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公安县恶警廖学圣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廖学圣,男,大约1959年生,住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镇阳光花园七栋502号,是湖北省公安县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据知情人士讲,他的父亲因迫害信仰人士而遭报身亡。其父从军队转业后在当时的公安县看守所当所长。在文革期间,中共迫害信仰人士,有一部份基督教人士及其它宗教信仰人士被关押在公安县看守所。有一段时间,他父亲强迫所有在押人员给看守所砌院墙做奴工超强度劳动,但又不给饭吃,只给吃红薯(大米被他父亲贪了)。所有做奴工的在押人员又饿又累,因此病倒不少人,大家苦不堪言。他父亲借中共强权迫害信仰人士而遭恶报,因看守所的围墙倒塌被塌死。当时廖学圣在读高中时就顶了他父亲的班在公安局上班。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廖学圣极其卖力参与迫害。十二年来,公安县所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例桩桩件件都是与廖学圣脱不开干系的。

一、法轮功学员郭恒宏被迫害离世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郭恒宏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廖学圣就以“单位如有炼法轮功的,则不能评明星企业”等来株连单位。郭恒宏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公安绑架后,又被廖学圣等恶警劫持回公安非法超期关押在县看守所。刚释放不久,车桥厂就配合公安县“六一零”(中共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机构)切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在单位工作了整整十年,只给她算了四千元买断费,就把她一脚踢开了。

自郭恒宏被单位开除后,廖学圣一伙又采取蹲坑的卑鄙手段在她的住所周围盯梢。多次将她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她在看守所多次被铐上脚镣、手铐,多次野蛮灌食致胃出血,打耳光、抓住头发往地上撞,强迫照相、不给饭吃,强制洗脑等多种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郭恒宏在看守所的承受早已超越了人的极限,致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在一次生命很危险时,廖学圣将她带到中医院检查,医生说要做CT检查,可廖学圣视生命如儿戏,不肯拿钱,竟然没做CT,极不负责任地把人推给她哥哥了事。

为免再遭迫害,郭恒宏只好流离失所,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导致身体极度虚弱,走路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在她生命极度衰竭时,几位功友将她用化名送往沙市一家医院救治,可是已经晚了。郭恒宏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一个年轻而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恶魔夺走了。

可恶的是在她死了几个月后,廖学圣还带一帮恶警到军堤村她哥哥家去抓她准备直接送劳教。这可是军堤村村民人人皆知的大丑闻啊!廖学圣还逼问郭恒宏的亲人,都有哪些炼法轮功的人参加她的葬礼?哪些人在她生前看望过她,企图扩大范围迫害更多法轮功学员。

二、法轮功学员倪友梅被迫害离世

倪友梅于一九九九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后,她的严重类风湿性关节炎、胃病、妇科病等各种病症都好了,无病一身轻。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倪友梅曾四次遭中共暴徒绑架,一次被非法关押十个月,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她在公安县看守所遭捆绑加背铐、挂牌游街、陪杀场等残酷迫害;在武汉女监遭背铐反吊八个多小时,致使铐子陷在肉里很深最后只能用锯子锯开。她多次被迫害致生命衰竭的状态,长期处于极度恐惧中,几次差点在狱中丧命。致使她出狱后身体也一直没有得到康复,最后含冤离世。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必强致双目失明

恶警廖学圣硬是将法轮功学员刘必强生生的致残。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半夜十二点,廖学圣一伙拿着撬杠要撬刘必强家的门,当时刘必强和他女儿在家。当刘必强把门一打开,廖学圣一伙不由分说将他强行绑架。他的女儿痛恨恶警迫害他最好最善良的爸爸,就一手拿一把刀要跟恶警拼命。刘必强取下女儿手中的刀对女儿说:“儿啊!他们这样作恶是他们不好,但我们不能跟他们一样,你记住爸爸是最好的好人。”

那次刘必强被非法关押十八个月,导致双目失明,看不清任何物体。因他在看守所不承认迫害,进出门不喊报告,熊所长(副所长)对他手铐脚镣关小号三天三夜,铐子铐进肉里很深。刘必强的亲朋好友给他送的食品全部被看守所克扣一丁点东西都没有给他,他在里面极度缺乏营养。在这种情况下,由他亲人全力营救才放出。可刚放出后不久,又被廖学圣整黑材料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在劳教所超强奴役中更加重了对他身心的摧残。

四、非法判刑、劳教、强制洗脑

明慧网所披露的统计,公安县至少有五人遭冤判;至少有十四人被非法劳教;至少有十九人次被强制暴力洗脑;多人遭罚款;有数十人次被非法关押和拘留。至少八人次遭精神病院迫害。有多人在看守所里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肯放人。

法轮功学员雷永莲,五十多岁,在斗湖堤做小生意。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曾四次被抓,二零零一年七月到北京证实大法好,遭北京公安绑架关押,后被廖学圣劫持在公安县看守所。雷永莲在一中读书的儿子因妈妈遭绑架断了生活来源,有时靠同学资助,有时就吃别人的剩饭。廖学圣知道她家一贫如洗,捞不到什么油水,就将她判刑三年送往武汉女子监狱加重迫害。直到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冤狱期满回家。

法轮功学员刘莹、张国亮、陈孝如、倪友梅等均遭冤判。

法轮功学员为了挽救被谎言毒害的世人,自己省吃俭用制作真相资料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可廖学圣一直与中共为伍,极力阻止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真相,利用特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监视。早在二零零一年时,廖学圣一伙在一家复印店的垃圾篓里看到有法轮功真相资料,就逼迫店主交出法轮功学员,店主不认识人也交不出来,就将店主非法关押,最后勒索罚款二千元才放人。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廖学圣带三十多个男女警察,同时查抄原轿车厂法轮功学员刘莹的家和租住地,抢走价值二万多元的私人物品。好心人赶紧给刘莹打电话让她避开,刘莹只好流离失所,历尽艰辛辗转来到新疆北屯镇农四师(丈夫临时工作地)她丈夫身边。因廖学圣一伙到处通缉她,九月一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刘莹遭农四师国保支队绑架。九月三日上午九点多钟被廖学圣劫持回当地。因找刘莹的丈夫敲诈一万元钱未遂,就将她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实施精神迫害四十多天。

五、绑架勒索

今年,廖学圣为了提正局级,因他上级许诺给他提级已有两年了也没提成,廖学圣便想再次踏着法轮功学员往上爬,于是就极力迫害法轮功,想捞取提级的资本。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廖学圣带一伙恶警,有预谋地闯入斗湖堤镇高强村法轮功学员汤东华家,非法抄家、摄像,并要绑架汤东华,汤东华在亲人的保护下走脱。警察在他家抢走价值两万多元的私人物品。

八月十一日清晨六点钟,汤东华的妻子刚开门,早已蹲在他家鸭棚里的廖学圣带六个不明身份的彪形大汉立即冲进他家,强行绑架汤东华,并殴打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他妻子。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恶警绑架一个法轮功学员到武汉洗脑班个人可得三万元奖金,廖学圣同时也为了这种极端的私欲而图谋迫害好人。

法轮功学员王显珍,女,约五十岁,是个体医生,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三年五月因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斗湖堤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双手被反铐在桌子上,并搜走了她身上的钥匙,到她家翻箱倒柜,搜走现金二千多元。后被廖学圣一伙非法关押二十多天。期间家里小孩及诊所均无人照管,由她妹妹出面花了一万元才得以释放。(罚款五千,请客送礼五千)

法轮功学员卢业举,五十多岁,在总工会工作,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九月到北京上访,回家后遭廖学圣等恶警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将他强行劳教三年并威胁立即送往劳教所,给他家人造成很大精神创伤。后廖学圣向他家人勒索六千元,非法关押一百多天才放人。二零零三年七月,卢业举在荆州教委招待所的私设监狱里遭洗脑迫害时,廖学圣又向他单位敲诈六千元。二零零九年五月,廖学圣将卢业举绑架到武汉洗脑班,又在他单位敲诈一万元。

法轮功学员谭立珍,女,五十多岁。在二零零二年时,谭立珍因遭廖学圣等中共恶徒严重迫害,只得流离失所在王岗村租屋住。廖学圣听到音讯后就去她租住处抓捕扑了个空,就无理取闹找房东罚款两千元。

九九年“七二零”后,郭恒宏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廖学圣趁机向她单位敲诈一万元现金到北京去劫持她。途中大肆挥霍,硬是将一万元钱挥霍一空。

据知情人士透露,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百分之八十不开收据,进了廖学圣私人的腰包。而且罚款开口就是五千到一万元不等。在二零零四年时,公安县法轮功学员做过初步统计,经廖学圣敲诈勒索的就有十五万元之多。这些年还在不停的敲诈勒索,而且数额越来越大。此次没做详细统计,待查清后进一步披露。

六、私设监狱

二零零一年五月,廖学圣一伙在当时的县财校招待所(现在的鑫港娱乐城)私设监狱对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迫害。在私设监狱里,层层铁门紧锁,门口及四周都有武警把守,不许法轮功学员与亲人见面。一间屋内安插一本诬蔑诽谤法轮功的邪书,墙上贴上强制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制度,都被法轮功学员全部撕毁。全体法轮功学员齐声抵制迫害,高呼正义口号,大声向过往行人讲真相,唤醒世人的良知,不少世人流下同情的泪水。法轮功学员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大善大忍和平理性地抵制迫害,破除了廖学圣一伙企图一轮又一轮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阴谋。其中高建村谭明祥老人年近八旬,他在高温下绝食绝水六天后还遭恶警毒打。后来害怕出人命才将他放回。

廖学圣于二零零四年又秘密在县水泥局招待所私设监狱,被法轮功学员识破,多人幸免于难,但还是有两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廖学圣还用卑劣手段诱骗夹竹园法轮功学员戴红当卧底。廖学圣为此做了几年的准备,以卑鄙下流的手段对戴红的生活习惯、业余爱好、人际关系等多方面的情况进行摸底。二零零八年时,戴红在沙市摆地摊卖旧书刊谋生,七月十日,原夹竹园居委会主任文坤玉打电话骗他说给他办什么保险。等戴红一回夹竹园,廖学圣一伙就将他直接绑架到武汉洗脑班,用他们事先了解到的情况威胁戴红,致使他感到极度恐怖,并到了精神快要崩溃的边缘,感觉到什么情况都被廖学圣一伙掌握,好象随时都有被枪毙的危险。

中共政法委谢峰(公安县“六一零”头目)还引诱戴红与不正当的女人发生两性关系。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处处做好人,不偷抢、不嫖赌,对家庭负责。中共恶徒用此下策是想摧毁戴红修炼的决心和意志,再进一步逼他当卧底,出卖法轮功学员,给中共“六一零”送情报,以达到所谓“消灭法轮功”的罪恶目的。

戴红的家人知道了“六一零”胁迫他做卧底的实情后立即提醒他说:宁死也不能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至此他才彻底清醒,第二天便到千里之外去打工,这才摆脱了廖学圣的控制。

以上事实仅仅是廖学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在此呼吁所有知情者提供更多详情,揭露廖学圣的恶行,共同将不法恶徒送上正义法庭。还公道于天下,还公理于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