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行凶 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狱警于江,警号2108213,三十七岁左右,身高不到一米六十,现任一所三大队管教大队长。自二零零八年九月以来,伙同一所所长高洪昌等人,直接指挥并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是该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者,也是马三家公认的最恶最狠的“打手”之一。

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他亲手实施的迫害手段就包括:上大挂、绑死人床、抻床、八十万伏电棍电击、把报纸点燃之后用烟熏法轮功学员口鼻、多日不让睡觉等。在从事迫害勾当的同时,他还不择手段向被关押者及其家属勒索钱财,少则几千,多则几万,据为己有。

法轮功学员不屈不挠反迫害

于江肆无忌惮的虐待与酷刑折磨受到法轮功学员的坚决抵制。西安法轮功学员孙毅曾经被于江当众毒打,致使他左耳被打穿孔,又因绝食抗议,他被于江等人用医用开口器撑嘴七、八个小时,致使他的嘴在拿下开口器后还好长时间合不拢。于江给孙毅连续五天五夜“上大挂”、上“抻床”,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历时三个多月一直把孙毅铐在“死人床”上,几次把孙毅摧残到奄奄一息,但孙毅仍不屈服,坚持抵制迫害。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一个没有任何罪错的人表现出如此的铮铮铁骨,和其他坚持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表现出来的正义感和道德勇气,在马三家警察与普教犯人中产生强烈震撼。同时孙毅的家属和聘请到的律师一直坚持不懈地向中共相关司法机构不停控告、要人,并且坚持到劳教所来和狱警们“讲法律”,据理力争。迫使当地检察院受理了孙毅家属依法维权的案子,立案后,马三家劳教所感到来自“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同意家属与孙毅见面。

在检察院到劳教所来调查了解有关情况时,马三家劳教所虽然卑鄙地采取了清理现场、毁灭证据、安排人作伪证等应付措施,但于江被调查,孙毅从上大挂的刑具上被放下来,直到出狱,狱警们没再敢用酷刑折磨他。所有这些,从新燃起了马三家被迫害的人们依法维护自己基本人权的勇气与希望。

此后,不仅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依然坚持利用控告的形式揭露迫害暴行,向人们讲真相,呼唤人们的正义良知,一些被酷刑折磨过的普教人员(即普通劳教人员,非法轮功学员)也纷纷站出来控告不法恶警,为其他受过迫害的人作证。如,二零一零年十月,曾在马三家劳教所被关押过的一名叫曹承元的普教,就管教大队长于江和管教干事李猛迫害自己的犯罪事实向检察机关提出控告。不久,另一名普教于作刚也就于江无端虐待自己的暴行向检察机关提出控告。他们都就法轮功学员孙毅在马三家受虐待的事实向有关方面作证,并写出了证明材料。

恶警以电击和抻床折磨林永旭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为应付辽宁省劳教局的年底检查,于江等中共狱警强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写所谓“思想汇报”,搞是否“转化”的答卷测试。来自辽宁营口的法轮功学员林永旭明确向于江表示不能按他们的要求回答。当晚于江(后来又加上马三家一所所长高洪昌)就带着王瀚宇、王飞等狱警察开始对林永旭进行长达七个多小时的残酷迫害。

林永旭,四十多岁,大学文化,原沈阳飞机制造公司设计工程师,现任珠海格力空调工程师。二零零九年二月,林永旭和妻子二人回老家辽宁探亲过年,年后回广东途中在北京转车,被中共警察绑架,后被强行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两年半。其妻子李素娟则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这天,先是于江和王瀚宇各持一根电棍(于江拿的电棍电压高达八十万伏)对林永旭实施电击,隔着厚厚的棉衣竟把林永旭身上电出很多火烧烫伤那样怵目惊心的伤痕。一直不停地电击了两个多小时。于江提议:干脆申请个(死亡)名额,干死他算了。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同时电击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同时电击

到了夜里十二点多了,看软硬兼施都没有效果,于江等四个恶警,加上两个值班的劳教共五、六个人一起将林永旭固定到抻床上。抻床是于江等马三家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经常使用的一种酷刑,被迫害人的脚被绑在床脚上不能动弹,手腕用手铐铐在双人床上部的横梁上,然后在背部用一个绳子或布带使劲的往下拉后背,这样一拉一抻,肩关节、腕关节、膝关节和大腿肌肉同时撕裂般剧痛。因全身都被捆绑,尽管痛得撕心裂肺,却无法动弹,真是生不如死。为了不留痕迹,他们先给受害人手腕上套上一层厚棉布套,然后再铐手铐,这不是他们发善心,而是这样一来手腕不会被手铐铐出割压伤痕,对外看不出迫害的印记,可是却能将人的胳膊和腿都拉伤抻废,几分钟下来,受刑者就大汗淋漓,惨叫不断。

在抻床上,王瀚宇还不停的往前拉铐着林永旭的手铐,使其更加痛苦;而王飞则用另一只手铐上的铁柱使劲的压林的手背,手背上凹下去一个很深的坑,也是想让受害人更加痛苦。就这样,前后抻了两个多小时。东北十二月份天已很冷,特别是后半夜更冷,可是剧烈的疼痛让林的全身都湿透了。脸上的汗水和着涕泪一滴滴的往下淌,几近昏厥,他们才将人放下,此时,林的全身已瘫软如泥,动弹不得,神志也不清醒……

恶警于江遭“调查”

然而,马三家劳教所内外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坚持不懈地依法控告、上访、检举等反迫害,终于令马三家内的罪恶狱警受到查处。从二零一一年一月初开始,在各界压力下,马三家劳教所越过于江,又任命狱警王瀚宇为所谓管教副大队长,等于在于江身边又增加了一个几乎同样职责和权力的人。于江顿感处境不妙。

大约四月份左右,辽宁省纪委以及当地检察院来人调查其经济和暴力违法问题。不久,一名多次被狱警和劳教“四防员”殴打和折磨过的普教被调离,显然是想回避调查,以免证据对狱警不利。此后,于江也越来越低调。至六月份以后,于江已较少在法轮功学员面前露面,一些针对法轮功的具体事务开始由王瀚宇出面,不论是警察还是“四防员”,对法轮功学员也越来越收敛了,打骂显著减少。与此同时,法轮功学员们也开始抓住机会,理智而策略地向警察和犯人们讲真相、揭露中共当局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一名法轮功学员写了一篇文稿,声明自己在被酷刑迫害中所说的一切向狱警妥协的话作废,公开明确表达自己坚修法轮大法的态度。文章利用较大篇幅向人们讲明了迫害大法的恶果和善待大法的福报。一名海城的法轮功学员杨云私下里一直在与其他普教学员讲真相,在一次劝“三退”时被人举报,狱警们也没有象以前那样动辄电棍、酷刑折磨,也没有加期和其它处罚。这说明,通过中共劳教所内外的法轮功学员互相配合,坚持不懈地讲真相,揭露迫害,尤其是通过各种渠道追究、控告、投诉不法狱警们的迫害恶行,显著地震撼和抵制了中共不法之徒的迫害行为。

邪恶源头是中共,迫害与反迫害仍在继续

二零一一年二月至三月左右,抚顺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程秀昌和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李立新被非法关押到三大队。程秀昌刚来时,拒绝抄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拒绝穿劳教服,拒绝进食。程秀昌遭到了警察和“四防”(被警察利用做打手的普教人员)的野蛮毒打,第二天不得不送进医院治疗。此后,狱警指使两名普教人员夹控程秀昌,白天在车间奴役劳动,晚上在大厅罚站到夜里十一点。程秀昌绝食反迫害,晚上别人休息后,一中队狱警王卓琳却命令程秀昌原地不停踏步,让程不停地走几个小时。一名叫钟辉的夹控还打程的耳光、用脚踢他,把程的头紧紧地按在冬天冰冷的墙壁上,狱警却纵容不管。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李立新也因始终不抄写“三书”,不配合迫害,被在大厅罚站、打耳光;还有一次因李立新坚决不唱中共的洗脑歌曲被打耳光。

此外,黑山法轮功学员王海辉,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再次被送到了马三家劳教所。王海辉二零一零年七月底才从马三家解除劳教,这次因为张贴真相传单再次被送进来迫害。他在进劳教所之前,在看守所时就开始绝食,到马三家后继续绝食反迫害,马三劳教所每天给他进行灌食。只要中共的迫害存在一天,法轮功学员们各种形式的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就将坚持一天,不会停止,直至邪恶彻底灭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0/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行凶-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46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