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我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每一点微小的提高,都溶入了师尊的无量慈悲与巨大付出。

一、转变观念 摆正基点

一九九六年二月的一天,朋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第一次读《论语》,我真正的被师父唤醒了。从那天开始,我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生命,人中的一切追求相继看淡了。我用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不管是身体上的消业还是心性上的过关,都乐呵呵的对待。在常人中我是个极要强的人,做什么事都想求个“好”,得法后对利益上的损失逐渐不计较了,对冤枉、误解也不象常人一样放在心上了,心的容量在不断扩大,真切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经受了巨大魔难的大法弟子开始了反迫害和讲真相救度众生,由个人修炼转入了正法修炼阶段。

二零零八年,同修帮助我在家建立了学法小组,正赶上明慧网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会召开,读着法会文章,听着身边同修的切磋,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落的很远,再不跟上就要失去机会了。

我拿出以前因为怕心收藏起来的笔记本电脑,找不到技术同修就自己学着装系统,结果不但没成功,电脑也启动不了了,连商家也修不好,只得返厂,这一返就是一个多月。眼看着同修们的资料点一个个的建起来,可我这朵“小花”却迟迟开不了,心里急的直冒火。同修给我指出着急也是执著,我想,建资料点是走师父安排的路,也没错呀,怎么会有这么大干扰呢?同修帮我向内找,建资料点是为了救度众生还是怕被落下圆满不了?如果是为自己的圆满那就还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她说的没错,一听说正法快结束了,时间不多了,我就急的不行,修的这么差,怎么能圆满啊。有一同修跟我交流时说,怎么会圆满不了呢?你就放心的修吧,法这么大,一切都会善解的,再不行,那就是你的认识有问题了!

我开始静心学法,冷静思考,发现自己对法的认识、对修炼目地的认识都存在问题,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站在为私的基点上。

旧宇宙的根本属性是私,所以才会有“灭”的结局,新宇宙的属性是为他,永远圆容不败。而私贯穿到人这个层次就是为私为我的观念,旧势力干扰正法也是基于它们“为私为我”的本性,我所放不下的“私”是这种本性在人思想中的反映,而我却把它当成了自己,这就等于认同了旧势力的存在。师尊要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可我却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还不自知。

我终于明白了,以前虽然每天都在学法,可并没有真正学進去,是带着人的观念在学,用人的观念认识法。师尊正法是为了救度一切众生,我们与师尊签下誓约就注定了我们今天的责任与使命,正法修炼阶段就是我们兑现誓约、完成使命的过程。师尊称我们为大法徒,给我们宇宙中最大的荣耀,就是因为我们的责任与使命远远超越了个人的圆满。我以前虽然也做三件事,但那是站在为私的基点上做的,其实是在证实自己,用人心跟师父讲条件,做交易,连正念都没有,更谈不上正行,做的再多也是常人做大法的事。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就一定要学好法,用法中修出来的正念去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破除为私为我的观念。

我忽然觉得自己周身一下子轻松了,人的壳又被脱掉一层,真有天清体透的感觉。我是大法成就的生命,属于法,不属于自己,我修多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修自己的同时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悟到这些,我已泪流满面,感觉身体里每个细胞都在喊:师父真好!大法真好!

二、向内找去人心 在整体中发挥粒子的作用

我溶入本地大法弟子整体之后,学会了上网下载、刻录、打印、做护身符等多项技术,还担负起我们这一小片区域的技术指导。我是上班族,时间相对紧张一些,同修们怕耽误我学法炼功时间,都想尽快掌握技术,我也很耐心的教。这些同修差不多都没摸过电脑,年岁又比较大,因为心态纯净,大法弟子的超常智慧就显现出来了,绝大多数同修很快就掌握了常用技术,这些同修又教会了其他同修,同时也破除了大家的畏难观念,买电脑的同修越来越多了。

但有一位同修很是令我头疼,教她一年多了还没学会,开始我还耐心的教,后来就有些烦,再后来都不愿去她家。我给她指出是因为怕心不敢上网,见她不认同就有些动气,还总拿话“敲打”她,说某某同修条件不如她,学的如何如何快,哪个同修如何没有怕心,她只是笑,也不说什么。我就想她的心性还不错,要是我早受不了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她的修炼体会中看到了她信师信法的那颗坚定的心,她发正念做的很好,我与她相比则差的很远。我向内找,为什么不看同修的长处,总是盯着同修的不足呢?我还拿话刺激她,这不是不善吗?她是我的同修,是我们整体的一份子,我尽到责任了吗?她学不会技术难道就没有我的因素吗,是我有瞧不起她的心,不自觉中在往她空间场里面加不好的东西。我的人心找到了,不好的因素清除了 。

有几位老年同修和生活困难的同修没有条件买电脑,我主动承担起把她们协调到整体中来的责任。送资料、取三退名单、装载MP3、MP4,通知近距离发正念等等,还帮她们建立了学法小组。老年同修开始用MP3时学的很慢,我在时还好,一离开就出毛病,等我去了一看又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就这样三天两头的去一趟,我就帮助她们向内找,是不是总怕坏呀?这是法器,怎么能坏呢。她们说是呀,还没开始用呢,就先想这要坏了可咋办?我说这不就是观念吗,得破除它,否则这次弄好了用不了多久还得坏。

有一天,一位老年同修的MP3又坏了,通知我去修,我在路上就合计,前两天刚给她弄好啊,怎么又坏了呢?得提醒她向内找,是不是又有什么心了。一進她家门,她就冲着我有些激动的说:“你看看这个又打不开了,你得向内找!”我满肚子的话一下子让她给说没了,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在嘀咕:老年同修真是麻烦,我为她们来回跑吧,她们说这是我修炼的路,出了问题又要我向内找,真拿她们没办法。

回到家里,我耳边总是响着那句话:“你得向内找!”我猛然想到,这是师父在借她的嘴点化我啊,我咋还不悟呢。我与这几位老年同修之间的事,从来就没想到过向内找,这哪是修炼啊,不成了做事了吗?我就想,为什么她们总怕MP3坏?是因为怕影响学法炼功,也怕老麻烦我。我找到了在与这些老年同修的接触中有不情愿的心,嫌麻烦的心,抱怨心等等,不自觉的把老年同修当成了负担,这些事都是冲我这些人心来的,我要去掉它们。我们的修炼贯穿于方方面面,任何问题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都有我们要修去的东西,向内找真是师尊给我们的法宝啊!

我所在单位的同事中也有几个是同修,因为我们的工作岗位比较分散,平时不能经常见面,有的已经退休在家,也很少接触。有好几次我们相遇都说要在一起切磋交流,那时候我还只想着自己的修炼,觉得没什么可交流的,态度就不大积极。

有一天,我们约好到一同修家交流,因为有事没去成,后来又约了一个时间,结果又因为别的事情迟到了,等我赶到的时候,先到的一个同修马上冲着我劈头盖脸的发了一通火。我没有动心,只是笑,心里也在为耽误了同修的时间而愧疚,同时把她的态度当成了提高心性的因素,并没有向更深层次上找自己的原因。转变观念以后,我找到她们,提议建立学法小组,她们很高兴,有的还说,你以前只顾修自己,根本不管我们。听了这话,我更为自己以前的自私感到惭愧,我没有尽到责任,真是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啊,好在还有机会,我一定要与同修配合好,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我们小组成立以后,大家的状态很快就变了,经常利用学法结束后的时间一起切磋如何救度身边的同事。我们单位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有近一半的人看过大法书,在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面前,大多数都退缩了,有的甚至好长一段时间不敢接触我们这几个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有的学了其它的东西。根据这些同事的不同情况,我们有针对性的讲真相,能找回的昔日同修尽力找回,找不回来的也要劝他们三退。

开始我们只是分头劝三退,后来发现有重复退的,因为世人被邪党吓怕了,自我保护心理很强,不敢让人知道已退出邪恶组织,即使面对我们大法弟子也不愿说出来,我们就一对一的讲真相,及时沟通情况,相互配合,避免重复三退。现在,我们单位大多数常人已退出了邪党组织,有的还在明慧网发表了郑重声明。有几个昔日同修也走回来了。

每当单位搞大型活动,我们都在一起配合发正念,清除恶党邪灵对世人的毒害。我们的环境也变的越来越宽松。以前只要我们一见面,同事们就非常敏感,领导安排工作岗位时,有意把我们几个同修分开,还派人暗中监视我们。现在,原来监视我们的人都已三退了,我们也能堂堂正正的见面了。一位曾经参与迫害我,后来调到上级部门的领导不但退出了邪党组织,见了面还一再叮嘱我要注意安全,看着他的一脸真诚,我真为他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而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