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文学校老师们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和大家交流自己给中文学校的老师和家长们讲真相、以及大法弟子们相互配合的修炼体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坚定了信师信法的正念,也意识到大法弟子必须深入到华人组织中讲真相,不回避碰到的问题,才能不负救度众生的使命。

一、在中文学校发《大纪元时报》

离我家较近的一所中文学校,同修们多年来一直在这家中文学校发放报纸,也多次同这里的校长和理事会成员讲法轮功真相,几年下来,在那里推广神韵、售票都已经很自然了。而另一家中文学校离我家很远,从来没学员去过,多年来那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我两个孩子从小和我一起读《转法轮》,中文基础较好。在中文学校学不到什么,但为了向这所中文学校讲真相,我去年几经犹豫,还是决定让孩子去那里注册。

开学第一天我就带上一摞《大纪元时报》去了,同执勤的家长点头微笑打招呼,他们也很热情地招呼我:“带孩子上学啦?”“还送报纸来啦?”“什么报纸啊?”等他们看见是《大纪元时报》,有人脸色就变了,说:“我们不看。”还说,“这里不欢迎你。” 我回答:“看看报纸,了解了解,就欢迎了。”我在楼道里搬了张凳子,放上报纸,就去城里别的商家送报去了。回来接孩子时,十份报纸还剩下三份。几周下来,也就能取走十来份报纸,三百多个家庭送孩子上学的中文学校,怎么才取走这么点报纸?向内找,我发现自己有怕心,怕面对面讲真相出现尴尬的情况,怕别人用看异类的眼光看我,就想依赖报纸讲真相。两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突破。

一天,校长告诉我:学校开会,决定不让我放报纸,理由是:租用的是公立学校的设施,纳税人交了税,他们说不愿在学校看到这份报纸,不过你可以放到外面去。他嘀哩嘟噜的说了一大堆,我心里知道他在用歪理搪塞我,还是没有正面揭穿他,只是说:“今天我就不跟你辩论,改天喝咖啡好好聊聊。”回家后,我越想越难受,怎么当时就没有正念拒绝呢。回来跟康州同修商量,他们说:“就在外面发,我们都支持你,你就去做吧。”

于是我开始堂堂正正站在两道门的入口处发报,并与学生、家长、老师打招呼,怕心和顾虑荡然无存,只觉得心里一片光明,感受着师父让我们救度一方众生的慈悲。

有一位新学员住在学校附近,今年第一次看了神韵晚会。她来和我一起发报,对我说:“神韵晚会最后一个节目《天门大开》太震撼了,天门都开了,我得赶快出来救人啊。”

我们共同发正念清除背后控制人的邪恶,让有缘人都来看报,珍惜能够让他们明白真相的报纸。发报时,我们有很多机会同家长们面对面聊天讲真相。现在我们每个周末能发五十多份报纸了,常常有家长来晚了没拿到报纸,遗憾不已。

二、正念讲真相取消红歌演出

上学期结束前学校准备举办学生“才艺表演”,我的两个孩子表示要表演大提琴与长笛合奏的《得度》。星期日晚报了名,星期一我看到校长发出的节目单里有《得度》,但也有很多渗透着党文化或赤裸裸歌颂邪党的歌曲。学校还规定“才艺表演”算上课日,每个孩子都得必须去看。我怎么能让《得度》与这些党歌同台演出。我当时心里很憋屈,还有五天就演出了,不知如何是好。谁知星期二,校长给我送来电子邮件,以《得度》有宗教色彩为由,让我改为其它曲目。

我与同修商量后认为:我们要讲清真相,要表演《得度》,还得让他们把歌颂邪党的歌曲拿下来,于是便起草给校长的信。大家都在出主意,针对校方提出的表面理由与其背后的真实原因,从不同的角度讲真相,又不能触动常人负面的东西。

我们从音乐的起源谈起,以历史上的大音乐家说过的话为例,说明早期音乐都是为了歌颂、赞美神,人们从中能获得安宁、喜悦和幸福。我们讲到中国的传统文化,注重自身的修为;在美国,信仰是文化的核心,节日里,圣诞歌随处都能听到,无人对此有任何异议。《得度》这首曲子能给人的心灵带来安宁喜悦,在世界各地都受欢迎。

为了有理有力,我们还调查了到底公校是否可以演奏带宗教色彩的音乐,查到新泽西州的一个相关案例的裁决是:带有宗教色彩的曲子,只要没有固定的宗教形式,没有在特定的宗教庆祝日里,是可以在公立学校表演的。《得度》在中文学校的演出正好可以套用这种情况。

基于同一案例,我们写道,直接宣扬中共教义的队歌正属于被禁之例。这让我们想起自己的童年,无知地被领到血旗下发毒誓,要献出自己的生命,真是不堪回首。世界上只有邪教组织才会干这种事。我们不希望看到在美国这块自由国土里长大的孩子们重温恶梦。

出于对中华传统文化、学校校规、美国法律的尊重,我恳请校方在这次和将来的演出中取消宣讲中共教义的歌曲。

星期三一早,我把电邮寄给了校长,中午便接到他的电话,说:“信写得很好,从信中学到了不少东西,谢谢你。不过我应该早点告诉你,把你们的节目拿下来,是因为你错过了报名时间,所以这次就不能表演了。”

我知道他在编理由,下午我们再一次给校长发电邮,指出他们的前后矛盾之处。傍晚,再次接到校长的电话说决定不能改,不服就找学校理事会成员,但也没给我他们的联络方式。晚上,学员在网上就此事進行交流,觉得第二封信没有注重讲真相,还得再進一步跟他们讲真相。我也接着让孩子们排练《得度》,心里知道演不演是师父说了算,人说了不算。

星期四下午,校长发出的更新节目单里把那首邪党队歌的名字换成了另外迷惑人的名字,内容却没变。这说明我们的讲真相起到了一些作用,但邪恶已经把中国人变成这样,无理还要掩盖。

于是我们给学校写了第三封信,進一步讲道:恶党故意混淆党、国家、人民和民族的概念。我们概述了什么是传统的中国文化,什么是党文化,党文化的表现形式,恶党为什么要摧毁传统文化的精髓,被党文化洗脑后的人们的种种变异行为与思维等。中文学校的宗旨是教授传统中国文化,传唱这些党文化赞歌有违其教学目地。

最后我们也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我们会给整个“才艺表演”录像,然后翻译那些歌词给这里教育部的官员们和媒体听听,让他们了解党文化是什么,中文学校里在发生着什么。

星期六一大早,我将这封信电邮给了校长,没过半小时,我看到校长将这封信转给了七位理事会成员,才知道了理事会成员的联系方式。第二天就是演出时间了,剩下的时间就是连续性的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操纵人的邪恶因素了。

下午,一位理事会成员给我打来电话,说她刚出差回来,听说有个法轮功要参加表演。我跟她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法轮功真相,在电话里聊了一个半小时。她说:那你明天一早带孩子来表演吧,节目还是给你们安排在原来的位置。她还谢谢我告诉他们西方社会怎么看待党文化,说以后要当心。只是把别的孩子的节目拿下去有些困难,会跟现任校长商量一下,再给我电话确认。

后来她来电话说我们可以表演,又问我录像是怎么回事,明天一早就要表演了,现在通知别的孩子改节目已来不及了。我告诉她,我也理解他们的难处。这时我忽然想起一次在学校发报时有一位家长对我说:他特别佩服法轮功,尤其是《九评共产党》。在第一评刚出来时,他就迫不及待的将《九评》剪辑插進一个流行网站让人们看。他说自己痛恨党文化,如果发现中文学校在给学生灌输这些,他要第一个冲上去告他们。于是我对这位理事讲了这件事,并说,这次我可以不录像,但不能保证别人不录像。

晚上十点半,坐在电脑前的先生惊呼:校长刚发的电子邮件,明天的“才艺表演”取消了!晚上十一点,孩子的中文老师也打电话来说:明天早上孩子们不用去学校了,表演取消了。

第二天我开车去学校那边送报,再次听到《得度》时,泪水又一次溢满了双目,是师尊的无量慈悲,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化解了这次旧势力安排的邪恶授记。孩子们真是有幸生在了佛恩浩荡的今天,谢谢师尊,谢谢康州的全体大法弟子。

“才艺表演”被取消,我们并不能停止向中文学校讲真相。我们又给学校理事会写信,進一步讲什么是党文化,什么是传统文化,并举出具体事例让他们明白,传播党文化实在是给中国人丢脸。我们感谢理事会做出的这一艰难但十分明智的选择,我们不能再让自由社会成长的孩子受到充满暴力谎言的党文化污染。准备了很久的孩子们虽然没表演成,但他们及其家长明白真相后,也会对这一决定充满感激的。希望从今以后能够在学校杜绝党文化,给海外的中文学校树立起推崇传统文化的典范。

以上是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