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位截瘫的我修大法获新生 抓紧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

一、喜得大法 枯木逢春

我是在病床上得法的,九六年十月份出了严重的车祸,不省人事,颈椎四、五节粉碎性骨折,造成高位截瘫,身上多处骨折,肺部被扎伤并压迫不能呼吸,当初大舅看我被撞的这么严重,怕在当地的县医院连命都抢救不过来,就找熟人转到大医院抢救,总算没有辜负大舅的一番苦心,半个月后我脱离了生命危险。后来听我妈说,当时抢救时我身上全是管子,最多时五个,当时医生讲,即使抢救过来也是全身瘫痪,整个身体已经没有神经了,也就能活个五、六年,父母听了既伤心又绝望,哭的都没有眼泪了。

大舅妈是大法弟子,那时她已经得法有一段时间了,经常和大舅到医院看我,和我们讲起了法轮功,说了很多炼法轮功的好处,想让我母亲也炼,还讲了她单位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得了脑溢血,医生都没有办法医治了,最后在大法师父的帮助下转危为安了。我一听太神奇了,就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大舅妈把《转法轮》书拿来后,我就看了起来,开始看书很困难,因脑部做着牵引,只能平躺着,手也没有劲,书都有点拿不动,一天只能看四、五页,看第二遍就好多了,手也有劲了,看书的过程印象很深刻,每看一遍都不一样,就这样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觉得自己的思想和以前不一样了,就象师父讲的“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心性已经跟上来了。”(《转法轮》)我看这本书有爱不释手的感觉,非常受鼓舞,知道了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从那时起,看《转法轮》成了我每天必修的课程。

随着我不断的看书,身体也在不断的好转,身上的管子一个个的拿下去了,双腿也有了知觉,能站起来了,慢慢的由父母搀着能迈步了,医生看了简直不敢相信,都说是奇迹,因为对于截瘫患者,在国际上还是医疗难题,根本没有治愈的办法,只能靠自己恢复。

后来,我决定回家休养。我回到家里拄着拐杖就敢走了,自己都觉着奇怪,在医院时怎么就不敢呢?知道回家对了。亲朋好友都来看我,本想安慰安慰我,一看我乐呵呵的没受什么影响也就放心了。我心里知道,我得了大法我是最幸运的。

稳定下来后,我试着下地炼功,因为当时把炼功看的很重要,认为不能炼功就不能算真正的修炼人,师父不管。但是炼功对我来说比看书困难,我记得刚开始炼功是在我家一个夹空里,后面是立柜,前面是一张床,中间正好能站我一个人,这样就不怕摔倒了,初期炼功干扰很多,五套功法没有炼完整到位的,比如炼法轮周天法,根本就不会弯腰,只是把动作比划下来,抱轮只能抱一分钟,多站一会儿小腹部就象要抽筋似的站不住,炼静功往那一坐,脖子连酸带疼,必须靠墙夹垫个枕头,脑袋往后仰着才能坐一会儿,那时就能炼到这种程度,但是每天我都能把五套功法凑合着炼上一遍。

一年后,在我家成立了炼功点,由开始的几人发展到三、四十人,那时和大家学法、炼功感觉提高很快,尤其在学法上,每天都能明白一些法理。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解体干扰我不能正常炼功的障碍。有一天,我正在炼静功,突然间感觉有两只手把我的头往上拔,非常舒服。炼完静功,躺在炕上休息,感觉小腹有点疼,紧接着就感觉象有手往外抓东西似的,抓了好几下,我正纳闷呢?同修来我家炼功了,就和她们说了刚才的事,同修说:“这不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吗?开始管你了。”我一听也很激动,因为我当初最大的疑虑就是师父不会管我这样炼功都不到位的人,也是我悟性太差,从那以后我把这个心放下了,才敢把自己摆到修炼人当中来。

我能感受到的师父清理我的小腹部位一共有两次。有一天,我正在趴着睡觉,已经醒了就是没睁眼,又感觉小腹有手往下抓东西,因为肚子是贴着炕的,那一次也让我对另外空间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对修炼更有信心了。从那以后能炼静功了,不用靠墙了,脖子也不酸疼了。炼抱轮也没有要抽筋的感觉了,但是还是不会弯腰,炼静功只能炼半个小时,再要多炼腰就不能坐了,往左边就倒下去了。师父为我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反复净化身体。

迫害发生之后,师父看我没被迫害吓倒,还依然学法炼功,又進一步为我清理障碍,也是在炼静功时,突然就感觉身体往上一挺,不能动了,好象有一股气流似的往上提,一直到嗓子眼,然后又感觉胸腔一点一点的往开扩似的,这样的状态隔一阶段来一次,一共有五六次之多,之后炼静功多长时间也不倒了,能坐住了,也能弯腰了,法轮周天法终于可以炼下来了,也不感到胸闷了,读法、说话多长时间也没有气喘的感觉了,一切干扰我炼功学法的障碍全部解除了,就象师父讲的,“我们这里也不讲治病,但是我们讲整体调整学员的身体,使你能够炼功。你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你根本就不会出功的”(《转法轮》)。虽然我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就目前的状态,在医学界已经是奇迹了。是慈悲的师父给予我第二次生命,让我的人生枯木逢春。

二、讲真相 救人急

二零零零年我结婚后随丈夫到城里打工居住,没有同修联系处于独修状态。我没有看透这场迫害的根本原因,不知道证实法,再加上思想有漏,总认为自己业力大,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以考验我为由,对我進行了长达三年的迫害,把师父给我净化好的身体迫害到了原始状态,又让我重新承受了一遍,身体上的病业一个比一个严重,真是对我来了一次生死考验,好在我挺住了,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我走过来了,没有辜负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

后来逐渐看到师父的新讲法,明白了什么是正法,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及责任和使命,我这才从个人修炼状态解脱出来,進入到正法行列当中,可是我这样的身体连台阶都下不去,我该怎样讲真相呢?一开始我是利用回家串门,来回打出租车和司机讲真相,可是这也讲不了几个呀?后来我看到明慧网上有同修用写信的方式讲真相,觉的挺好,也适合我,就用自己的理解写起了真相信,然后叫我丈夫帮我发出去,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求他帮忙,一开始发,他也有点害怕,我心里也不稳,七上八下的,心怦怦直跳,发正念根本静不下来,胡思乱想的为他担心,好在有师父保护,没出现过任何危险。慢慢的也就把怕心磨掉了,也不知道写了多少封信,我所居住的及附近周围地带差不多都发到了,没有适当地方发了,我就不写了。可是我想救度众生的心还很急切,思来想去,觉得在城里实在没我用武之地,就有了想搬回农村老家的念头,和丈夫一商量,他也老早就想回家了只是没和我说,就这样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搬回来了,老家当时本村只有一名大法弟子还很坚定,一听我回来了特别高兴,外地同修知道后,也来我家看望交流,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村又有两名大法弟子不同程度的返了回来,因为我家环境宽松,丈夫也支持我,所以我家就成了同修交流及接送资料的地点。有很多事情都是我丈夫帮忙做的,在此也谢谢他这些年来为我为他自己的未来所做的一切。

我看了师父的《再转轮》 之后,明白了世人脱离恶党才能得救。我虽然不能象精進的同修那样天天走出去救人,但是我也会利用一切能接触人的机会,救度有缘人的。先是从自家做起,然后是左邻右舍,以及来我家的一切有缘人。

这些年,有三次大面积接触人的机会,让很多有缘人了解了真相。一次是老哥为母亲摆酒席祝寿,这真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从知道信儿那一天就开始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不允许邪恶以任何借口、任何理由干扰我讲真相,劝三退。到了那天,就给外地来的平时不容易见到的人讲真相,心里一点杂念都没有,就想抓住机会多救几个,真是一点干扰都没有,只要是有机会说的,一般都同意退出党、团、队保平安。有一个亲属,我们是同学,看我讲的振振有词,还开玩笑说:“几年不见还变能说了呢?”我也笑着说:“这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让我讲给你们听的。”那一次收获不错,劝退了二十多人,心里特别高兴,心想再有这样的机会多好啊!

过了几个月这样的机会真来了,二哥家生小孩要办“满月酒”。我知道信儿后,也是象上次一样,开始发正念,做好准备工作,没过几天同修来我家交流,就把这事告诉他们,让他们到时候帮我发正念,好多救几个人。那一次更顺利,还出现头一天已经三退的人,帮我劝别人也退出的好现象,我想世人在没邪恶的干扰下,都愿意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在同修整体配合下,真是事半功倍,劝退了四十多人。

还有一次三哥家“乔迁之喜”,我象以往一样先发正念,我觉得发正念很重要,这一次和以往不同的是,真相讲的特别到位,质量特别好,时间也不长,也就是两三分钟,就讲明白了,这可能也是修炼成熟的表现吧!

还有我的两个侄女,从小就受我的熏陶,是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长大的。刚开始被迫害的时候,大侄女上小学也带上了红领巾,我把真相讲给她,她马上就同意退队了,还非得自己写退队声明才放心。她经常来我家,我就让她和她班同学讲退队保平安的事。她说:“我也不会呀,要不我往家领人,你给讲吧!”。商定好后,有机会就给我领来几个学生,这些年确实帮了我不少忙,直到中学为止。时间过的真快,二侄女也上学了,也是同样,就这样在两个侄女的帮助下,许多小孩都退队了。

每次都是师父的安排。有一年夏天,我村来了一伙马戏团,我本没想去,我妈给我一张门票叫我去看热闹,说是别人给的。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我去救人啊!我坐轮椅求丈夫把我推去了,到了那儿我惊喜的看到了从新加坡回来的堂姐,可没说几句话她儿子急着進去看马戏,我在外面也遇到两个有缘人讲了真相,進去了,想找堂姐讲真相,可人太多我又不方便往里挤,就在门口处等着,寻找别的有缘人,不一会堂姐来到我身边,说里面太热出来透透气,我一看机缘来了向她说了三退保平安的事,她很爽快的同意退出了。这一次若不是师父的精心安排,我们真的就失去了这难得的机缘,今后一定要注意抓住机缘。

今年,我利用卖小葱的机会讲真相,救度有缘人效果非常好,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家园子很大,去年丈夫种了一片小葱,打算今年出去卖点钱,可是开春丈夫又到别处打工去了,葱没空去卖了,没办法只有在本村卖了,我用大队喇叭喊了一下,能卖多少是多少吧,我也求师父帮我让有缘人来我家买葱,一则我可以讲真相 ,二则也让我的小葱卖出去,别浪费了,就这样在本村卖了一部份,我也没有错失这一举两得的机会劝三退,可是剩下那些小葱怎么办呢?正犯愁呢,来了一个人要买大量葱,因为他是专门卖菜的。要栽“倒池葱”到矿区去卖,就这样按批发价都卖给他了,借此机会也给他和帮他整理葱的岳母讲真相做了三退,后来在谈话时,我问他是怎么知道我家卖葱呢?因为他是外地的 ,他说:“你村大队喇叭喊那天,我就听到了。”他家离我家能有十里地那么远,怎么可能呢?我一下想到这又是师父的精心安排,让有缘人得救,又各取所需,真是非人力所能做到的,就象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这些年我就是利用各种各样的机会,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我想把我村里的老乡都救下来,现在还有很多呢,好在又有同修走出来了,在我写交流体会时,他们已经走出去救人了。我也一直会努力,我相信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会使更多人听到大法的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