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上访是因为中共闹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行使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集体到位于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要求释放此前在天津被当地警察无理抓捕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允许合法出版法轮功书籍。

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把法轮功学员的依法上访诬陷为“闹事”、“围攻中南海”,这完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的上访极其和平理性,既没有大声喧哗,更没有阻塞交通。对中南海,他们既没有“围困”,更没有“攻击”,他们只是依法集体到信访办公室上访,而该办公室在中南海附近。

中共把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污为“闹事”是倒打一耙、颠倒黑白,闹事的恰恰是中共。是因为中共闹事在先,才有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在后。

中共闹事在一九九六年就已经开始。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诋毁法轮功。《光明日报》不是一个正常的民间媒体,而是中共喉舌。中共的历次整人斗人的运动都是从喉舌媒体的批斗抹黑开始。法轮功学员都是和平善良的民众,他们与世无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中共喉舌媒体发表批斗文章,不是无理取闹吗?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下属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转法轮》等书籍都是教人向善的,很多人通过修炼法轮功,阅读《转法轮》等书籍,提升了自己的道德,诸恶莫做,诸善奉行。中共允许诲淫诲盗、厚黑权谋的书籍在社会上大行其道,却下令禁止教人向善的《转法轮》出版,这还不是闹事吗?

一九九七年初中共公安部以先定罪、后调查的方式,在全国搜罗罪证欲构陷法轮功。全国各地公安局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就此停止。法轮功修炼来去自由,没有组织,不介入政治,炼功点不存钱、不存物,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可是中共公安部中的一些权欲熏心的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给法轮功扣上了“×教”的大帽子,并让各地公安人员罗织罪证,试图弄出个大案,杀良冒功,捞取政治资本,这是中共政治打手在闹事。

一九九八年五月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利用该台记者在北京玉渊潭法轮功炼功点采访炼功学员时的镜头,播放何祚庥对法轮功的诽谤。何祚庥是中共政法委头目罗干的连襟,名为院士,却没有任何学术上的建树,此人居然能把量子力学和所谓的“三个代表”扯上关系,真是一个让科学蒙羞的科痞。何祚庥对法轮功的攻击,所用的例子和法轮功没有关系,是指鹿为马,栽赃陷害,这是中共文字打手在闹事。

该节目播出后,北京及河北数百名法轮功学员以写信或直接造访电视台的方式,讲述亲身经历,指出节目内容与事实不符、误导观众。一九九八年六月二日,北京电视台在了解情况后,承认上次关于法轮功的节目失误,播放了一个表现法轮功学员清晨在公园里祥和的炼功场面及其他人士一同晨练的正面节目。

在北京被揭穿后,科痞何祚庥不甘心,继续寻衅滋事。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科痞何祚庥又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再次引述一九九八年在北京电视台用过的已被证明为不实的例子诽谤法轮功。该文章在天津发表后,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在此过程中,法轮功学员非常平静、祥和,向杂志编辑和秘书讲述了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实。

然而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四十五人被抓捕。中共警察无理抓捕前来讲理的法轮功学员,这才是闹事。

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释放。天津公安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天津市政府的反常态度和警察的毫无顾忌,使人们明显感到一股来自中共高层的压力。这是中共内部一些以整人为业的小人在闹事。

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当时的总理下令天津警察放人,重申了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当晚十点,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上访过程秩序井然,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上访学员清扫干净。

由上可见,四二五上访之所以发生,完全是中共恶人在不断地闹事,而法轮功学员只是本着善意和平的去讲理,以合法的方式制止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的中共的闹事。即使没有四二五,中共这样一个与民为敌的邪党和江泽民这样一个嫉妒成性的独裁小丑还是会寻衅闹事,发动迫害。中共的本性就是“假、恶、斗”,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内斗外整的历史。从它的出生到今天,中共的整人和闹事从未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