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九八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我还在上班,是省直机关的一名中层干部,得法初期较长一段时间,我处于兴奋之中。我人生经历比较顺利,没受过什么挫折,没有什么顾虑,得了法就想要好好修炼下去。

这十多年的修炼中,我经历了很多,体悟也很多,最多的是教训。这篇文章,我重点想谈谈自己对学法重要性的体悟与实践,即:学好法,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我得法不久迫害就开始了,这之前实修的时间很短,再加上自己人的观念很多,又不懂修炼,很长时间都不是修炼人的状态。特别是在严峻的环境中,根本不知道要修自己,以为不屈服邪恶、坚信大法就是修炼了。在劳教所时,有四、五个犹大“转化”我,开始时来软的,我不动心。接着就用讥笑、嘲讽的语言挖苦、刺激我,我一下火了,蹦起来指着他们吼道:你们给我滚出去!还不解恨,一脚把装有纱布的脸盆和桶踢翻了,纱布洒了一地。

还有一次,一个包夹因为不愿意到包房来,她把这个不满归罪于我,跟我发脾气。当时我想,你也欺负我?我是那么好欺负的?我生气的说,我来到这个大牢,又被关在这个小牢里,我愿意吗?你不想服侍我,我还不想要你服侍呢?从今天开始我自己去打饭,你打的饭我不吃。她一听吓坏了,连忙跟我道歉,说她错了。我想教训她一下,仍不松口,她只好向我下跪,喊我妈妈,求我原谅她。后来我听有个管教说,刚开始(指迫害)進来的法轮功很善良,后来進来的不象法轮功。我可能就属于“不象法轮功的人”。

后来我自己也发现,与那些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相比,我是不象个修炼人。没有平和的心态,没有宽容的心胸,听到不顺耳的话、看到不如意的事就烦就气,不善不忍,慈悲更无从有。但有时又想:学法我从来没有放松过,《转法轮》我都看明白了;三件事我从来没怠慢过,无论多难我都尽力在做;我对大法是坚信的,那么大的屈辱、魔难我都走过来了。可是过程中却没有实修,把重视学法当成学好了法,把对法的坚定和做证实大法的事当成了修炼。经常是学法时,眼睛在法上,思想想别的。拿起《转法轮》什么都知道,放下《转法轮》什么都忘了。法是法,我是我。遇到问题不知道用法去对照、去衡量,不知道怎么向内找,法理不清,脑子就象一盆浆糊似的。

零五年底,当我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背法的体会文章后,触动很大,也下决心要背法。开始很难,干扰很多,阻力很大,为了增强背法的信心,我第一遍《转法轮》背的比较粗略,用了两个月时间,即使这样,仍然收获很大,觉的背法与读书完全不一样。后来我就一直坚持背法。现在《转法轮》我已经背的比较熟了,基本上可以做到一个星期背一两遍。

我背法有个渐進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不断清洗自己思想,剔除各种观念的过程,我的脑子在不知不觉中清醒了,法理逐渐清晰了。过去不清楚的问题后来清楚了;过去不明白的事情后来明白了;记不住的记住了;做不到的做到了,就象突然开了窍似的,一下变智慧了。我深深体悟到了师父说的“我还告诉你们,这部法他有多大的力量,我把我的巨大的能力呀,容進了这部法中,所以这部法什么都能给你们做的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句话的内涵。

过去,我对自己为什么会遭受那么多迫害,邪恶是针对我的什么心来的,一概不知,总是糊里糊涂的進去,糊里糊涂的出来,就抱定一点,不管你怎么折腾我,我永远都不会放弃。因为人心没去,邪恶就有空子可钻,魔难就时有出现。

零四年有段时间,我脑子里出现一个很强的念头:我的同事都是与我有缘的人,我应该救度他们。就在那时家里电线几天内发生两次短路,我意识到要抓紧做这件事。我先是给领导、要好的同事写信。然后策略的给一般同事分别邮寄我写的打印信和有关真相资料。后来因为此事我被绑架到洗脑班。这次出事的表面原因,是新来的单位主要领导想通过迫害法轮功出政绩,好往上爬。这次迫害很邪恶很恶毒,是她的主意,也是她主要操控,六一零办公室具体行恶。我摔了大跟头。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这次为什么被迫害很困惑,我哪里做错了?我是真心想救他们,方法上也是理智的,没有乱来。我没有错,是行恶者太恶毒了,每当想起这事就气就恨,还是向外去找了。通过背法,我慢慢明白了这次被迫害的原因,也找到了自己的执着。

这次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它是根据什么安排的?根据我有一个很强的恨心。它为什么能这样安排?万事皆有因由,可能在历史上我们曾有过这样的渊源,这一世我当大法弟子,她就来魔我。迫害大法的人后果是什么?她不知道,我知道是很可怕的,她在迷中干坏事,这样的生命不是很可悲很可怜吗?想到这些,我对她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通过这件事我还发现,在魔难中,矛盾的对方往往是自己的一面镜子,我为什么会遇到这种恶毒的人?我是不是对她也恶毒过?我身上是不是还有这些肮脏的物质?肯定有。我看到她活的有滋有味、不可一世,把我搞的这么惨,心里不平衡,从而嫉妒她、恨她,这不也很恶毒吗?这些事情想清楚后,我真为自己没修好感到脸红,下决心要好好修自己,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随着我的变化,她们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改变,不再盯着我、不放心我。零八年奥运前夕,单位负责这方面事情的人给我打来电话,说要到家里来看我。要是以前我会很生气,这次我笑着对她说,你不要来,你尽管放心,你去买个高枕头睡觉去(高枕无忧)。她笑个不停,边笑边对我说,我知道大姐很关心我,这次我就不来了,以后有空再去看你。从那以后,再也没出现过这方面的干扰了。

去年底,单位发一种什么奖金,同事问我拿到没有,我查工资卡发现没有。我就打电话找单位分管的人,她说听财务部门说是按照以前的惯例发的。我说以前我不知道这个事没找你们,现在知道了就要问个明白。以前的惯例是错的。我是合法公民,是正规的国家退休干部,应该和其他退休干部一样享受应有的福利待遇,这个奖金不给我,就是对我的歧视和迫害,我不能接受。后来领导专门研究了我这个问题,说是请示六一零后,六一零答复从二零一零年开始,我的一切待遇正常。因为这个奖金是属于二零一零年的,很快单位把这笔钱发给了我。

从法中,我们知道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法宝,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要么想不起来向内找,要么不知道怎么找,经常是站在人的理上找,谁对谁错,谁是谁非。通过背法后,我觉的自己这方面突破很大,不但知道了怎么向内找,而且基本上能做到遇事向内找,也就是会修炼了。以前遇到的许多事情,因为不会向内找,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我基本上都想明白了。修炼中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都是针对自己的人心来的。

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修一起,到她的一个亲戚家去劝三退。去了后,先是同修讲了一下我们来的目地,然后我接着她的话讲。我一开口,那个亲戚就变脸了,很不友善的对我说:“你不要讲了,她(指同修)因为是我家亲戚,我们随便点。”我当时没在意,还是笑着说,我们这么大热天的来,真的是为了你好。她一听更生气了,生怕我再讲下去,很不客气的说:“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愿意听,你要再说,我就要请你出去。”这样的语言,这样的无理,我一生都没遇到过,当时我感到心都被她刺疼了。因为她的态度太出乎我的意料,一时不知所措,也没想到发正念,只感到好尴尬、好失望,但我还是平静的看着她,可能是善的威力,很快她自己把气氛又缓和过来了。

事后我找自己,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这件事要去我的什么心?在这之前,我曾与这个同修一起做过她的一个同事的三退,很顺利,由此生出了欢喜心,以为做她亲戚的三退也会如此,带着一个很强的自信心去了。自以为有能力、有本事说服别人,不知道真正三退的成功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腿、动动嘴而已。我身上自信、自尊、自负这些人的东西那天表面上看不出来,另外空间可看的很清楚,她亲戚的言行就是针对我这些心来的,所以我感到心被她刺疼了。为什么有人劝三退劝一个退一个,为什么我做不到,就是自己做事时心不是很纯净,就达不到很好的效果。

还有一件零四年发生的事情,当时不明白,后来才想清楚。有一次我坐公交车,这车要经过闹市区,人很多。我在起点站上车,有座位。到第二站时,上来许多人,座位没有了。有个老太太站在我旁边,当时我想,我是炼功人,应该做好人,就主动把座位让给了她。当时旁边有个乘客还说,你的年纪也不小啊(我当时55岁),我笑了笑。过了两站陆续有人下车,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空出了一个位置,这个老太太的媳妇马上坐上了;又过了两站,老太太的孙子又坐上了。这路车线路较长,我是终点站下车,再加上那天我是出去发真相信,走了很多路,很累。看到这些情况后,我心里就不平衡了,抱怨现在的人道德太差,不明白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情。后来跟同修切磋,有的同修说,你压根就不应该让座。真是我让座错了吗?后来随着法理的逐渐清晰,我慢慢明白了。让座本身没有错,但起点很低,做个常人中的好人。炼功人应该是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因为我当时的境界就那么高,所以后来出现的一系列事情,暴露了我许多不好的心:当别人说我年纪也不小时,我心里沾沾自喜,认为做的好,有显示心、自满心;当看到老太太的媳妇、孙子不给我让座时,我的抱怨心,埋怨心、不满心、气恨心、后悔心、不平衡心、苛求别人的心、图回报的心都出来了,心里真是翻江倒海,折腾的厉害。可惜那时我不会向内找,发现不了这些心,脑子里全是别人的不对不好。

通过这件事情,我也得到了一个很大的启示:在生活中,只要是自己感到不高兴、不满意、不平衡、或者是冤枉、委屈、烦恼、忧愁、焦虑、害怕等等,不管那件事情本身对与错,都是自己心性有问题,一定要向内找,把那个不好的心找出来,把那个不好的物质去掉,这就是修炼。过去的人抓不住修炼的中心,以为吃苦就能修炼;我在很长一段时间,以为做事就是修炼,所以走了弯路。其实修炼就是修人的心,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