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石家庄台假访谈更恶毒的节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石家庄电视台“情感密码”的访谈视频《我给儿子当孙子》爆红网路,不孝儿子对父亲出言不逊、百般欺辱的故事令网友“咬牙切齿”、痛斥这个不孝子。谁知“不孝子”男嘉宾许峰因不堪压力而爆出内幕:所谓“访谈”节目,不过是事先导演好的一场戏,其中的“老子”和“儿子”是同事与他分别扮演的。此内幕掀起轩然大波,再次引起网友愤怒:电视台竟如此玩弄大众感情?!在舆论的压力下,九月十四日广电总局对造假电视台有关频道下达停播三十天的处罚,节目制作方“河北九天传媒有限公司”被吊销经营许可证三年。

其实,河北电视台这次所谓的“访谈”,虽然被指“玩弄大众感情”,毕竟还没有颠倒是非,整个节目并没有宣扬不孝儿的做法是对的。然而对社会伤害最大的造假节目,则非CCTV焦点访谈的“自焚”伪案节目莫属。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震惊中外的嫁祸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案发生。这些年来一直对法轮功存在误解甚至保留仇恨的人,相当一部份是因为听信了CCTV焦点访谈的“自焚”伪案节目仇恨宣传。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1:在灭火器喷射的同时,一只手臂抡了起来,猛击刘春玲的头部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1:在灭火器喷射的同时,一只手臂抡了起来,猛击刘春玲的头部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2:重物猛击刘的头部后被弹起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2:重物猛击刘的头部后被弹起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3:重物逆着灭火器喷射流飞向警察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3:重物逆着灭火器喷射流飞向警察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4: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仍然保持着一秒钟前用力打击的姿势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4: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仍然保持着一秒钟前用力打击的姿势

CCTV的“焦点访谈”关于自焚事件的节目,比石家庄电视台的假访谈节目更加煽情;然而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参与所谓“自焚”的没有一个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报导《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邮报记者亲自到在现场死亡的自焚者刘春玲的家乡河南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她是个三陪女,并且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炼法轮功。通过慢镜头播放CCTV的节目可以看到,刘春玲实际上不是被烧死,而是被现场的警察用重物击打致死(见上面的视频画面慢动作分析图)。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修炼功法,并没有象宗教中那样的戒律,但有一点很明确,就是修炼人禁止杀生。法轮功著作中明确了自杀也属于杀生,同样有罪。显而易见,CCTV所称的通过自焚而“追求圆满”,只是中共销毁了法轮功著作,并且封锁了海外法轮功网站(因为所有法轮大法著作可以在海外法轮功网站上免费下载)之后的骗人伎俩。


另一个自焚者王进东两腿间盛着汽油的雪碧瓶在火焰中完好无损。头发最容易被火燎,但是电视画面中王进东的头发完好。

另一自焚者王进东在电视画面中点火自焚后,两腿间的盛放汽油的雪碧瓶竟然完好无损;头发最容易被火燎,但是电视画面中王进东的头发完好(见上图);电视中王进东背后的警察手拎灭火毯悠闲地站着,等王进东喊完口号后才把灭火毯盖在他头上(试想如果有上访民众到天安门广场喊口号,警察会等着喊完口号再行动吗?)。这些都说明,自焚是中共炮制的伪案。

造假之处还有:警察本来是不背着灭火器巡逻的,所谓“自焚”的当天,天安门广场却突然事先存放了很多的灭火器材。警察几分钟内从两辆警车里拿出二十多个灭火器和灭火毯应付所谓的“自焚”“突发”事件。喉舌媒体的记者更是早就知道了将要发生的一切,有备而来,拍摄的有近景、远景和特写。能够拍摄整个天安门广场的长焦镜头,被解释说是大会堂上面的监视器,但是监视器是固定的,而自焚画面中镜头是紧跟事件发展移动的。麦克风能录下洪亮的口号,摄影师能拍到各种大特写,甚至抓拍到小孩喊妈妈的镜头。显然,这场所谓的“自焚”是中共导演拍摄的煽动仇恨的假戏。

与河北台的造假节目相比,CCTV的“自焚”伪案节目伤害的不仅仅是观众的感情,更是社会的基本道德和良知。这种颠倒善恶、播种仇恨的恶毒节目,对于社会的危害绝不亚于当年纳粹的种族仇恨宣传。中共利用“自焚”伪案,来诋毁一个教人向善、禁止杀生的信仰,目的就是为其血腥的迫害寻找借口。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五十三届会议第六项议程中发言,强烈谴责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IED的声明说:“中国政府企图以诬陷法轮功残害生命破坏家庭来为其国家恐怖行为辩护。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当局。……该政权拿出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发生在天安门的所谓自焚事件作为指控法轮功是‘××’的证据,但是,我们得到了一份该事件的录像片,并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这个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备有这个录像片的拷贝,以供派发。”面对确凿证据,中国代表团哑口无言,没有辩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