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受益的事说出来为大法作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我年近八旬,是1997年7月12日得法的,从一个奄奄一息的病痨子到健康人,从扫盲几天不识几个字到能通读所有的大法书,从不知佛、不闻道的普通人到大法修炼者,我经历了魔难,也见证了神奇。现在把自己的一些事写出来,为大法作证,与同修共勉。

一、刚想要学功,胃病就好了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腰肌劳损、四肢麻木、头凉、肺结核、甲肝,特别是三十多年的胃病,到97年7月已经不敢吃饭,喝水都难受,真是骨瘦如柴,只好去西安看病。亲戚托人找了名医,三天都没见上面。我灰心了,想:熬一天算一天,不治了。

在西安工作的妹妹说:有很多人炼功,去看看吧。来到一个炼功点,我看见条幅上介绍法轮大法,觉得好,就问学员:“我能炼这功吗?我能学会吗?”回答说:“一定行!”我就决定第二天去学。

回到妹妹家,我就闻到大米饭的香味,想吃,吃了一点儿,觉得没事,又吃了一些,并吃了点菜,还喝了汤,胃一点儿不难受,我不敢相信,仅仅在炼功点上看了看,还没学,这胃病就好了?真神啦!又有怪事了,我一看见药就恶心,一股怪味从鼻孔直穿额头,在额头中间飞快的旋转,转得头晕,坐卧不宁。只要把药拿走,不看见就没事了。从此我就断了药。

当时我已六十多岁,从没参加过文体活动,可是只学了一天半,五套功法就全部学会,并记住了。学员也说:你学得这么快?!我也奇怪,觉得好象从前炼过这功一样。

二、想学法,就会读

我在西安请了《转法轮》,回到老家,坚持天天炼功,药全扔了,所有的病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谁知到了12月,又出了问题,检查出我患食道癌。孩子们急了,送我住院做了手术。此后我就没有坚持炼功,拖了一年多,身体越养越虚弱,各种病都出现了,好象生命又走到了尽头。这时我决定再去西安炼功,就这样走回修炼。

回到家我开始在市里找同修,每天清晨到人多的地方炼功,终于找到一位同修,我们俩就一起学法洪法。在家里就让小儿子给我读《转法轮》。时间长了,我想:得自己学法呀。儿子不在时,我就自己读。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根据上下句、前后词猜着念。不可思议的是:儿子下班回来问时,读得都对。我真心的感谢师父,把高深的佛法写得言白理明,没什么文化的人也能读懂。从此我天天自己学法。

迫害发生后,丈夫害怕,要把大法书交出去。当时我帮学员请了几十本大法书,还有师父法像、法轮章,我都妥善转移了。但我还得学法,又不能让丈夫发现,怎么办?我就用块干净布把《转法轮》包起来,背到背上,外面再套上衣服。待丈夫不在时拿出来学法。这样坚持了三、四个月。至今学法一天也没有间断。

三、摸几下,伤痛消

零八年腊月中旬的一天,看见邻居女孩胳膊用绷带吊着,手肿得象个发亮的圆球。她妈妈说:摔伤了。我端起她的手抚摸着,说:“怎么肿成这样啊?”奇怪的是,她手背的皮象放了气一样开始发皱,紧挤的四个手指也能分开了。我不知怎么回事,就说快回去吧。第二天她母亲高兴的说:“你摸了摸,她的手就好了,只是皮肤有点红。你炼的什么功呀?让孩子学学吧。”有一天晚上,母女俩又来了,我对姑娘说:“屋里没开灯,你進去把柜子打开,有发光的东西,你想要就送你了。”姑娘果然看到有发光的,拿出来是个护身符。我说送你了。这样姑娘也走入修炼。我明白,自己没什么能耐,我修大法,慈悲祥和的能量场,给这姑娘祛了伤痛。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从而救了她们。

四、发正念,除邪恶

我发正念有多次奇怪的事发生。半夜发正念时,有一鸡蛋大的光团,不知是从头部还是莲花掌中射出,一道耀眼的光束,以极快的速度,一下穿到极远处,在一个黑得无边无底的地方,闪出极大的一片光焰,一下又没了。一段时间,一发正念就出现这种现象。

后来有一年多,我发正念坚持的不好。晚上炼静功时,多次有个黑衣“人”来扑我,我就跟它打。有一次它突然一下扑倒我,我想一定要打败它,就翻起来,把它摔在地上,又提起来拧着转,可是不知怎么一下它跑了。

去年冬天,一次半夜我发正念,那个黑衣“人”又来了,扑倒我,压得我喘不上气,我就喊:“师父!快帮我除恶!”它就从阳台玻璃窗逃走了。以后再没有干扰我。

现在我按时发正念,清理自己,清除空间场邪恶,再也不敢懈怠。

五、大慈悲,救危难

我丈夫退休前是某法院院长,修炼大法也深受恩泽。但“七·二零”迫害使他受到刺激,一下不能动了,医生下了结论:三年内下肢肌肉要逐渐萎缩,最后残废。丈夫因受党文化毒害极深,心性跟不上。但他一直认为:师父好,大法好。现在躺在床上还坚持炼功。就这么一念,慈悲的师父就一直看护着他,从九九年至今十二年了,他的病情没有发展,还能自己站起来在屋里扶着墙走。

零五年春天,一次丈夫从床上起来想坐轮椅,不慎摔倒,头顶着窗台墙壁,一条腿卡在床腿后面(老式床),一条腿别在轮椅下,整个人扭曲着窝成一团,不能动,喘不上气来,脸色黑青。我赶快去找人帮忙,回来却发现丈夫趴在轮椅上,我们赶忙把他放在床上。

我送客回来,听见丈夫大声喊:“谢谢师父救了我!谢谢师父大恩大德!”我问:“怎么啦?”他说:“你回来没见我在轮椅上吗?你出去后,有两个人来,一个往起拔我,另一个把我的腿搬顺,扶我趴在轮椅上。我左看右看不见人,就问:你们是谁?也没人回答。我知道是师父在救我。谢谢!谢谢!”

当时我和邻居并没有看见有人出入。我明白了:是当时情况太危急了,师父及时救了我丈夫。

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师父给的太多太多了。我今年七十八岁,无病一身轻。能坚持到今天,我靠的就是学法,越学越觉得这个法大,大得无边无际。学习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理解到:我们老年学员不能停留在对师父的感恩戴德上,总是用人念做事,我们应该通读所有的大法著作,改变常人观念,从法理上提高,用神念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