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区域 用手机救度中国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地从零九年开始拨打真相语音电话,直至后来用手机直接劝退,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也积累了很多经验,心性不同成度上都得到了提高,使这个项目不断得以推广,下面我就把本地的一些做法和较为成熟的经验与同修交流。

手机讲真相的优势与基本注意事项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谈到多救人,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那么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外,那些大法弟子少或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的众生怎么办?手机的出现在今天就是给大法弟子讲真相所用,能够更广泛的,减少时间地域的限制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同时,无论是通过手机播放真相语音也好,直接劝三退也好,对于平时碍于面子和怕心而不听真相、心存顾虑的众生是一个好机会,手机真相只有他自己听的到,他会觉的相对的安全;对于一些大法弟子来说,手机讲真相的项目更容易掌握,能增加讲真相的数量与质量。

而对于本地突发的迫害事件,通过手机播放真相,也更能直接、密集的揭露震慑邪恶,唤醒众生的良知。

另外,在中国大陆的环境下得充份注意安全,手机必须具备改串号的功能,在移动中打,一个地方不宜停留太长时间(可参考明慧网手机拨打语音电话方面的技术安全手册),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经常的发正念。

用手机劝退,循序渐進,走向成熟

在用手机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的做法逐步完善,效果也越来越好,下面简单谈一下我们这个项目的发展过程及个人的一点心得。

记得从零九年开始拨打语音电话,觉得这个项目太好了,尤其对那些大法弟子少或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填补了一项空白,更有效的救度那里的众生,那时几乎天天去拨打语音电话,拨打一段时间以后,我就想:如果世人有明真相、想三退的人怎么办,那么干脆把那些听真相超过三分钟(基本为一段真相)的记下来,再直接通过电话劝其三退。

然后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另一个同修,得到另一个同修的支持,让同修买了两三部变音手机(可变异性的声音等等),在注意基本安全的前提下,再有一辆机动车(移动中拨打)就可操作了。刚开始拨打的时候,心里有些不稳。第一个拨打接听的是一个本地的,说她已经退了;第二个接听的是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男孩,对方的手机里相当的嘈杂,也听不清,然后告诉孩子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然后就挂了。虽然第一次一个没退,但毕竟迈出了这关键的第一步。

第二次是往四川那边拨打,因四川的方言太重几乎听不懂。越听不懂,越着急,更别说语气还有善心啦,又是无功而返。然后,我把打电话的过程跟前面提到的同修交流了一下,同修坚定的说:“我也参与。”之后,她打了第一个电话就成功劝退了,这给了同修和我很大的鼓舞,决心做好这个项目。

后来,我俩及时交流沟通,尽量用普通话,语速不要太快,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善,不断调整心态,不要被对方的情绪、言行所带动,不断的在法上归正自己,及时找出自己的不足。

那时打电话劝退,经常遇到骂大街、说三道四的,虽然都是听过真相语音电话而对真相有一定了解的人,但也不乏极“左”的人。有一次,电话刚拨通,“先生,您好,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还没等说完,电话那边就破口大骂,骂的极其难听,自己的心里当时凉了半截,感觉自尊心严重受创,怨心也出来了,不听就不听,骂什么街,电话那头挂断了,这边的我还有些愤愤不平。还有一次电话打到警察那里,对方说些恐吓、威胁的话,甚至说已经锁定了你,当时的怕心就出来了,甚至因此消沉了几天。后来通过学法与同修切磋,找到了很多的人心,还有一些观念,其实打电话的过程就是去人心、升华自己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发现有爱面子的心、怕心、色欲之心、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等,对迫害大法弟子不明真相的警察有一种排斥(其实是一种观念)。

我知道要讲好真相,必须学好法、修好自己,生活中尽量严格要求自己,逐渐的把名、利、情看淡看轻,那样讲出的话是纯净的,是很少带有个人因素,是具有善的穿透力的。

在随后的讲真相中,不同阶层的人都遇到过,什么样的情况也都遇到过。有一次给一个听过真相的人打电话:“女士,您好,耽误您两分钟时间,请问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对不起,我没时间。”我不假思索的说,“耽误您一分钟的时间,肯定会换来您一辈子的幸福。”对方在那头注意倾听。“您看现在天灾人祸特别多,有很多预言也谈到将在会有大灾难。如果大灾难真的来临时,所有加入过党团队的人是在劫难逃的,如果您加入过其组织,用化名、假名在心里想一下,把它退出来,就保平安了,就这么简单。”最后对方欣然三退,并嘱咐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开启了智慧,让我说出了很多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语言。

在遇到正有事情没时间听电话的众生时,不用太多的铺垫,可直入主题,直接询问其是否三退(因他们都听过语音电话,基本真相已经明白),往往有很多人愿意三退。

还有一次给一位女士打电话,“女士,晚上好,耽误您两三分钟的时间,请问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不管您是干什么的,我只是想让您保平安,以前我给610、警察、甚至厅级干部都打过电话,有的一开始也是不高兴,但慢慢的都明白,直至最后三退。您看,我用自己的话费,不用您花一分钱,冒着被抓的危险,与您素不相识,您说如果将来灾难真的来临,只因您今天这个不明智的选择毁了您的未来,多可悲啊,我就是希望您能保平安,您说是吧?”“我告诉你,我的丈夫是安全局的。”“那您就更应该把真相告诉您的丈夫,希望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让他也有个美好的未来。”然后,这位女士欣然三退。

当遇到迫害大法的邪恶部门时,不惊不怕,自己就是顶天立地的神,发出洪大的慈悲心,威严的解体其背后的邪恶生命及因素,就可以让邪恶恶不起来,从而救度他们。如果真的遇到特别邪恶的,就把手机卡更换、扔掉,手机改串号。

若想讲好真相,也要多看《九评》,多看多听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的心得,从而达到能够百问百答,当然这也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念要正,救度众生的心要迫切(其实是一种慈悲的状态),师父就能够帮助我们。

记的有一次打电话,对方是一个对历史很有研究、很有文化修养的人。他问:“你知道,近代史什么时候开始的吗?”我不假思索的回答“1840年鸦片战争。”然后,我较详细的讲了共产党的由来,还有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的一幕幕悲恸人心的事件,过程流畅自然、亲切还不失威严,对方最后欣然接受,要是在平常问我近代史、现代史,我还真是很难回答。

在这劝退的过程中,也遇到过很多感人的事例,有很多众生一再表示感谢,并让我们注意安全,还有的三退后主动要求帮家人退的,还有很多用真名退的,还有的说支持你们,也有听过真相并作三退学炼法轮功的,还有昔日同修听闻真相三退后,又从新修炼的。我们感到特别鼓舞,也更坚定了要做好这个项目。

用原声直接劝退,更多救人

在以后的电话讲真相中,不断有众生提出你们为什么不用原声去讲,听上去怪怪的,后来同修拨打自己试听,是觉得怪怪的不自然,干脆就用原声,这样对众生也是一种尊重,当这样一做时,劝退的人数也多了起来(其实每走一步的时候,如果真的基点站正了,完全为了众生着想,就会有奇迹)。

那么与此同时,更加强自身普通话的训练,每天在读法的时候,旁边就放上一本字典,以纠正方言、土语,让全国各地的人都能听懂,一晃两年多过去了,感觉越讲越顺,越讲越慈悲,三退人数也越来越多,有时自己说出的话连自己都感动,有时当听到对方说不退时,心如刀绞,我知道那是一种大法弟子本应具有的状态,更促使自己要多救人。

自己深知这个项目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从自己一开始的一个不退,到现在的一个多小时退几个到二十几个人不等,其中浸透着多少师尊的心血与慈悲呵护,使我越发感到师尊的伟大。在这过程中,也体现了同修们整体配合的威力,每个参与同修的努力都在其中,使众生从接听最基本的电话语音真相到直接电话劝退一气呵成。

以上介绍的内容主要是我们电话劝退小组的经历,其他环节的部份没有具体叙述,但是每个环节都包含着同修的付出,起到了重大作用。

带动同修,分享心得,广泛救人

当这个项目逐渐走向成熟之际,我们将此项目介绍给更多的同修,包括外地同修,尤其有一部份还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讲真相的平台。

我们小组的做法是:用机动车把他们接出来,已经做的成熟的大法弟子先讲上几个,给他们做一下示范,尤其是语气、语速、语言的组织技巧,得让对方感觉到咱们的善,亲切自然的就象自己亲人一样,过程中要面带笑容,这样能打消对方的戒备心理,而且告诉同修你要经常保持正念,现在陆陆续续的有好多同修溶入到这个讲真相的行列里了。

这里试举两个感人的例子:同修甲平常说话都不连贯,说几个字就得停顿一下,最怕说话,看到同修一下午出去就劝退几十人,心动了,也参与这个项目,我们都说你肯定行的,到现在她一个小时基本就能劝退十个人左右了。

还有的同修为了参与这个项目,打破观念,大半辈子没摸过车,要学车,甚至有的已经当了爷爷、奶奶的,他们坚持要学,购置了多部机动车,为的是有一个更为隐秘的空间(其实在偏僻无人的田间地头也可以拨打,只要遵守拨打手机的基本安全知识就可以了)。同修的心就一个目地: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