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平稳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我一九九七年得法后,因学法不深,法理不明,所以当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全面迫害大法后,就脱离了大法。二零零三年初,在师尊的感召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现在就我走回大法修炼后的点滴体会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我今年六十岁。在我脱离大法后的二零零二年冬,天连降几场大雪。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脚下一滑,猛的蹾坐地上,只觉的腰部剧烈疼痛。到医院做CT,医生说是12胸椎不稳定性骨折,摔出四道纹,随时有塌下来压迫神经的危险。必须在床上仰卧三个月养着,大、小便都得在床上解。因为感觉实在不方便,就没听医生的,照常下地去洗手间。发现并没发生什么危险情况。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师尊在保护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在养病期间有昔日的同修来看我,让我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这位学员几次引导我,劝我回到大法中修炼。但我还是不醒悟。我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了,仍然不能坐起来,并且感到非常憋气。按常理就是躺的时间久了,心脏缩小,肺不张造成的。到二零零三年的大年初二,另一位同修来看我,并善意的说我不应该放弃大法修炼,他一直在修着,做着证实法的事。他话语不多,但对我有很大的启发。可能是师父借他的嘴来敲醒我。他走后,我進行了认真思考,但当时思想境界非常低,只是想到人生太苦了,要想脱离苦难,只有修炼。就这样我下定决心从新走回法轮大法中。

当晚我把《转法轮》这本宝书找出来,因当时的心性很低,认为自己的腰不能坐着,就躺着看。很快我就看完一遍《转法轮》,就觉得一股暖流通遍全身,感觉非常舒服,我有点兴奋,一扫之前那种心情沮丧、全身发僵、憋气那种感觉。有个朋友来看我说:你怎么满面红光,很兴奋的样子?当晚很舒服的睡了一宿觉。第二天早六点钟我就起来炼功。在炼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下蹲时摔伤的部位根本不觉的疼。可在这之前坐时间长了都受不了的。炼静功时我已经双盘不上了,可在“七二零”之前我能双盘一个小时。我继续努力,十几天后又能双盘上了。

这样学法炼功一星期后,能下地干家务活了,也能上班了。刚上班时丈夫用摩托带我去。一天夜里做梦,梦见我骑着自行车飞快的跑。我和同修说此事,同修说你已经能骑车了,还让人家带着你干什么。第二天我真的就很轻松的自己骑自行车上班了。当年夏天拆洗被褥,提水浇树,往家运煤,什么活都能干。我的一个要好的同事,在我住院时曾对我说,你这个病以后恐怕要留后遗症的,重活就不能干了。当看到我什么都能干时很惊奇,我就对她说我修炼法轮功彻底治好的。不久她也走進大法修炼,她腿疼的毛病很快也好了。

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后,师尊又再次给我净化身体。骑着自行车在大平道上摔跤,但摔不坏,只是皮肤受点擦伤,几天就好。我明白师尊是在用这种方式让我还业。也发过几次高烧,也都走了过来,都没挡住我上班。“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我也出现过师尊所说的这种危险情况。有一天骑车去上班,都到单位门口了,在往单位里面拐弯时,后面一人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般的冲了过来,擦着我的左肩膀就过去了。因他从我后边过来的,我根本看不见,只觉的有人蹭了我一下。走在后面两个同事目睹了这个惊险的镜头,把他俩吓的出了一身冷汗,告诉我刚才有多危险。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对法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升华

从新走入修炼后,我知道必须认真学法。我以学《转法轮》为主,每天一讲。又辅助学了《法轮大法义解》、《欧洲法会讲法》、《北美首届法会讲法》、《转法轮(卷二)》及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之间师父发表的所有经文。因为自己心里明白,自己在个人修炼阶段学法没打好基础,法理不明,在大难面前才退缩了。

自己对法能逐步的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在此期间自己除了学《转法轮》和“七.二零”之前师尊的讲法外,自己还用了大量的时间学了“七.二零”之后师尊的讲法。同修还给我送来一套师尊最新讲法,也方便了我学法。另外从二零零四年,我从同修那能拿到《明慧周刊》了,每周的《明慧周刊》我都必读,同修对法的正悟和修炼经历都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从《明慧周刊》中知道有很多同修都在背法,我从二零零五年也开始了背《转法轮》。我已背过两遍了,现在背第三遍的第八讲。我知道我背的很慢,比起同修差的很远。但是我觉的用背法的方法学法效果还是不错的,能入心,背着背着一个法理就给展现出来了。我决心还要继续背下去。同时《洪吟》、《洪吟二》我也背下了一些。在这之前我都是自己在家独自学法。师尊在许多讲法中都讲到了集体学法的重要性,要求学员都能参加集体学法。从《明慧周刊》中也经常有同修交流集体学法的体会。我想我也应该走出去参加集体学法。二零零八年春季在一个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个学法点,开始了集体学法,基本能做到风雨无阻。

在学法小组大家共同发正念,共同学法交流,觉的心性提高很快。特别是提供集体学法场所同修无私的奉献,使我很受感动,她们家庭环境都很正,家里的常人都支持大法,从来不嫌麻烦,还很热情。在这里也向我的好同修道一声:“谢谢!”

修心性证实法

通过学法,明白了很多法理,我的心性也有明显提高。我是抱着摆脱人间痛苦的执著从新走入修炼的,多自私呀!师尊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从新走回来时的想法,就是师尊所说的最后的执著吧,我要去掉它,逐步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心系众生。

心性上来了,行动就要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我在二零零三年时用真名在《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在单位、在家以法和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以实际行动证实法。大约在二零零四年,中午下班回家,看到一所学校的墙上有粉笔写的污蔑师父的话,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能让邪恶之徒随便污蔑我师父吗?回家草草吃了点午饭,拿上一些纸到那所学校很快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擦干净了。

没修炼前,在家里唯我独尊,我是一贯正确,可能是多年受邪党文化熏染造成的,不能受一点委屈。对孩子期望值很高,达不到就有失落感,给孩子造成很大压力。丈夫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可我动不动就冲他发火;婆家、娘家来人多了心里就烦。生活上和别人攀比,自己也活的很累。修炼后这些心都在逐渐去。经历了很多剜心透骨的过程,正象师尊所讲:“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断〉)。

深挖自己的心主要有:争斗心、虚荣心、自尊心、委屈心等人心。自己都在努力去。现在我变的平和多了,遇事能替对方着想了。两个孩子毕业后,都是自己择业,我没有象常人那样托关系走后门。我要是不修大法,一定会去跑关系想尽一切办法去安置孩子的。现在修大法了,一是做三件事没有那个时间,二是修炼人不能随波逐流,助长不良的社会风气,人各有命,万事随其自然。我相信他(她)们都支持我修大法,善待大法也会得福报的。

我对丈夫也不经常发火了。记得第一次出去参加集体学法,由于丈夫有怕心,说了不让我去的话,我就和他顶起来了。到学法点和同修交流,同修指出我慈悲心不够,他是担心你的安全,应该和颜悦色的和他讲,以后我努力控制争斗心,心里正念很足的想:我做的是宇宙最正、最神圣的事,任何邪恶生命都不配指使他干扰我去参加集体学法,和颜悦色的和他说,我不会出任何问题的,你放心吧。现在他看到我平平稳稳的参加集体学法到现在,也不阻拦了。

婆婆来到我家我尽力体贴照顾她,和她讲大法真相。她是信基督教的,我让她放下学大法,可能她的缘份还不到,还没走進来,但是她非常支持我修大法,到晚上就催我快走去学法吧。对儿媳我也尽量替她着想,她的工作很累,下班之前把饭菜都提前准备好。小叔、小姑来了我都笑脸相迎热情招待。我的小孙女出生了,正好我退休了,就由我来看哄。我想在大法洪传时她出生在我身边,也是来得法的。她几个月时我就抱她去发大法资料,教她念《洪吟》中的诗,唱大法真相歌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我家四代同堂,和睦相处,其乐融融。这都是师父、大法给的幸福生活。在《九评》发表后。我陆续把家里人包括婆家的、娘家的入过邪党组织的都做了“三退”。现在我在家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家里人没有人干涉反对。

认识正念的威力

师尊讲:“大法弟子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减少邪恶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的迫害,发正念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正念》)我逐渐也明白了发正念是非常重要的,自己从新走入修炼后,同修教我发正念,但是不得要领,也就是走走过场。经过学习师尊的一系列关于发正念的讲法,和“明慧网”发布的发正念要领和规定,自己认识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在做三件事的实践中,也体会到发正念的作用。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如果先向对方发出:“彻底解体他(她)空间场阻碍他(她)了解真相,得救得度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让他(她)明白的一面接受真相,得救得度”,再向他(她)讲真相劝“三退”,一般都能接受真相并同意“三退”。

我有一个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在常人中可谓是好交好为、豁达开朗的人,但她对修炼啊、气功啊都不相信。在大法没被迫害前,我向她洪法,她不相信。她邪党、团、队都入过。《九评》发表后,我劝她三退,她反倒把我奚落了一顿,过后她还找上我的另两个朋友,劝我不要修炼了。我感觉那时对我的干扰很大。师尊说:“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师尊的法坚定了我的正念,我想我不但要修炼下去,一定还要把你们救了。我每天在四个整点发过正念后,就向她的空间场发正念,一段时间正念后,又去劝她,她夫妻两个都用化名作了“三退”。后来把那两个朋友也劝退了。现在我们学法小组和全地区的同修配合,长时间的发正念。这样坚持发了二十多天后,本地区洗脑班解散了。正显出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我们还要坚持下去,一直到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机构全部解体。

去怕心多救人

在做救人这件事情上我也是经历了去怕心,由不成熟到逐渐成熟的过程。在《九评》发表之后,自己看完两遍,在单位我就把《九评》送给我同科室的及和我比较要好的同事看。他(她)们看完后,我就劝他(她)们“三退”,有的当即就退出了邪党、团、队;有的就接受不了,有一个同事,给她《九评》看,她说一看就脑袋发胀,那是共产邪灵在干扰她,当时不知道给她发正念,就一再劝她看《九评》,并劝她三退,她就是不退,说要再观望观望再说。一次我们一起去地区培训,我想我们两个要是能住一个屋就好了,果然把我俩分在一个屋住了,晚上我再次提出她三退的事,她才答应退出了。那时做事带的人心很多,现在想起来,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则是一事无成。

一次我去给我们单位的书记讲真相,那时带的观念很少,觉的她就是我的一个好姐妹,就应该给她讲真相救她,可能这纯正的一念,一讲她就欣然接受了,并看了我送给她的一份《明慧周报》,后来又给她化名作了三退。并为我以后证实法给了一定的帮助。

一次我带着人心给我一个同学的妻子一份真相光盘,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不知道怎么弄到主管局那里去了,主管局的书记、主任立即把我单位的一把手、书记叫去,对他们说我炼法轮功,发光盘。因为我单位的书记明白真相也“三退”了,就一口否定不是我干的,主管局领导看她很肯定,也就不问了。说这件事情就交她处理了。当时我正在一个很多职能部门在一起办公的大厅工作,书记给我打电话说你以后注意点,局里领导说你给人发光盘,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当时一听心里就慌了,脱口而出说:谁说的?周围的同事都听见了,都问我怎么回事?我稍镇定了一下想我不能说呀,那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就说了几句别的事给遮掩过去了。晚上下班回家心里还是不稳。后来我问自己的心,你怕了吗?你从新修炼后不是也下过决心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听师父的吗?要跟着师父回家吗?想到这里心里敞亮多了。又坐下来学法。

师父的法坚定了我的正念,我没有怕心了,第二天照做三件事。又过了两天,我到同修那儿拿一些真相材料,打算去给那位看了大法腿疼就好了那个同事送去几本(她学了一段也不精進,就放下了)正好碰到她。她非常害怕的说,现在单位的同事都在私下议论你,说你炼法轮功被举报了,你以后不要给人家讲真相了,自己就在家偷着炼就行了。我说我炼法轮功也不是干坏事呢,他们愿意说就让他们说去吧,过几天他们觉的没意思了就不说了。现在想起来语言很不善。后来这个同事又找到和我同科室的一个同事的妻子来劝我,这个同事妻子的母亲也是法轮功学员,所以她也没来。当然谁也不会动摇我的。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看我有坚定的信念,帮我化解了这场魔难,也是在修炼的过程中去我的怕心。

《九评》发表后,我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先对原单位周围的一些人讲了真相劝退一部份人。后来单位派我到一个有几个职能部门联合在一起办公的大厅去工作,这个大厅共有二十五、六个工作人员,我在退休之前陆续给二十个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在这几年中,我每天都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不管好天坏天很少间断,一般都是带着孙女出去,一个星期下来,有的时候三退名单有七八人、有时二十几人不等。这当中有时讲的非常好,非常到位。记的有一次晚上我去集体学法的路上,遇到以前工作中认识的在校医室工作的母女俩,我随走随和她们讲《九评》、讲天象的变化,讲大法的洪传,我到了,她们俩个也听明白了,高高兴兴的做了“三退”,并一再向我表示感谢。当时我发了一念,我要平平稳稳的做好讲真相的事,我的平安就是众生的希望,只有这样才能多救人。但有时讲真相状态就不好,讲的很勉强,人家退的也很勉强,有的还不退。也有许多有缘人和我擦肩而过了。这几年当中,我一共讲退了多少人,我也没有记录,我想师父都知道,因为都是师父在做嘛,我只不过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