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整体中走好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八岁了,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从一个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变成了一个走路一身轻,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真是无比幸运和自豪。师尊时时刻刻的呵护着我们,引导我们走过了这艰难而又伟大的修炼路。我虽然所做的都是很平凡的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和大法的要求相差很远,我还是要把我尽力做好的几点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

一、多学法 平稳的走过十多年

从九九年一月一日开始,我就下决心多学法,给自己规定三天看一遍《转法轮》,还必须挤时间看其它各地讲法。严格要求自己,有时有事一天没看,就后两天补上,用学不完不许睡觉的办法,遵守着自己的规定,到“九九年七二零”时,我已经通读《转法轮》一百来遍了。因为心中有法,在“七二零”红色恐怖铺天盖地凶猛的降临时,想到了师尊的讲法,师父说:“人家也跟我说:你叫他们修的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点难,人与人之间就那点事呀,还有很多心还不能去呢!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转法轮》)我想这可能就是在惑乱当中对我们的考验吧。那时,我家是下午学法的学法小组,坚持每天学法。后来在没人敢来的情况下,自己还是坚持每天最少学三讲。

在受到干扰时,我不惊不怕,无怨无恨。当单位、派出所警察来我家时,我都是笑脸相迎,象对待客人一样,真心善意的向他们洪法,从祛病病健身谈起。他们问我炼不炼时,我都笑呵呵的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怎能不炼呢!

我到现在也一直保持抓紧时间多学法,学好法,经常一天学三讲法,已经通读超过一千遍了,之后就没有再计数。我家经常是学法小组,坚持每天学法。在法的威力下,在慈悲的正念状态下,解体了邪恶。恶党分配包管我的人,都尽最大努力保护我,他们不但明真相,有的做了三退。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导下,在慈悲的、强大的正念下,有惊无险,使我平稳的走过了十多年的正法路。

二、放下常人心  一心救众生

我是一个普通的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受迫害后,我想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我一定要坚修到底,听师父的话,师父让怎么做,我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在十多年的证实法的路上,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我一般不是看别人做我再做,协调人让做啥就做啥。我都是在学法的过程中,悟到就和身边的同修去做,走了大道无形的修炼路。不是按自己的意愿去做事,是大法需要我做什么,就去做好什么,把大法放到首位。因为大陆要特别注意安全,我做什么尽量少让别人知道,都是谁跟我去做的时候,才知道具体做什么。在做的过程中,我都把困难留给自己,方便留给同修,我们经常是从出发就开始一路发正念,一直发到回到家里才停。

从晚上发资料,到白天发资料,从发资料到做资料,从自己家是大资料点,到遍地开花自家又成了小资料点,从在城市里面对面讲真相,到讲真相还要劝三退,到农村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从在城市里发神韵光盘,到去农村白天挨村挨户发神韵光盘,所做的每一项我都不用谁分配,都是克服困难,放下常人心,主动的率先去做。紧跟正法進程,一心救众生。

三、放下自我 整体配合

在证实法的路上,悟到就和身边的同修去做,时间长了,就起了执著于自我的心还不知。在零八年冬季,我们当时是在城里每天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们听说农村同修挨家挨户讲三退后,我悟到农民正是农闲,我们也应该去农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就和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切磋,大家同意后,我们就找农村讲真相的同修去学,和他们一起去,看他们怎么讲,分组共同配合的讲,效果很好。

回来后我们就到分给我们的农村挨家挨户的去讲,我们坐公交车,或打出租车去,村与村之间就步行,我们分的一个村镇,九十个屯子,来去只有一条路,去几天后,我想老去一个方向不太安全,农村这么多,上哪去还不一样,都是救人。就到我家有个老亲的农村去讲,还是挨家挨户讲吧,我们三个人,分成两组,我自己一组,他们两人一组,我们从村子的后趟房开始,我们讲到一半的时候,我去的那家告诉我,你们可不要去后边呀,那里有警察蹲坑呢,你们快走吧,这已经来人讲过了。一听说人的长相,才知道这村子分给另外的同修负责讲真相,他们已经来过了。出来后正想找同来的另外两个同修,他们恰巧也讲到这儿了,我把老乡说的话告诉他们,他们说,那家我们都去过了,那家有六个大人一个小孩,一人说,你们来的真是时候,我哥刚走,他在家你们要是碰上可就坏了,和他们一讲三退,问他们是党、团员吗?一人回答说,除了小孩外,我们六个全是党员,他们六人都同意三退了。这个屯子我们又退了四十多人。

回来后也把我们去了别人的片的情况向协调人汇报了。协调人怕我们去重复,就想让我们几人和农村的那些人组成一大组,全体大面积推着做,我认为人多在一个乡镇,还是不太安全,再有,我们常去的就三个人,有一个是三班倒的,一天白班,一天四点连零点,我每天要接送外孙女上学放学,这样和人多在一起配合是有困难的。没有服从,就克服困难,回到分给我们的乡镇去接着做了。

零九年春天,我们几人主动的又到我们分包的乡镇去白天挨村挨户走,发神韵光盘,隔三、四家发一套,我们坐公交车,或打出租车去,村与村之间就步行,一组一天只能发三、四个屯,有一天协调人找我们去切磋,知道去农村讲真相的那组同修在前一天受到干扰,被人构陷,同修已正念闯出。协调人没说几句,就听出被骚扰的同修觉得是我们去过他们那地方讲过真相后刺激了邪恶,我听后,觉得这个想法不对,就说我确实以前有去别的片的时候,今年真的没有去别人的地方,但是,你们的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就是谁去了讲真相也没有错,如果谁家的亲戚去讲了,那就不行了吗?我们自己也有屯子大,一天讲不完的时候,过几天接着讲的时候。到最后,有的同修还是有些不满意我说的。向内找,我明白了是自己没有考虑到整体的安排,太强调自己的认识了。

明白了整体协调的重要性,后来,我们片发完神韵光盘后,我就主动的去找别的片的同修,让他们帮助我找一下他们的协调人,(因为协调人是保密的,有的片协调人我不认识)。通过协调人了解还有什么地方没人去发神韵,经过协调人后,我们再去发,发完一百多个屯子后,听说还有一片包的乡镇还有很多屯子没人去发,我又和同修去那片找同修,帮助我们找到协调人要地图,地图正在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同修手中,他一听我们有人要去给他们那片发,他说,我带你们去(他有时晚上去农村发),他带我们又发了八、九个屯子。

通过以上的事,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改正了以往执著于自我,我行我素的不良习惯。今年春天神韵光盘来后,我们发完市里分的地方,在没人去农村发神韵光盘的情况下,我又主动的找协调人,要了我们片分包乡镇的地图,并问协调人,能不能帮我们找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协调人说白天都上班。我就约了去年那位骑摩托车的男同修,去了一趟,这位同修就去外地了。正找不到同修去的时候,碰到了一位上班的骑摩托车的男同修,我看到他有摩托车我非常高兴,我说我们要下屯,发神韵光盘,正找不到车呢,我问他你能去吗?他说行,这车就是为干这个买的。他就起早上班,下午早回来,我们就随他的时间,随时定我们去的时间,不去的时候,我们就在大街小巷面对面讲真相。

我们在强大的正念下,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白天挨村挨户走面对面发神韵光盘,隔三、四户给一套,今年,我们又发了一百六十多个屯子。这就是我放下自我,配合协调人,圆容好整体所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