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相互配合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我还不太懂怎么修的时候,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十二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巨难中没有倒下,磕磕碰碰走到今天,感慨甚多。今天就自己如何在与同修相互配合中修自己的一点体会与同修们交流。

在默默配合中向内找去人心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事情,大家都要配合好。”谈到配合,我真正与同修配合做大法的事是从零七年开始的。那时自己的心比较单纯,觉的自己修的差、到北京证实法去的较晚,在与同修配合做证实大法项目中,无论同修叫做什么都随叫随到,无怨无恨,还很乐意干。

然而修炼就是修炼。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同修接触多了,心性的摩擦、矛盾就出现了,特别是零八年网上法会发表了我的心得体会并收入汇编后,心性摩擦更突出。矛盾突出了,不得不引起重视,开始学着向内找,找到自己求名的心、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己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虚荣心、专看别人不好的坏思维习惯以及争斗心、妒嫉心、求安逸的心、懒惰心、色欲心等等等等人心,全暴露出来了。我找到了这么多人心,再与同修配合时我就特别注意要不断修去这些人心。

在配合中推动本地整体揭露邪恶

后来我参加了本地大组学法,有机会接触一些协调同修。有一年年初,主要协调人想推动大家做本地整体揭露邪恶这项工作。由于当时一些学员被怕心障碍,还有一些区协调人做法上有问题不在法上,致使这个项目搁浅了。当时我对这个项目认识比较清晰,也很认同、很支持协调同修的建议,在大组学法交流时我谈到:揭露邪恶的迫害是师父要求我们做的,曝光邪恶就在清除邪恶,那么也是证实法,救度众生,也是做我们应该做的。从网上看,做得好的地区早已做了,相对而言我们滞后了。从另一个方面讲,邪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都是通过“610”系统,具体实施迫害都是各个地区的“610办公室”通过公检法司系统人员進行的,而且区“610办”出面设立洗脑班,因此,对各区“610”邪恶的迫害的揭露要做,很有必要,势在必行。

我开始默默的配合另一个区协调人收集整理这个区的“610”十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这过程中,郊区一位同修偶尔遇到我们,我们在法上進行了交流,她很认同整体揭露邪恶。由于她所在区还没有协调人与市区進行整体上的协调联系,但她觉的这个事要做。大约半年后,收集齐了全区十几个乡镇三十多人受迫害的个人材料。这三十多份各种纸张、各种字体写出的揭露邪恶的材料令我震撼和感动。于是我把同修艰辛收集的材料和网上已经刊登过的这个区的相关材料汇集在一起,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用心的整理成一份比较完整的当地“610”十年来的迫害事实,很慎重交给同修审核。

之后,鉴于当时我地这个项目全面受阻,我没有与其他协调同修商量就把这两个区的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同时发往明慧网。虽然在揭露邪恶的法理上自己是清醒的,但心里还是感觉不踏实,有怕心,怕自己不在法上,怕做错了等。几天后明慧网发表了这两篇文章。

这时候,我整理的揭露我所在区发生的一起迫害案件的文章在明慧网发表,追查国际立案追查这起案例的责任人。这正的力量使邪恶坏人感到害怕,令同修和我自己都感到鼓舞,深切感受到我们海内外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海外同修反迫害所做的一切,真的是减轻了我们大陆大法弟子的被迫害。

又是一个星期的大组学法日,我给学法组每个同修准备了这两份揭露文章,目地是在大组交流能推动一下整体,不过这也暴露了我的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交流时,我把这两篇揭露邪恶文章成稿的过程、同修的艰辛付出、具体做法以及个人的认识与体悟与同修作了详细交流。效果看上去不错,对同修触动很大。一个中心城区协调同修说:之前没做好,不能再因为我的认识不足而障碍我们区整体揭露邪恶,影响救度众生,责任多大呀,回去后一定跟同修在法上交流。我地主要协调同修在交流快结束时从我手中要走了剩下的几份材料,说到另一个大组去交流用。

不久这位中心城区协调同修找到我,叫我帮他们整理一下资料。我当下无条件答应配合他们。我首先将明慧网上所刊登的揭露这个区的迫害文章及信息整理成一个框架,然后把新收集的一手材料补充進去。这个区的同修比较多,邪恶对同修的迫害也很严重。由于他们整体认识到揭露邪恶的重要性,走出来的同修几乎都参与了,将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形成书面材料,所以在整理时材料很充实。为了赶时间,我几乎每天熬夜,首先得通看一遍,然后整理,有的材料五、六张纸几千字,整理后可能只有几十个字或一、二百字,根据情况把握好。为了不漏掉主要迫害事实与具体时间,整理时原始材料就要多看几遍。在整理中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份五、六张的材料中只有被迫害的事实经过,却没有当事学员的任何个人信息。这资料就无法使用。大约过了十来天,我在整理新收到的材料时惊喜的发现了另一份字迹、内容很熟悉的材料,且有了学员个人信息。我为同修的心性提高感到高兴。后来与这个区协调同修谈到此事时,同修感慨的说道:这次整体揭露邪恶迫害的过程,我们区的同修都有不同的提高,有所突破,尤其怕心重的同修都突破了自我,特别是一些协调同修无私无我艰辛的付出,与同修在法上交流,心性得到了整体升华。

完稿后,这个区的协调同修们進行了几次集体审稿,把关、补充、完善,最后将一份比较完整的稿件发往明慧网。

当这篇揭露当地邪恶文章发表后,真是给当地邪恶当头一棒,极大震慑了邪恶,同时给我地同修极大的鼓舞。那段时间同修见面都会谈论此事,有的同修感慨的说:我们区也应该这样做。

我地主要协调同修及时抓住这一契机,全地区协调人在一起就整体揭露邪恶的迫害進行了一次较广泛、深入的交流,效果非常好。

交流时一个区的协调同修说:以前我地同修也悟到整体揭露邪恶迫害这事要做,可只停留在嘴上,没有行动,通过今天交流对我们触动很大,回去要与同修在法上好好交流此事。不久,网上发表了这个区揭露当地“610”罪恶的期刊。

在我地被迫害最严重的一个城区,网上报道迫害案例很多,当这个区整体揭露邪恶的文章在网上一曝光,引起邪恶的极大恐慌,四处打探,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还有几个区整体揭露邪恶也在行动中。

首先发表整体揭露邪恶的那个郊区的同修,通过这次整体揭露邪恶,心性有了一个整体升华,成立了学法小组,经过城区同修共同交流,当地同修也形成了整体,稳健的做着三件事。

在揭露当地邪恶的过程中,我体会到只要我们在法中,事情就会做成,真正放下自我,不分地域彼此,只要大法需要就做。好花总得绿叶配。要默默的配合,配合好。看上去是在配合别人,给其它地区做,实际是为自己在做,也就是在建立自己的威德。

在默默配合中看到自己的不足

几年来我还与同修默默配合,负责将本地有关邪恶迫害的原始证据等收集起来发往明慧网,同修负责发送。但由于另一同修忙于其它项目,同修就将发送技术教给我,由我一个人来承担这个项目。我开始收集资料,将原始迫害资料制成扫描件,又整理成文字材料,过程中反复找同修在法上交流,注意安全,共同修去怕心,尔后再核实材料,最后阶段按要求还要确定与学员的联系方式。当学员出现怕心时,我们共同在法上交流,修去怕心。过程中让我学会遇事替别人着想,也能理解同修,容量在不知不觉中在扩大。到最后发送时,我们的正念都很足,发送一次成功。对我来讲是一个大的突破。

有一阶段,当我动手把同修转给我的一些被迫害同修的原始资料整理成文时,却发现缺乏具体细节,想与同修面谈有难度,不是同修有怕心不愿见就是没时间,协调同修也很忙,加上我们地区地域比较大,邪恶迫害相对还比较重等等因素,无法见到同修。

自己在法上没有大的突破,随着人心放慢了这个项目的進度。当西班牙法庭对中共五名迫害法轮功元凶起诉而轰动世界时,我感到了正法和证实法的進程突飞猛進,也悟到收集证据这一步工作的重要意义,同时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悔恨自己没有抓紧时间完成好自己应该做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还是自己心性有问题,心性不到位,对配合大局认识不深,没有悟到收集证据对推动整体证实法進程的意义。

几年配合中确实有我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比如,发现自己仍然有怕心,在过程中会主动不断突破自我修去它:开始不会电脑,在同修的帮助下先用无线卡上明慧网,不仅学会电脑而且突破怕心上网;为了向明慧发稿再次突破自我,安装宽带;为了在家发送扫描件再突破,给宽带增容提速,整个过程中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容量不断扩大,境界也不知不觉中得以升华。

学习师父最近发表的两篇新经文,我悟到,在同修之间相互配合好这个问题上法对我们的要求更高了。“师父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再精進》),在遇到具体情况时不能打折扣,也不能让人心起作用,否则就会起到干扰的作用甚至反作用。

就在一个星期前我还过了一次比较大的心性关:学法小组同修在配合上出现矛盾,同修之间出现间隔。好在师父的新经文指点迷津,在向内找中发现了自己执着于有形的协调形式,更深层暴露出我在常人单位十几年当领导形成的喜欢指挥别人的观念和作风。在这观念左右下导致在学新经文《再精進》时把法理解偏了,把海外的协调硬往大陆套,好在师父新讲法及时归正我这不正的观念。

我感悟到修炼真是太严肃。越最后要越精進,再精進,只有修好自己,配合好,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与世人。否则,会有很大损失。

如有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