓捕,要求胡发强提供相关害人信息。胡发强暗喜,认为打击田德军等人的时机来了,便派手下爪牙前去带路,自己坐镇指挥,于九月十六日早晨,将田德军非法、抓捕后,囚于蒙阴县看守所,蒙阴县六一零恶徒对他倍加摧残,最后歹毒的将田德军枉判八年重刑,投进了枣庄监狱。多年来,其家中农活一下子落到了父母等亲人肩上,两个孩子也因此受到很大的心灵创伤。

五、助恶为虐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蒙阴县六一零伙同该县公安局的警匪暴徒,在临沂地区六一零的唆使下,蜂拥而至,在岸堤镇派出所恶徒们的配合下,将岸堤镇塘子村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淑芬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企图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出卖他人和交代所谓的“证据”,均被刘淑芬一口回绝,时任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的恶徒类延成见一无所获,恼羞成怒,便密派恶警鲍西同、田烈刚等轮番用橡胶警棍等毒打折磨刘淑芬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刘淑芬被迫绝食抗议,却又遭到恶徒们十多次野蛮灌食迫害。不仅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警们将她们非法超期羁押,妄想逼其就范。当一同遭囚禁的法轮功学员张德珍不幸被恶徒们打毒针致死后,他们害怕罪行败露,便造谣说见证人刘淑芬脑子有问题,将早已被毒打昏迷的刘淑芬盖上破被子抬出了监狱号房后,秘密的强行做脑部手术将她杀害。就这样,刘淑芬这个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受了恶徒们长达四个多月的疯狂摧残后,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九日(古历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七日),悲惨的离开了人间,那年她才三十九岁。

噩耗传来,刘淑芬的亲人们悲痛欲绝,同修们泪水涟涟,悲痛之余,他们强烈要求蒙阴县司法机关严惩凶手。然而,蒙阴县“六一零”恶徒类延成及其帮凶极其嚣张地对刘淑芬的家人们进行恐吓和威胁后,扔给其家人四千元钱,马上将刘淑芬的尸体火化了,又派人窜到刘淑芬的家里将其生前的照片搜走,企图焚尸灭迹,制造死无对证,掩盖他们的杀人罪恶。时至今日,这伙恶徒凶手仍逍遥法外。

案发后,许多人在想:蒙阴县六一零恶徒的凶残害人手段,胡发强应该了解和掌握的,根据当时的有关规定,他完全可以将刘淑芬这个属于“自己地盘”上的人要回来,在沂南县境地履行有关手续,这样,也许刘淑芬不会惨遭杀害。他不但没有那样行使人道,反而增派警力助恶为虐,最终导致刘淑芬惨遭蒙阴县六一零恶徒恶警恶医毒手。所以,胡发强在此案中负有一定的法律责任和应该受到人们的严厉谴责的!

六、法网在收 害人者的唯一出路是主动赎罪

象胡发强这样躲在背后害人的恶警可能还不少,他们自以为做恶事天衣无缝,其实,无论他们隐藏的再深,早晚有一天,正义的人们会把他们的恶行黑幕揭露出来,到那时胡发强们怕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在北美正式成立,该组织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其原则是: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组织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根据这一原则,所有在组织、单位、系统名义下所犯的罪行最终将落实到个人承担。有关责任人将被彻底追查,并被绳之以法。

几年过去了,当参与迫害的中共高官一个个在海外被控诉沦为国际罪犯时,那些恶徒们再也笑不起来了。可是,再不觉悟,下一个将被推上历史审判台的就是自己了,胡发强们可能说:我们是迫不得已。如果能承认到这个事实,说明还有悔罪之意,所以现在我们就给胡发强们指一条赎罪之路:回家看看《九评》,了解一下中共到底是什么货色;拿一份真相,看看法轮功学员是不是在向善救人;再去了解一下天下大势,便会知道中共确实气数已尽将要解体;然后快快回忆一下自己的恶行,主动向“追查国际”交待自己与相关责任人的罪行,不再配合上级去做罪恶的勾当。如果你们不再弃绝良知,就会去做这些赎罪之举,如果你们哪一人执意要与邪恶中共为伍继续害人,以身试法,那可真的是网中之虫,瓮中之鳖,为什么?因为法网在收!


原沂南县岸堤镇派出所所长胡发强的手机 13573991801
岸堤镇派出所电话0539---3741013
沂南县公安局 总机0539---3232110,办公室0539---3221238
局长办公室0539—3221007,通信科0539---3221271,外事科0539---3250863
拘留所0539---3221763,刑事警察大队0539---3221751
巡警大队0539---3233718,0539—3221175,监管大队0539---3239386
岸堤镇暖泉村书记代恒昆 手机13589689922
恶意举报者 李文风 电话0539--3536482
沂南县“六一零”的电话:0539-3259610
县“六一零”头目李孝峰:13854959994
公安副局长兼610主任薛允波:13605497379,其妻于守梅:13864952296、宅3223296
县610帮凶薛克华:13563956665、1338549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