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驱恶警 平安送《九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甲到新房子里转移东西,我的自行车带着一箱《九评》书,同修甲的自行车带着一台打印机,我俩沿着小区南门往外走,快走到东大道时,一辆面包车堵住了我俩的路,下来四、五个穿制服的警察,其中一人问我俩是干什么的?带的是什么东西?同修甲看了我一眼,然后骑上自行车顺着大道往北走了,这时三、四个警察跳上面包车追同修甲去了,剩下一个警察握住我的自行车把儿,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走道的。他又问:你和那个人是不是一伙的?我说什么一伙两伙的?不让走道吗?警察说:不让走嘛。我说:那就对不起了,我得走了。我说完,警察握车把儿的手就松开了。我骑上自行车快速的往南去了(当时我们应该往南走的,同修甲为了帮我把警察引开,向相反的方向走了)。当时我害怕警察从后面追上来,就使劲的蹬自行车,直到進了一个村子,看看确实没有人追上来。这时想到了同修甲的安全,立即发正念清除、解体迫害同修甲的一切邪恶,并求师父加持保护同修甲,决不能被邪恶抓走。

当时,在怕心的驱使下我很想把这箱《九评》书放到这个村的同修家里,可转念又想,都快晚上九点了,我要说出此事,同修及家人会不会害怕呢?再说同修乙还在家等着接《九评》书呢。但如果带着《九评》继续往前走,又怕被恶警发现,正左右为难时,脑中闪出一念: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九评》本身就是解体邪灵的利剑,我怕什么?

最后,正念战胜了怕心,我带着《九评》往同修乙家送去,可怕心还是不断的往外返。边走边想:我到了同修乙那里今晚就在他家住下不回家了,第二天看看情况再说。到了同修乙那里已经九点多了,同修乙接过《九评》后说了声“谢谢”,就准备上楼。平时同修乙都会说“在这里住下吧”,我真希望同修乙能留我住下,可当时他一直没说那句话,我也不好意思开口。想了想还是回家吧。回家后,我马上坐在床上发正念,心想:同修甲没回家我就发正念解体邪恶不停。约二十分钟左右,同修甲开门回来了,我俩见了面真是又惊又喜,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同修甲把她的前后经过告诉了我。同修甲说:“我走了不多远,就被警察追上了,情急中为了免受损失,我把一串钥匙丢在路边的沟里,被一警察发现,警察下车将钥匙捡起。警察问我:带的是什么东西?打开看看?我说是放像机。我一边应付他们,一边帮你发正念,不允许邪恶迫害你。这时一个警察说:你说这东西是你个人的还是单位的?是你个人的你就把东西留下来,是单位的你就带着东西走。我追问警察:那个女的呢?警察说走了。一警察说你再不说这东西是谁的,110马上就来了,我们已经给110打电话了。我想是不是师父借警察的嘴在点化自己呢?我就说是单位的,警察说:那就走吧。我转身要走,警察说拿着你的钥匙,我接过钥匙走了不多远,看到110车过来了。为了不被跟踪,我在外面转了一圈后来到姐姐家,顺利的打开小底屋门先把打印机放起来,才来你这里看看你在不在家。”

第二天,同修甲去姐姐家小底屋拿打印机,发现打印机不见了,就问姐夫动没动打印机?姐夫说没动。同修甲说明明放在这里了怎么能不见了呢?姐夫说:是不是放到邻居小屋里了?同修甲说:我没有邻居家的钥匙怎么能打开?同修甲象想起了什么似的,到屋外看了看,对姐夫说:“对,我是放到这间小屋里去了,可我怎么能打开邻居的小屋呢?”为了不被邻居发现产生误会,就和姐夫商量在下午下班时开门。

开门时,同修甲就求师父帮忙,心想:师父能让我打开门放進去肯定也能让我打开门拿出来的,想完门就打开了。看到打印机放在那里好好的。

我回家后向内找,找到是自己的怕心给这次配合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看见小区里那么多的保安在巡逻,心里咯噔一下,怕心出来了,因为没及时清除掉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是慈悲的师父帮我俩度过了这次难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