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广州六一零威逼利诱当内线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我是抱着强身健体的想法走入法轮功的。当我真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受益。十多年来,我的身体基本上都是很好的(除了被邪恶的共产党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那些日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后,中共邪党污蔑、造谣法轮大法,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害。我因为去北京上访,要求为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申冤,从而被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在广东三水劳教所里,我被强制洗脑,强迫奴役劳动。由于自己在里面没有机会学法炼功,得不到法轮大法的最新经文指导自己如何修炼,因此,一时糊涂,被别人误导,错误地选择了一条“转化”之路,做了一个法轮功学员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情。

二零零一年年底,我因为“转化”而获得提前释放回家。回到家里,我知道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海珠区看守所,并且属于超期关押。我当时心里很痛苦,便想方设法想救她出来。经过一番打听,终于知道:要想让我妻子早日回家,只有找到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局的温春兰(后来看网上报道,说她有几个身份,其中一个身份是广州市海珠区六一零办公室主要人员之一)才有可能。

于是,我就主动去找温春兰,要求她尽快释放我妻子回家。一开始,她找理由不想见我。后来,她勉强同意我和她在我家附近的一个派出所见面。见面后,她就直截了当地问我,你说想见你妻子,你愿意劝她“转化”吗?我当时因为已经“转化”,以为“转化”是正确的(其实是错误的)。我错误地认为:劝我妻子“转化”,是为她好。所以,我马上就对温春兰说:我愿意。她见我愿意配合她,她就说:你什么什么时间在海珠区看守所门口等我,我带你进去让你和你妻子见面。就这样,我终于和我妻子见了一面,并且,我当时就劝她尽快“转化”。果然,没几天,我妻子就在我的误导之下“转化”了。

后来,温春兰又叫我到派出所去找她。一见面,她就对我说:“因为你妻子的材料原来已经报上去了,估计很快就会被送去劳教,可能是两年。如果你不想让她去劳教,只有一个办法。”我赶紧问她:“什么办法?”她当时并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示意我跟随她到一个秘密的房间。到了房间,她才对我说:“你妻子的劳教肯定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我们要帮你也只能做到让她在所外执行。如果我们要对你妻子实行所外执行的办法,你必须要全力配合我们,你要负责监管你的妻子,看看她是否还在家里修炼法轮功,她是否还有接触以前认识的法轮功学员等等,并且,这两年内你要经常向我们汇报她的情况。还有,这个办法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听完她的话,尽管我当时感觉很不舒服,也不是很情愿,但是,一想到我妻子有可能被劳教二年的结果,我不忍心我妻子遭受这种迫害,我也不想承受自己将要面对的寂寞难耐的痛苦日子。所以,我当时就违心地答应了她的条件。

过了几天,温春兰约我去喝茶,见面的地方在我家附近的一个茶楼里面的一个包房。见面时,我看见她还带了她的一个拍档(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具体姓名忘记了)出来。她介绍那个拍档和我认识后,就一边虚情假意地让我多吃一点,一边对我说:“为了我们和你的联系,我想给你买一台手机。”我马上说:“不用了,我们家里人有一台旧的手机不用了,现在我正在用。”她听我这样说,就问了我的手机号码,然后和我说:“你妻子的手续估计很快批下来,将来她回家以后,你一定要和我们保持联系,经常反映她的思想状况和表现。另外,你顺便帮我了解一下你居住的那个片区的学员有什么动态。”我当时也没有怎么在意她的意思,只在乎我妻子能够马上回家,就随便说了一句:“没问题。”

后来,为了让我的妻子能够早日回家,我有几次在和她谈话时,就勉强地配合了她的一些要求,比如,她向我了解有关我们片区学员的一些目前的状态,我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同修的情况简单地向她说一下。没多久,我的妻子终于获得所外执行,提前回家与我团聚。

就这样,由于自己夫妻之情太重,主意识不强,正念不足,我不知不觉的就在温春兰的威逼利诱下,当了广州市海珠区六一零的内线。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我曾经伤害过的同修!在此,我诚挚的向师父、向我曾经伤害过的同修道歉,希望能够用我的实际行动来将功赎罪,尽量弥补以前造成的损失。

我妻子回家后一个月左右,她就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地方很远,工资又少。而我虽然回家几个月了,但还是没有找到工作。家庭经济非常困难。有一次,温春兰又找我去吃饭。到了一个中餐厅,她就装出一副很关心我工作、生活的样子,问寒问暖。当我说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时,她就立刻从她的包里面拿出三百块钱塞到我手上。一开始,我坚持不肯接受她的钱,后来,经不住她的花言巧语,我终于违心的接受了她的“礼物”。当时,我的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总是觉得问心有愧似的。

有一天,我终于良心发现。我觉的我不能再这样配合温春兰的要求了,所以,她给我交代的事情,我就故意寻找一些借口推托她。后来,我以找到工作了,现在很忙为理由,逐步慢慢摆脱她的控制。从我做“内线”开始到结束,虽然时间不长,只有三个月左右,但是,却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天大的历史污点,给一部份同修也带来了很多痛苦和损失。后来,我自己也为此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可能几年前就死在劳教所里面了)。

最后,我警告广州市海珠区六一零的有关人员,希望你们尽快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早日与邪恶的共产党决裂,三退保命,为自己留一条活路。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人间正义的审判与下地狱遭受无尽的痛苦。请你们记住:因果报应的天理是谁也改变不了的!顺天意而行,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