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市东禅镇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遂宁市东禅镇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一直遭到当地中共人员、恶警的迫害,包括绑架、勒索、非法关押、洗脑迫害等。以下是东禅镇部份法轮功修炼者遭迫害案例。

◇邹素琼,女,六十八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东禅镇,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身上的几种疾病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邹素琼先后六次被绑架。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十月,邹素琼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四川遂宁驻京办人员劫回遂宁市,非法关押在吴家湾拘留所拘留半个月,勒索现金二千元。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邹素琼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再次去北京证实法,在信访办填完上访表后,就被信访办人员拉到四川遂宁驻京办事处,东禅镇、派出所派人将邹素琼等四人劫回遂宁市,又被非法关押在吴家湾拘留所拘留一个月,勒索现金三千元。

第三次:二零零一年二月,邹素琼去省城(成都)拿资料(当时本地没有任何大法资料与信息),回来后被东禅派出所所长向柯达、恶警曾志坚和镇干部杨成林绑架到东禅派出所关押二天二夜,第三天就把邹素琼送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间市中区国保大队长廖永义、市国保大队长杨仁芳破口大骂。他们骂够了就用脏水把邹素琼住的地方泼湿,不让邹素琼睡觉,折磨邹素琼二个半月,又勒索现金二千元。

第四次:二零零一年九月,邹素琼粘贴手写的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东禅派出所所长向柯达和恶警许易成将邹素琼绑架后,直接送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拘留二十五天后,又转遂宁市灵泉看守所。廖永义、杨仁芳想要非法劳教邹素琼,廖永义强行勒索现金三千元,杨仁芳强行拉邹素琼按手印,邹素琼坚决不配合他们,他们也就不了了之。邹素琼也就成了他们的重点人物,又加上丈夫被迫害,邹素琼只好流离失所去了成都。

第五次:二零零二年五月,邹素琼与二个外地同修送资料到安岳县八庙乡的娘家被世人构陷,被八庙乡派出所非法绑架后通知东禅派出所,东禅派出所所长向柯达就强行将邹素琼送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在拘留所受迫害一个半月,勒索现金一千元。

第六次:二零零三年七月,邹素琼和丈夫去遂宁市灵泉看守所探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路上被市国保大队长杨仁芳认出而遭绑架,她丈夫走脱。恶警把邹素琼劫持到遂宁市育才路派出所,饿一天一夜后又把邹素琼关入灵泉看守所,恶警暗示杀人犯杨某、吕某给邹素琼“过招”——用刑折磨邹素琼,折磨了四个多月后,勒索现金一千元才放邹素琼回家。

◇田碧英,家住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金马三大队九队。田碧英曾患多年胃炎、鼻炎、胸膜炎、妇科病和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右手背上还长了一个鸡蛋大的瘤子,每当病重时,四处乱跑,衣裤都不知道穿,屎尿都抓起就吃。家人为她想尽办法,贷款、借钱四处求医也不见好,家人都非常苦恼,她也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二零零一年,田碧英开始修炼法轮功,十多天后身上多年的疾病都全消失了,手上的肿瘤也不见了,头脑清醒了,一身都轻松了,几个月后,她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比以前年轻了很多,还能在路边补鞋挣钱了。田碧英想到还有很多人被中共的谎言蒙骗、不知大法真相,就用亲身经历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因为这,她曾四次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田碧英两次被崇州市城东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资料和书籍,对她拳打脚踢,关到看守所里两个多月。在崇州市看守所,恶警多次指使十多名在押犯、死刑犯一起暴打她,使她全身无一处好肉、头脑发木、听觉失灵,并遭恶警强行灌食、灌水、泼冷水折磨,她还被转到遂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二月,田碧英正在给顾客补鞋,崇州市城东派出所恶警刘增杰、王翔等五、六个恶警说有人举报她散发《九评共产党》(一本深刻揭露中共邪恶本质和红朝谎言的书),不由分说将她打昏、拖上警车,并非法抄走她所有大法书籍及自行车、补鞋用具,就连她身上仅有的二十三元钱也抢走了。在崇州市看守所,狱警颜滔等人对她进行殴打,并指使七、八个犯人多次同时对她拳打脚踢、泼冷水。二零零六年十月底,田碧英被劫持到郫县看守所,郫县看守所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毒打折磨、辱骂田碧英。一次恶人边打边拖她,拖烂了她的衣裤、鞋袜,田碧英右脚面的皮肤被拖翻一寸多长,鲜血直流。

二零零六十一月二十二日,田碧英被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恶警、恶人变本加厉的折磨她,不准她睡觉、上厕所、洗漱,常常打的她全身浮肿无一处好肉,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左肩和颈脖肿很大,后来因打伤淤血,长了鹅蛋大的一个疮,化脓穿了很深一个洞,被送医院,花了一千多元钱,病症却更加严重,骨瘦如柴,四肢无力。恶警怕她死在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底通知遂宁派出所把她送回家。田碧英出狱后,每天坚持炼功,几天后瘦弱的身体就还原了,疮肿全好,肉也长满了,只留有很小的一条疤痕,她的家人和乡亲都见到大法的神奇,都称赞大法好。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田碧英在东禅镇街边补鞋、擦鞋,给来擦鞋的世人讲真相并办“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被四便衣警察绑架到派出所,田碧英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不停地对她拳打脚踢,恶警去非法抄家,找房东拿钥匙,房东没给,恶警就从后门翻窗而入,抢走了大法书籍等。后田碧英再次被非法劳教。

◇郑芳君,东禅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被劳教,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在那里受尽各种酷刑,他曾被恶警唆使包夹拖到便槽里拳打脚踢,遭受人格侮辱。一次他被强行按在地上,恶警将浓痰吐在他身上,用脚将痰在他脸上、嘴上踏来踏去,又用摩托车头盔按在他头上,连晚上睡觉也不准取下,他无法脱衣服,头皮被磨破。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郑芳君从劳教所出狱,东禅镇两司法人员将他直接劫持到遂宁市凯旋下路340号东南宾馆二楼16号房间洗脑,不允许迈出房间一步,派四人专门“转化”他。后郑芳君在四、五个人的严密监视下,正念走出宾馆,被迫流离失所。

◇卢洪友、吴明书、张兰芳、袁素英(袁西英)、张凤英,东禅镇石洞乡居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被安居区东禅镇石洞派出所的恶警绑架、抄家、勒索。七十八岁的袁素英在家人被勒索四千元作保后被放回;张兰芳、张凤英于二十四小时后被放出;六十五岁的卢洪友三月四日被劫持到遂宁看守所,三月十六日被勒索五千元取保被放回;五十九岁的吴明书三月四日被劫持到遂宁洗脑班,三月十八日被勒索一千元取保后放回。

◇李秀华,五十一岁,家住东禅镇石洞乡四村九社。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左右在成都双流讲真相,被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回遂宁永兴看守所迫害。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三日被恶警从永兴看守所转到遂宁市北门收教所。

◇殷素君,女,五十三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东禅镇。殷素君的丈夫已去世,儿子在外地工作,只有殷素君独自一人在家。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中午十三时,东禅镇居委会的李志州、刘朝武,东禅镇政法人员杨辉,东禅派出所的恶警邹林、汪朝勤、张某和安居区“六一零”、国保大队的刘勇、谭鑫等十一人闯入殷素君家中,绑架殷素君,并非法抄家,抢去师父的法像一张,法轮功经书二十多本,激光打印机一台,手提电脑一台,硒鼓、打印头各两个,打印纸一捆,真相纸币六十元,mp3四个及打印机配件。当天下午,殷素君被劫持到遂宁市戒毒所洗脑班迫害,国保大队的刘勇、谭鑫和东禅派出所的汪朝勤、邹林轮番对殷素君刑讯逼供。后恶徒们骗取殷素君的儿子现金一万元,加上非法抄家抢去的财物和洗脑班的迫害费用,共损失一万六千余元。

◇邹斯海,男,五十九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东禅镇,一九九八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九月,给常人真相资料被人告密,被东禅镇综治办人员代文彬、东禅派出所所长刘崇德、恶警蒋朝兵等绑架到东禅派出所,恶徒非法抄家,抢去现金一百元、一块价值三百多元的手表和身份证,身份证至今都没还给邹斯海。当天下午,邹斯海被劫持到遂宁市灵泉看守所,期间恶警蒋朝兵多次对他刑讯逼供,并暗示看守所的牢头用极其邪恶下流的方式折磨邹斯海。后邹斯海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被勒索二千五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