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什邡市万古芬自述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叫万古芬,女,四十多岁,什邡市马祖镇马祖村人,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姐万古蓉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以前我姐患有严重的眩晕症、乳腺小叶增生、牙周炎、严重的妇科病。刚修炼师父就给她净化身体,短短的几天时间多年的病症全都好了。但是她炼静功时还盘不起腿,我试着盘一下,立即就盘上了,我姐说你腿都盘的起,你也炼功吧,你缘份不浅。我从我姐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所以我也就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电视、广播电台、各类报刊杂志等所有的宣传工具开足马力,全国上下一片诽谤之声,真有天倾地覆之势。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眼见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人心净化后的美好,对邪党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加之造假污蔑,从内心感到悲愤。我开始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真相。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我在什邡体育场(迫害前什邡法轮功学员在此洪法)打坐时,被什邡国安、国保大队叶祥伟及多名恶警绑架到什邡看守所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我被本镇派出所和邪党村支书、村长、生产队长一伙骗到马祖镇什邡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号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非法组织)非法办的洗脑班迫害。参与者有镇长叶××、陈述兴、邱中祥、镇武装部长黄开德,他们把我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我回娘家时(马祖镇十大队四队)被大队长邹后春、治保主任李后华、徐××把我绑架到村上,用铁丝殴打迫害,至深夜十二点才叫家人把我接回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份,我从三河回娘家的时候,又被恶人邪党村干部徐建荣、李后华、邹后春三人暴打一次,后又到我姐家打我姐,打了之后又到田里,(当时我姐夫在田里干活)连我姐夫一起暴打,(我姐夫没修炼)打完之后扬长而去。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再次被非法绑架到马祖毛纺厂什邡市“六一零”非法办的洗脑班迫害。迫害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什邡市“六一零”在马井镇大碑寺办的非法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夏天什邡恶警一伙人又把我非法绑架到德阳市“六一零”在德阳的洗脑班迫害。未转化又送德阳拘留所。我遭洗脑迫害长达几个月。最后以绝食身体至病危,才叫家人把我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我和同修姐姐上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天安门恶警绑架到北京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被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罗耀、马祖镇派出所刘代安、夏××等恶警把我们姐妹俩劫持回什邡,在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又转拘留所关押一星期之后非法秘密劳教一年半(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马祖镇司法人员以及派出所恶警一同把我非法绑架到德阳市“六一零”在广汉市和兴镇非法办的洗脑班迫害一个月。身体出现白血病症状。恶人怕担当责任才把我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和姐姐一起去本市双盛镇百林村村部讲法轮大法真相,送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党党员打电话举报。被双盛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双盛派出所关押迫害。第二天一早,什邡市的国保警察把我和姐姐一同送什邡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之后。又秘密将我和姐姐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零三个月后未转化,又加期一个多月,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底才放回家。

我学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对家庭、社会都有益无害,可邪党就容不下我,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我先后共遭邪党迫害九次。两次非法劳教,五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五次被看守所、拘留所非法关押。善良的人们,从我的亲身经历说明,中华民族的真诚、善良、忍让等等美德,与邪党假、恶、斗是水火不容的,希望你们能伸出正义之手,制止这场有史以来最邪恶的迫害,还我中华之道义、复我中华之兴旺。

什邡市邮政编码—618400
什邡市马祖镇邮政编码—618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