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济南女警打人看当今的中共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警察的职责是保护民众的安全。可现在警察的种种行为越来越偏离应有的基本道德规范,行为非常恶劣。因此,在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这种现象在现实社会中无处不见。

八月十七日,在山东济南发生了一起女警察打人的事件。

一济南女警到一老夫妇摊位去修车,因老夫妇没给女警优先修车,女警和老夫妇发生了争执,女警便大打出手,逼迫老太给其下跪,用穿着的高跟鞋猛踢老太的头部,把老太的头踢破,仍不罢休,又把其在司法局工作的丈夫叫来,对老人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围观的众多世人面对身穿警服的男女警察对老妇毫无顾忌的施暴,实在看不下去了,数千人的怒吼声冲向警察,要求女警下车给老太赔礼道歉,否则不许离开。经过数小时后的正邪较量,女警才不得不给老太下跪道歉。此女警在山东省女子监狱当狱警,名叫林娜。

这又让我想起了十二年前,也就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二十九日这一天,我亲眼目睹了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一幕。面对中共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大法的诽谤污蔑和疯狂打压,千百名法轮功学员,抱着真诚的心,到天安门广场为大法申冤,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在天安门广场中共早已布置好了大量的警车、警察和特务。法轮功学员刚到广场就被警察们劫持,警察大打出手,行为野蛮粗暴。有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拉横幅,警察们便一窝蜂地扑向学员一顿毒打,不分老少,拳打脚踢,拽头发打耳光。有的学员被警察打得鼻青脸肿变了形;有的腿被打断、锁骨被打折;有的鼻子、头被打破,鲜血顺着往下流,衣服都染红了;有个男学员被几个警察同时暴打在地,还不手软,用穿着的大皮鞋猛踢学员的头部,踏肚子、踢腿,直到打的学员不能动为止;还有个老太太被好几个警察打得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仍然遭到恐吓。我和一学员上前制止警察的恶行,一警察抡起手中的电棒“嘭”打在我的头上,顿时我前额起了个大青包,火辣辣的。他们拳打脚踢,用力猛踢我俩,我的腿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

每个学员被毒打后,由三四个警察拽着胳膊、揪着头发强行拖上警车,一车车被送往各地派出所、看守所。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们仍忍受着身体上的痛苦,善心地向警察们讲真相: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大法师父是被冤枉的,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劝他们不要听信中共媒体的谎言做坏事。警察们根本不听,还破口大骂,完全失去了理性。

在光天化日之下,干着伤天害理的恶事,天安门广场成了中共警察毒打、抓捕法轮功学员的血腥之场,他们的所作所行毫无掩饰地在天安门广场暴露得淋漓尽致。那时,我就想中国的警察怎么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把数以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劳教,关押在各地劳教所、监狱等黑窝进行着各种酷刑迫害,实行着独裁江泽民的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其手段极其残忍毒辣,令人震惊。

上文提到女警林娜所在的山东省女子监狱,就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黑窝。虽然我们不知林娜在监狱里干过什么,但从她对老妇的言行,完全折射出狱警们蛮横的思想方式和行为。下面是从明慧网上摘取的两个迫害案例(这样的惨案无计其数),看看中共的警察们在阴暗处又是怎样迫害学员的:

李秀珍,幼儿教师,安丘法轮功学员,曾遭受连续二十八天基本上不让睡觉的折磨,人性全无的恶人们用胶带纸粘在眼眶周围上下上拉扯,有时还用扫帚棒支起眼皮。

监狱长李淑英专找打人最狠的犯人折磨李秀珍。恶人们喊着一、二、三,有时把她抬起来“坐飞机”——把头往墙上撞,有时摁着头往墙上撞,有时在地上拖来拖去,每天群殴五、六次,白天被铐在铁椅子上,晚上被绑在床上。一直被关在禁闭室,李秀珍喊“大法好”就被恶人用胶带封嘴,在烈日下暴晒。

当李秀珍绝食抗议这种没有人性的迫害时,她们就用液化气罐上用的红塑胶管灌食,而这种灌食完全不是“人道”举动,而是一种迫害方式。用五、六个犯人把她摁在床上强行灌食,灌完后休克,呼吸困难,接着输氧。一日三次这样迫害,有时候灌一次插五、六次管,插不进去就用开口钳。有时把管子从嘴里插进去之后不灌,来回抽几次拔出来,再从鼻子灌,怎么痛苦他们就怎样干,人性全无。灌完后,鼻子流血,卫生纸擦红一大堆。有数次插到气管里,再拔出来重插。呕吐出来的都是脓血,抽血化验血液都是黑的。狱医说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

李秀珍在山东省女子监狱曾遭受三次电刑。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下午三点左右,她们对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施暴,为鼓励同修,李秀珍大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胡科长、李淑芹,还有一个区长,手持电棍同时电李秀珍的脸、手、耳朵、脖子、后背,边电边骂。李秀珍被山东省女子监狱折磨的皮包骨,体重不足五十斤,路都走不了。当十三岁的女儿到监狱里见到她时,竟吓得晕死了过去……李秀珍于二零零九年十月被迫害致死,尸体被恶警强行火化。

毕建红,烟台法轮功学员,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被烟台“六一零”绑架后,非法判刑十二年,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恶人长期酷刑折磨,包括被恶徒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冬天逼站到阳台上罚站挨冻。毕建红两次绝食抗议迫害,恶徒们就对她野蛮灌盐水。第一次被强行灌食三个多月,灌的食物中不知加的什么药,使毕建红肚子痛得死去活来。第二次绝食,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被七八个恶徒暴打了三个晚上,恶徒堵着毕建红的嘴拖到储藏室,打了半个多小时,毕建红被打得奄奄一息。一个月后,本来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毕建红腿被打瘸了,眼睛也被打得看东西模糊,令人惨不忍睹。被注射不明药物,浑身难受,整个人已脱相,不能行走。二零一一年三月,毕建红已全身器官衰竭,生命垂危。

女狱警当街打人,并对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的无法无天的迫害,警察完全变成了中共被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工具,其行为比土匪更霸道更流氓。这一切源于中共邪党的残暴本性。如果没有强权统治的中共邪党在背后撑腰,警察们怎能干出没有人性、没有良知道义、伤天害理的恶事呢?

我们中国人都知道一句俗语,叫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上天要清算这个恶贯满盈的中共邪党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们,你们怎么办?迫害十二年了,该清醒了,找回真正的自己才最重要,弃恶从善,将功补过,不要成为被人们所唾弃的千古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