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三岁,是个农村妇女,只念过三年书,认识的字很少。但是自一九九九年黄历二月初二接到《转法轮》之后,越看越爱看。那时我们村里的十几个人聚在一起,一个晚上学法,一个晚上炼功。到第二十八天下午,我突然看到《转法轮》里的字一个一个都在发光、跳动,并且越来越亮。从那天以后,我就摘掉了戴了多年的老花眼镜。还有,我第一天学功法时就盘腿一小时,第二天盘两小时。而奇怪的是,当我下定修炼的决心后,每次炼功时盘腿不到半个小时就痛的直冒汗,从法中明白,腿痛是在消业。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妇科病、偏头痛、腰痛、肺病等,有时一个月看病就得花一千多块钱,还无济于事。因为身体不好,脾气也很坏。炼功才几个月,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使我从一个饱受病苦折磨的人变成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心性也随之提高了。亲属们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丈夫、两个儿媳妇、两个孙子和几位亲戚、乡亲也先后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二零零四年我和儿媳妇出去贴不干胶,被绑架到本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二天后恶人还图谋把我强送到省劳教所。当时我发了一念:“我不能被关押,我要到外面去救度众生!”师父看到了我这颗纯净的心,就帮我演化出严重的病状。结果到了劳教所一检查,原本健康的身体多个部位检查出病状,劳教所拒收,回来后拘留所也不愿意接收我了,几番推托之后,把我送到了本地的派出所。派出所警察把我丈夫和儿子找来,威胁他们签所谓的“保证书”,还逼我签名。我非常干脆的告诉他们:“如果你们要我签名保证不修炼,那不可能!这个功我要一炼到底!”他们见我毫不动摇,只好退一步说:“那就画三个圈吧,我们也好交差。”当时我想:画圈就表示什么都没有,画就画吧(过后想起来,才明白画圈也是配合了邪恶,我和家人都写了严正声明)。晚上十一点多家人把我接回家时,女儿和儿媳妇都担心的说我的脸色很难看。我坚定的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我没事。当晚我吃了三碗粥后就去休息了,第二天一早,我照常起来炼功,身体很快就恢复正常。

回家后,邪恶还不死心、三番五次的派人上门骚扰、逼迫我到医院检查身体。开始一段时间,我经常离家在外躲避。后来通过不断学法,我渐渐明白了:我这样做虽然暂时避开了恶人,但还是在消极的承受迫害,并没有彻底否定迫害。因为师父绝不会为我安排这种在迫害中提高的修炼道路,我应该堂堂正正的修炼!过后,恶人再次上门骚扰我时,我正念十足的对他们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病,也不需要去检查身体。”那恶人还威胁我说:“你如果没病,就得送去劳教。”我冷静的说:“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路由我师父安排,轮不到你们管,以后不许你们再来骚扰我了!”从此,恶人再也没有骚扰过我。

自从《九评》发表,我全身心的投入了讲真相劝三退的行列。我每天炼完功、吃过早饭后,就骑着自行车出发。几年来,我走遍了本地区所有的乡镇、绝大部份集市,不管是刮风下雨、严寒酷暑还是大小节日,天天如此,午餐就在集市上买两个馒头、包子之类的填饱肚子,顺便还能花真相币,经常是下午三、四点才回到家,晚上的时间就是我和家人同修一起学法的时间。由开始的每天只能退几个人到现在每天少则十几个、多则几十个人。几年下来,虽然皮肤晒黑了,但我每天都过的很充实,内心里救度众生的一念也越来越纯净。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在讲真相过程有时遇到干扰也能正念十足的化解,没有受到任何损失。

这里还要提两件事,一件是我原本就没认识几个字,学法后虽然能通读《转法轮》和其他讲法,但对其它的字还是认识的很少。开始劝退时,退了一、两个人就得赶紧往家里跑,请儿媳妇帮我把名字记下来,恐怕自己把名字忘了,这样一来,不仅麻烦,而且效率低。我萌发了想要学写字的念头,于是买了纸笔,遇到不会的字就请教儿媳妇,不知不觉中,我认识的字也越来越多,现在我把劝退的名单记下来已不成问题了。

一个六十几岁的农妇,几十年来没认识几个字,就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全,学大法后不仅能通读三百多页的大法书,而且能写下几十个、上百个不同的名字,这证明了大法的神奇。再一件是我丈夫和儿媳妇,他们都是晚得法的新学员,但他们也明白救度众生的重要,我丈夫虽然讲真相做的相对少,但他非常支持我,把家务打理的井井有条,让我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讲真相之中,不管我多晚回家,从没有一句怨言。我常常想,这也是一种小范围的协调配合吧。

写到这里,也看到了我自身修炼中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我们本地区同修整体配合营救被迫害同修方面还做的不够;比如我至今还没能学会电脑操作,三退名单还要请同修帮忙上网,比起做的好的同修还有很大的差距。今后我还要更加努力精進,做的更好,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