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法院开庭践踏法律一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青岛市法轮功学员杨雪艳,以自办美术班教学生画画为生,于2011年5月13日被青岛市崂山区中韩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9月9日下午被非法开庭。目睹法院开庭践踏法律的行径,杨父从法庭出来时愤怒的大喊说:“共产党比黑社会还黑!”

中共不法人员定于9月19日下午2时30分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第一法庭,再次对杨雪艳非法开庭。

杨雪艳,女,今年40岁,家住青岛市市北区夹岭沟小区。与朋友合作开办中、小学生美术班。中共邪恶之徒以查水表电表为名,闯进其家非法查抄、绑架杨雪艳。非法抄走的书籍有《转法轮》几本、《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十几本,一些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还有一些空光盘盒等物品。杨雪艳平时生活工作用的笔记本也被抄走。目前杨雪艳仍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

杨雪艳的家人为其请的律师,被青岛市崂山区检察院、崂山区法院肆意无理阻挠。他们肆意剥夺律师查阅案卷的权利,阻止律师与杨雪艳会见。具体事实已在明慧网报道(请见明慧网2011年9月5日-《青岛美术教师杨雪艳被绑架 “六一零”阻律师辩护》2011年8月14日《美术教师杨雪艳被绑架 中共阻律师辩护》等报道)

当杨雪艳的“案卷”移交到青岛市崂山区法院时,法官高萍曾经告知律师到法院阅卷。当律师到达法院时,高萍却突然变脸凶恶地说:“我们接到几个电话,你不能阅卷了”。(可能是真相劝善电话)律师又来到青岛市大山看守所要求见杨雪艳时,遭到门卫的无理阻挠说:“必须有司法局的证明信才能见面。”这一切的真正幕后黑手是当地“610”和政法委。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杨雪艳的父亲决定自己为女儿辩护。

9月8日,杨雪艳的父亲还有家人与律师一起来到青岛市崂山区法院(邪恶对杨雪艳非法开庭的前一天),要求律师为杨雪艳辩护。法院门卫以法官都在开会为由,阻挠律师进入法院。他们又来到崂山区法院信访部门得到的回答是:“他们不在。”杨雪艳的家人以理说服信访接待人员,这才无奈给高萍法官打了电话。但是高萍只是在电话里说:“这是上面的意思,要不你找司法局。”律师对高萍说:“是你阻挠律师办案的,我要起诉你。”这时高萍却挂断了电话。9月9日杨雪艳的父亲给崂山区法院李庭长打电话,要求家人旁听杨雪艳开庭过程。李庭长在电话里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下午开庭时再办旁听证。”

9月9日下午2时,对杨雪艳非法开庭,现场有法警和警察20多人,阻挠律师辩护,和杨雪艳的家人旁听(当时杨雪艳的母亲、丈夫、妹妹、妹夫、和其他一些亲朋好友都在现场)。杨雪艳的父亲以辩护人的身份到庭为杨雪艳辩护,法院只准杨雪艳的妹妹一人到庭旁听。杨雪艳的妹妹来到“法庭”却看见已有一些人在旁听,原来法院以事先安排好了旁听的人。杨雪艳的妹妹问旁边一个看似在政府部门工作过的旁听人员:“你认识杨雪艳吗?”那个人尴尬的坐到了一边。

“开庭”过程中“法官”多次打断杨雪艳父亲的辩护。一次杨雪艳的父亲准备发言,话还没有出口,“公诉人”就举手向“法官”抗议。杨雪艳的妹妹抑制不住激动和愤慨的心情说:“还没说话呢,你抗议什么。”这时一个法警走过来对她说:“再这样就驱逐你出庭。”杨妹对在场的人说:“作为一个记者,对今天的事我感到汗颜,我一定履行一个记者的职责。”杨雪艳的父亲怒斥“法官”法外施法。杨雪艳在庭上说:“真、善、忍叫人做好人,没有错,修炼法轮大法无罪。”

庭外律师对阻挠进庭的法警说:“即使江青、纳粹都有人辩护,你们有什么权利不让人辩护。”

杨雪艳的母亲更是哭的瘫倒在地,几次拼尽全力想进法庭看一看自己的女儿,都被法警强行拦在门外。杨母对在场的人说:“真、善、忍有什么错,我女儿没害过人,好人被关,坏人没人管。是不是我们没有给当官的送礼?你们都有儿女,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在场的民众有的敢怒不敢言,有一位妇女默默地流泪。在场的一个法警欲抢走杨雪艳妹夫的手机,被杨的家人以理抗拒,场面形成对峙。而那些警察却对杨雪艳的家人肆意的拍照和录像。后来那些在场的警察灰溜溜地走了,那些所谓的旁听人员也不露声色地走了。

杨的家人、朋友看到这一幕后说:“若不是亲眼所见,真没想到有这么黑暗。”

青岛市崂山区法院高萍电话号码:13863991820
青岛市崂山区法院李庭长办公电话号码:05328889519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