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接前文:《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三)》)

“六一零”二零零六年恶行:下发文件鼓动迫害

“六一零”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三日开会布置对法轮功学员新一轮的迫害,过后倪汝君、张连芳、王爱芹、杨兆玲、张书连、王保河、于明环、唐振娥、孙月芹、张爱仙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很多人被迫流离失所。

正月十三日夜间,范寨乡十几个不法之徒翻墙跳进法轮功学员于明环家,砸碎窗户玻璃璃、踹开屋门,把穿着秋衣秋裤睡觉的于明环戴上铐子,抬上警车劫往乡政府。于明环向他们讲述善恶有报的道理,恶人不听劝阻,从麦田里薅了一撮麦苗带着土塞进于明环的嘴里。于明环的丈夫赶到乡政府给于明环送被子,恶徒将他撵回,于明环穿着秋衣秋裤冻得浑身发紫。

“六一零”为了给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鼓劲,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专门下发了冠发【二零零六】二十一号文件,对积极参与迫害的十三个单位、五十个恶人给予所谓的“表彰”。

二零零六年七月份,在冠县公安局办公楼的后围墙上出现了“法轮大法好”、“刁培昌执法犯法”的标语,刁培昌恼羞成怒蓄意报复,绑架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强迫填表以核对笔迹。

刁培昌在安排迫害
刁培昌在安排迫害

这年八月十五日,桑阿镇派出所恶警窜到桑桥村胁迫村干部程风霞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显月,闯进法轮功学员张显生家抢劫了一千多元钱,致使张显生、冯秀莲夫妇流离失所。

九月十二日中午,辛集乡派出所恶警乔杰等到张书莲家抢劫,用拳脚把张书莲逼上警车,后来又把张书莲劫往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张书莲被劳教后,她丈夫也被迫流离失所,正值收秋种麦的大忙季节,她家十几亩地没人管,其年仅十五岁的孩子只得辍学务农,村民对此义愤填膺。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公安局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杜秀军和杜秀刚兄弟二人,在洗脑班关押了一天一夜后,给这兄弟俩戴上手铐脚镣劫持到看守所。杜秀刚绝食七天,被勒索五千元后获释。可一个多月后,恶警再次将他绑架,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劳教一年,杜秀军被勒索五千元后也被劳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十月初五晚九点,梁堂乡派出所指导员徐道义伙同公安局七个恶警窜至何仲村先后将法轮功学员郭保廷和曹何仙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多天。期间,曹何仙家人被勒索一万七千元,郭保廷家人被勒索二万三千元。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其临时羁押室、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是其一条龙的迫害场所。“六一零”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法轮功学员,这事有目共睹,而法轮功学员们在邪党监狱中遭受的非人折磨却鲜为人知。劳教所和监狱集邪恶之大全,其残暴手段超出人的想象,洗脑手段被发挥到了极致。在绝对封闭的环境里,人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承受达到极限时往往失去自我意识,不能明辨真伪,从而扭曲心灵。恶警就是利用这一点,根据法轮功学员的不同承受能力逐渐强化迫害手段,酷刑、恐吓、剥夺睡眠那是最普遍、最平常的。恶警在法轮功学员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再利用犹大灌输歪理邪说,企图在非理性下逼迫其放弃正信。

十年来,冠县有大批法轮功学员在王村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张广宝就是其中的一个。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张广宝因为在劳教所打坐炼功被恶警用手铐铐在床头上残酷折磨。

张广宝是一名牙科医生,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六年多的监禁,在冤狱中历尽魔难,九死一生。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劳教所恶警李勤福在严管室给他用刑时恶狠狠的叫嚣:“把他折磨死后扔到山上喂狼。”张广宝坚持信仰,恶警对他加期迫害,恶警李公明攥着他的手指在伪造的申报材料上按的手印。二零零五年八月公安局恶警薛连春和张武第二次将张广宝绑架到王村劳教所,恶警郑万新如临大敌,急忙把他关进劳教所新收严管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攻坚组”,张广宝饱受攻坚组恶警和犹大们的折磨。

为了给新入所的劳教人员一个下马威,劳教所纠集最恶毒的警察当管教人员设了这个严管队,这个队以非常邪恶的手段折磨劳教人员。劳教所就在这个队设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攻坚组”,把少数不“转化”且影响较大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这里实施最残酷的迫害。张广宝被劫入这个攻坚组后,一有机会就讲述法轮功真相,恶警训斥他不识时务,敢在老鼠洞里卖耗子药。他们不许张广宝说话,逼他每天坐严管凳面壁。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张广宝因打坐炼功遭恶警赵永明、王新江毒打,张广宝高呼“法轮大法好”的声音象炸雷一样的响亮,恶警非常恐惧,王新江就用手铐把他铐在床头上。张广宝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恶警以维护他的生命为借口施行了残忍的灌食迫害。医务室一位姓朱的恶警给张广宝插胃管时一个劲的戳他的咽喉,有一次插到了肺里,致使张广宝落下了残疾,二零零八年二月出狱后在聊城医院做了大手术。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张广宝绝食期间,他的家人和冠县法轮功学员担心他有生命危险,开着三辆面包车到劳教所来探视。恶警拒绝他们会见,张广宝的妻子吴国敏带着两个孩子在劳教所高墙外的山头上高呼“法轮大法好”并呼唤张广宝的名字,劳教所恶警非常恐惧。

“六一零”二零零七年恶行:绑架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

二零零七年的三月份,冠县“六一零”又召开会议,勒令各乡镇建立“六一零”办公室,并成立一个巡逻队对法轮功学员日夜监视。

那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多人,被非法劳教的有四十七人。其中有徐增侠、徐学记、王风芝、鲁秀峰、杜秀刚、杜秀军、张巧田、刘俊廷、徐延兵、李得利、刘建广、张海录等。其中徐增侠、徐学记、王风芝、张巧田等被非法劳教;烟庄乡玉村法轮功学员鲁秀蜂曾被劳教三年,零五年第二次遭绑架,至零七年七月份已经两年了还下落不明。

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在甘官屯乡后庙村,派出所恶警将许村法轮功学员张桂莲绑架到拘留所,并到她家中抢劫。

原南陶镇镇长张海青、派出所所长张维庆伙同尹固村干部陈明海于四月一日夜间,指派恶人王风林(绰号一只眼)和陈保柱蹲坑,绑架了徐刘村法轮功学员徐增侠、徐学记、王风芝三人。恶警薛连春及帮凶陈月芝罗织罪名,将徐增侠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将徐学记、王风芝非法劳教一年。

张海青
张海青

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两点半,中共冠县县委在冠州宾馆四楼会议室召开会议,县委头目张树奎强调在冠县要继续加强对法轮功的高压迫害,县长洪玉振叫嚣将法轮功当作“敌我矛盾,坚决打压到底”,抓一批、劳教一批、判一批。七月一日,公安局局长刁培昌采用了监控、跟踪、窃听、蹲坑、收买不明真相的群众举报等卑劣手段,对全县法轮功学员逐个搜查,部份学员的亲戚家也被骚扰。

七月五日上午,聊城恶警绑架了冠县籍法轮功学员刘俊庭,冠县公安局随即绑架了他的亲戚徐延冰(法轮功学员徐增侠的儿子),徐延冰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一个多月,被勒索巨款后获释。

七月十八日,“六一零”发出在冠县加强迫害法轮功的通知后,又制定了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实名制排查的工作意见。该《意见》第三页第四个问题是“排查信息工作要注意保密,不得向法轮功学员采集,防止授人以柄。”由此可见,它们知道迫害良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是最怕清算的。

七月二十三日,副县长刘洪林和公安局长刁培昌在公安局召开加强城区动态监控体系工程建设会议,将监控法轮功当作第一要务。

九月十三日深夜,冠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张武带一伙恶警将清水镇小郭寨村法轮功学员杜学相、万善南王段法轮功学员吕立柱绑架到看守所。是日,北陶镇派出所恶警将东宋庄法轮功学员路月珍劫持到看守所,烟庄派出所恶警将义村法轮功学员张文东劫持到看守所。

冠县公安局和河北馆陶县公安局达成了“边界治安联防协议书”,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冠县法轮功学员李德利在冠县和馆陶的界河西岸被馆陶县恶警绑架。

九月二十一日夜间九点,李德利骑摩托车跨过漳卫新河,在桥西头被河北省馆陶县刑警一中队恶警绑架,恶警抢走了他的摩托车,把他关进馆陶县看守所,后来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

十月一日,“六一零”恶徒全体出动到法轮功学员家抢劫,以“回访”之名再次逼迫法轮功学员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表态,这次,已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张广宝家又遭到了搜查。

梁堂乡榆林头村刘建广和其妻子都修炼法轮功,刘建广的妻子自十月份遭非法搜查后为抵制迫害流离失所。十一月三日,刘建广在冠州集团上班时被恶警绑架,十二月十三日,刘建广被非法劳教,同时被劳教的还有贾镇洼里村法轮功学员张海录。

零七年十二月份,有一记者在潍坊市发现了很多法轮功真相标语,他对标语拍了照片寄给中共高层,党魁下令处罚当地官员。省、地暗访小组到冠县调查时,发现某局家属院也有真相标语,立即令该局副局长孙某到地区做检讨,地区“六一零”不法之徒认为孙局长的态度不彻底,又把他逼到省里继续做检讨。到二十四日,“六一零”在冠县开会研究,利用政治施压,逼迫各单位领导为了保自己的职位而主动参与迫害。

几年来,“六一零”恶徒无知地给邪党卖命,给自己造下大罪业,而这些业债都是要偿还的,很多人因此而遭恶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