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风雨雨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二十岁的在校生,九七年跟随父母走進大法修炼。风风雨雨走过了这么多年,始终在修炼大法的道路上坚定的走着。

孩童的美好时光

随父母得法那年,我六岁,那会儿我们周围有好多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在学法,我是最小的一个。每天晚上吃完饭,爸爸妈妈就会带我到广场去学法,我们好几十个同修围成一个圈念《转法轮》,由于我最小,周围都是大人们,所以有时看看广场那边的小朋友们在一起玩,心里也会动,但马上就会自己抑制住。

夏天的晚上,外面蚊子特别多,但我从来没有泄气过,每天都会准时跟父母到炼功点,有时白天上了一天学累了,晚上到了炼功点上听一会儿就有点困了,我就在地上再放一个垫子躺下睡,等着爸爸妈妈学完法后叫我就再一起回家。

我们每天早上五点半到炼功点去集体炼功,有一次我早上没起来,爸妈也没有叫醒我,等我醒了已经六点了,于是我爬起来就往外走,到了炼功点便静下来和大人们一起炼功。一次在炼头顶抱轮的时候,我旁边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老奶奶没有坚持住就把手放下来了,然后小声对我说:小姑娘,坚持不住就拿下来吧。我把心一放,坚定的说:不!谁知话音还没落,就感觉师父象用两条布条把我的胳膊包起来一样,舒服极了。

我小的时候是开着修的,天目看得非常清楚,我每天都会看到自己的元神和师父在一起学法,玩耍,我还能在我所在的层次中看到每个同修的状态。但由于大人同修们的好奇,总想让我给他们看看他们这会儿在另外空间的形象,看得我有时感到头痛,就这样,天目就看得不太清楚了,于是妈妈就不让我给他们看了。

就这样我一天天在大法中健康的成长着,别看那会儿小,提高心性的时候可不少,那时我们院里的小孩们都比我大一两岁,我最小,在家妈妈做家务,没人跟我玩,我就想出去和他们一起玩,可他们都嫌我小不和我玩,我就在一边蹲着看着他们玩,有时她们跳皮筋人不够就会让我给他们撑着,这时,我便会非常高兴,从不觉的是她们欺负我,还以为是人家要跟我玩呢。等一会儿又有人来了,她们就不要我了,我便又回到一边去蹲着,看一会儿就回家了。回家后也没人跟我玩,妈妈便给了我一本《转法轮》看,我便抱着书到一边去看,那时才上一年级,就认识不多的几个字,我就自己用手指着认识的字念,不认识的就先跳过,等晚上到了学法点上就自己抱着一本书,不认识的字就认真的听同修念,然后记下来。从这以后我就不怎么出去玩了,在家玩会儿玩具或是趴着窗台看着小朋友们玩一会儿,就开始念书,整天也非常的开心,并且不到二年级,《转法轮》这本书我几乎能自己念下来了。

在魔难中长大

上二年级时,中共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妈妈也被抓去迫害了,家里就剩我和爸爸,姐姐(同修)在外读书,爸爸那时候心性也不到位,就不怎么带我学法了,但我心里时刻想着师父想着法,每天放学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便仰头看着天空,我知道,师父时刻在看护着我,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一次上政治课,政治老师骂大法,骂师父,那时也不知道发正念,心里就想不能让她再说了,让她的嘴上起泡,结果第二天政治老师的嘴上就起了个泡。

在以后的日子里,恶警接连不断的来我家骚扰,一九九九年妈妈因去北京上访,被无理关起来了,后来走脱;二零零零年妈妈又被关了起来,后来放出;二零零一年再次被恶警带走。在这段时光里,我们几乎很少有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当时的那种恐怖气氛就象天要塌下来一样,在大街上看到一辆警车心便会揪起来。

有时在放学回家或周末看到小朋友们都有爸爸妈妈领着出去玩,而我每天回到家看到的便是爸爸整天为妈妈的事愁眉苦脸,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再加上奶奶那边又给施加压力,家里的不理解,这对于我一个幼小的孩子来说,那种酸楚当时又有谁能体会的了呢?每天看到小朋友们在妈妈身边高兴的玩耍,我的鼻子都会酸酸的,眼泪欲流但又使劲往肚里咽,不让它掉下来。在学校也不怎么和小朋友们玩,只是自己静静的坐着,想着妈妈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我们什么时候还能象以前那样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

这种惊恐的日子直到二零零四年才开始转变,这是我们开始站起来反迫害,利用法律手段制止当局的罪行,从此,恶警再也没有骚扰过我们了,我们又开始渐渐的通过多学法把周围的环境正了过来。

慢慢的我长大了,由于妈妈始终在大法修炼中牵着我,所以我很顺利的上完初中,并且学法一点没落过,即便写作业到深夜,妈妈都会让我背一遍《论语》再睡,在学习上却并不怎么为我费心,并且初中毕业后,我分数也不低,但我本来就没打算上高中,感觉高中太紧张,怕耽误学法,便选了个我非常喜欢的专业——学前教育,(英语方向)当时选专业时,就是想着小孩特纯真,没有大人们的勾心斗角,并且学英语不会大量涉及党文化,我会在他们幼儿时就给他们种下“真、善、忍”的种子,教他们做最好的孩子,所以抱着这一念,我很顺利的上了一所离我家比较近的专科院校。

可是在家再怎么多学法,乍一离开家还是很不适应,亲情很难放下,一去学校就哭,和班里同学们的关系也处理的不太好,天天给家打电话哭着要回家。后来通过和妈妈切磋,多学法,知道了我来这里也不是偶然的。于是我便慢慢适应了这种离家独立的生活,并且努力一点一点开创自己的学法环境。

刚开始的时候的确很难,各种执着心牵着你。跟同学们相处很难,因为我脑子里没有党文化那一套,所以她们总感觉我说话令他们难以接受,但我真的一点也感觉不到,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远离我,我每天吃饭回宿舍都是独来独往,那种孤独感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了的,当时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师父始终在我身边陪着我,我不会感到孤独。所以在学校里每天除了上课学习文化知识外,其余时间全部是学法。

通过多学法,心越来越正了,知道了我不能在学校只学法啊,这里是为我开创的,我还得给自己找个炼功的环境,开始是没课的时候在宿舍炼,后来换了宿舍,有几个同学光在宿舍呆着,我就又得另找时间,那时是个冬天,宿舍非常的冷。为了能炼功,我决定定上闹铃早上三点五十起床炼功,第一早上闹钟响了,当时宿舍十六个人,外面太冷,只能在自己床铺边的地上炼。

我明白在校园里有许多让我提高与修去执着的机会,在这里,所面对的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