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张杰、崔学君母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张杰、崔学君母女是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由于二人在1999年7月20日后到北京为法轮功和大法师父受到的不公对待上访,而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的非法抓捕,关押,毒打、罚款,被迫流离失所及非法判刑等野蛮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合法的修炼环境。张杰、崔学君母女于99年9月28日进京上访。10月22日在出租房与外地学员一起被北京清河区派出所绑架。次日被转到抚顺驻京办事处。后由张杰单位的保卫科人员去北京将她们母女拉回抚顺。抚顺望花分局恶警臧传芳以所谓“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罪名将母女非法拘留15天,并没收了身份证。在拘留期间,崔学君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反迫害,被送往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恶警不让学员穿鞋,大冷天让法轮功学员站在室外,并对她们进行谩骂、威胁。15天后,张杰由单位接回,女儿由抚顺大学系主任接回学校。学校向家属要了2000元押金,说崔毕业时退回。

2001年10月15日,崔学君去法轮功学员家被蹲坑的恶警抓往河东派出所。恶警对她进行非法审讯,崔不配合,不报姓名、地址,被恶警打倒在地。到了晚上大约九点多,恶警带着酒气用杂志刊物狠抽崔学君的脸让她交代同修的情况。被崔拒绝。在殴打时,恶警把窗帘拉上,怕对面居民看见。晚上恶警给崔学君戴上手铐关在派出所,由两名社区人员看管。次日又进行非法审讯做笔录签字。崔学君挣脱手铐逃出派出所,结果又被抓回。河东派出所所长打了学君一个大耳光后把她的奶奶、父亲找来做工作,逼她放弃信仰。崔学君坚拒所谓“转化”,最后被抚顺望花区建设街道佟某送入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强制“转化”迫害。当时主要负责转化的恶警是吴伟。

在那里,恶徒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看邪党诬蔑大法的电视,让邪党人员给法轮功学员“上课”进行洗脑,逼写所谓“学习体会”,每天写100遍骂大法骂法轮功创始人的话。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小号,酷刑折磨。其中法轮功学员殷燕娟、柴燕等绝食反迫害。20天后,崔学君由家人找人把她接回。这期间,因望花社区街道不断骚扰,扬言要办班“转化”,张杰已被迫流离失所。

被非法判刑

2002年2月6日晚,抚顺市公安一处以“查房”为名,在万新出租房将张杰母女绑架。一名年轻警察进屋对张杰大打出手,把崔按倒在地。张杰母女被非法关押到万新派出所。张杰在派出所再遭恶警关勇的殴打、逼供,张杰被打的无法走路。恶警抢走了母女的4100元人民币。次日把母女送往女子自强学校(即抚顺市公安局第一收容所)非法关押。

崔学君绝食,恶警马广学对她进行打骂、恐吓。这里的女犯脏话、下流举动不堪入目。恶警对张杰母女进行隔离看管。被非法关押在此地的法轮功学员黄桂荣每天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唆使犯人对她进行殴打。法轮功学员金顺女和一位姓王的学员绝食反迫害,恶警对她俩进行野蛮暴力灌食。

2002年5月24抚顺市东洲区检察院对张杰母女非法批捕后将她们非法关进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杰母女反迫害,拒绝干活。女犯张国华对张杰进行殴打,恶警赵春艳给崔学君带两副脚镣迫害,使她走路得提着脚镣走,脚后跟被磨破流血。期间法轮功学员黄桂荣、金顺女、许桂芹、王小燕、王淑芳等绝食反迫害。黄桂荣每天被拉到外面的医院进行灌食,一直持续一个月。当时的看守所所长名叫柴昂。

2002年8月中旬,抚顺市东洲区法院非法对张杰母女开庭,他们却未通知家属,却把当地的社区人员找来进行听审。恶警对开庭的全过程进行录像。最后张杰被非法判刑四年,崔学君被非法判刑三年。2002年12月张杰母女被非法送往沈阳大北监狱非法关押。张杰被关进二监区;崔学君被关进八监区。

邪恶的大北监狱

张杰被关在二大队一小队,监区长为李静。张杰给二大队的队长讲真相。一星期后,王姓恶警大队长、齐姓的小队长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认罪”、背监规,指使杀人犯李某,在张杰被逼做奴工时把她叫到外面对她大打出手。李某用她的大拳头打张杰的胸口几十拳,当时张杰就被打的几乎喘不上气来,张杰对该犯人说:你打好人要遭报的。中午这个犯人就开始发烧,她向全小队的人说她遭报了。

晚上齐小队长把张杰调到二小队。二小队队长名叫王丹。第二天恶警王丹就停了张杰的细粮。派犯人时修丽、刘敏、柏洪英看着张杰站着干奴工活儿,张杰反抗,她们就殴打她,整天打骂不停。晚上收工不让张杰坐着,关到活动室由犯人轮流看管,不让她睡觉。由于长期站立张杰双腿肿的很粗,双脚肿的象大馒头,鞋都穿不上。就是这样每天强迫做奴工十多小时。恶犯人时修丽对张杰说打就打,没事把张杰叫出去打耳光,直到打的犯人自己的手打疼了才住手。

一次恶警王丹把张杰叫到办公室用她的尖头皮鞋踢张杰。整日的折磨使张杰喘不过气来,于是开始绝食反迫害。不干奴工,断断续续绝食八次,长达一年半的时间。由于长期反迫害绝食,张杰的心脏病犯了。恶警王丹把她送到监狱医院进行灌食。把张杰双手绑在床上,插入鼻饲管,每天灌苞米面粥或者是盐水,鼻饲管长期不拔出来。有一次恶警王丹往大米粥里放了不明药物被张杰发现。冬天逼迫张杰坐在凉水盆里,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让犯人往她身上浇凉水。

崔学君被关到八监区一小队,监区长是左小燕,大队长叫谷亚青,一小队队长叫郭桂捷。崔从一开始就被管事犯人邓秀杰关到一个小屋里,由两个犯人看管强迫背监规。崔学君被强迫坐在一个两指宽的小板凳上背监规,不背就把小板凳倒过来逼她坐,还把崔学君的手反扣起来。如此折磨两天,逼迫她写所谓“保证书”。然后恶警郭小队长派两个犯人看管崔,监视她的一切行动。2003年4月至7月“非典”期间,恶警左小燕为了自己的利益,将小队封锁起来,与外界断绝一切消息,让犯人加班加点的干奴工活儿,对法轮功学员更是如此。左小燕没完没了的提高产量定额,实际没有一个人能完成的。每天一大早出工迎接犯人和法轮功学员的就是电棍,或者是在办公室门口撅着,停细粮,或者是扣钱。一次恶警左小燕把崔学君和几个犯人叫到办公室谩骂威胁,用电棍电,致使崔走出办公室就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法轮功学员金顺女被非法关入监区不配合邪恶的“转化”,也同样被关进小屋迫害。晚上睡在没有被褥的床板上。金顺女跟另一小队法轮功学员说话被发现,恶警谷亚青用电棍电金顺女的嘴,大约两个多小时,金顺女的嘴被电破电肿,看上去很吓人。

由于法轮功学员年小丽写了《严正声明》,不配合“转化”,郭桂捷就经常找茬迫害她,打耳光,停细粮,扣钱。法轮功学员马凤梅、于小清经常挨电棍,撅着(头手朝下控着,时间长头昏眼花,脸又肿又红)。二小队的法轮功学员刘俊鹭不背监规拒绝所谓“转化”,恶警晚上不让她睡觉,双手被反铐,长时间罚站着,白天还得干活。恶警恶徒把诬蔑大法的话写在学员的身上。

2003年10月23日,沈阳大北监狱搬迁到于洪区监狱城。法轮功学员和女犯被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城。恶警左小燕为了争先进,为了钱,每天从早5:30出工到半夜11点收工,活干不完,有的犯人就把手工艺品藏在身上带到监舍继续干。第二天没完成任务的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程玲年龄最小,由于长期睡眠不足,晚上加班不小心被裁衣服的电剪子把手指切断。

2004年3月监狱为了提高所谓“转化率”对各监区法轮功学员进一步的迫害。一天下午恶警谷亚青给各小队长开会,给各“包夹”犯人下任务。晚上收工法轮功学员金顺女、高曼丽等人被叫到活动室,管事犯人邓秀杰指使犯人代红、盛志兰、齐小影、未雪梅等人殴打,辱骂、恐吓、威胁,逼迫学员“转化”。

当时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八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有:高艳霞(被非法判刑8年)、许宝珍(被非法判刑5年)、程玲(被非法判刑7年)、于小清(被非法判刑3年)、年小丽(被非法判刑3年)、金顺女(被非法判刑13年)、刘俊鹭(被非法判刑10年),此外还有王素娥、杜素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