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五)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接前文:《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四)》

二零零八年恶行:奥运前后斥巨资搞迫害

零八年伊始,中共“六一零”以保奥运安全为借口颠倒黑白,抓捕、监控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公安处都派便衣在冠县设点蹲坑、明察暗访,非法监视法轮功学员。冠县县委头目刘强、张树奎、韩金芳和公安局局长刁培昌等恶徒更是积极表现,元月三日上午,他们纠集县直单位及各乡镇头目到公安局开会,把原计划到元月四号午夜结束的这轮迫害延期到三月底,并勒令各单位每天向“六一零”汇报情况。

刘强在迫害会上
冠县县委头目刘强在迫害会上

元月初,北陶派出所恶警将东古城镇法轮功学员胡西杰、严书安绑架,在看守所关押二十多天后将他二人非法劳教。

二月四日上午,公安局局长刁培昌和冠城镇党组书记郭保敬将城关镇村干部集中到镇会议室训话,煽动道:“法轮功说的天灭中共就是要灭你们这些人”,他强制各村成立新的迫害小组,盯紧每位法轮功学员,叫嚣发现一条真相标语罚款二百元,发现两条真相标语就将村干部就地免职。

二月二十日“六一零”在冠县电视台播放构陷法轮功有奖的新闻,承诺汇报一人奖金两千元。确有一些财迷心窍的人做这伤天害理之事,公安局恶警樊林彬就是为了钱财而去构陷法轮功学员的。但是想找“六一零”要钱,无异于与虎谋皮。有人问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薛连春告密奖金何时兑现,他说:“没有钱,拿什么兑现!”

在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月芝的指使下,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半,城关派出所恶警么广民等窜到公路局,把法轮功学员蒋丽艳绑架。

法轮功学员李秀锦是李固人,回族,她随儿子在城关镇吕庄村租房子居住,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几名恶警潜入吕庄绑架李秀锦。李秀锦的儿子虽然不炼法轮功,可是,他深知法轮功是造福人类的好功法,就向警察讲述几年来他母亲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的情况并阻止恶警绑架,恶警恼羞成怒将他拘留。

李增峰
法轮功学员李增峰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夏天,法轮功学员李增峰被迫害致死。冠城镇西范庄村李增峰、徐巧云夫妇都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公安局恶警冯书河、宋永强、张珍珍等将他二人绑架到看守所,四月十一日将李增峰非法劳教,因李增峰身体的原因劳教所拒收,恶警又把他关进聊城市暨东昌府区的洗脑班。李增峰绝食抵制迫害,获释后病危,经聊城大医院抢救无效,撇下妻儿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三月四日,冠县政法委书记韩金芳纠集公安局局长刁培昌、法院院长张晓辉、检察院检察长李纯广召开了“冠县政法例会”,韩金芳强调继续维持对法轮功的高压迫害,该会议作为冠县新闻于三月六日在电视台播出。

韩金芳
冠县政法委书记韩金芳

三月九号的晚上,“六一零”人员象恶狼一样闯入城关镇徐三里庄村法轮功学员郭连楼家搜查,郭连楼不在家,恶警就将他十多岁的小女儿劫持到看守所,小女孩吓的哇哇直哭。

四月二十日,县政法委头目韩金芳、“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赴招远市参加了省“六一零”召开的迫害现场会,学习掩盖罪行的骗术,四月二十三日散会后,二人抓紧回冠县推广落实。

奥运前夕,冠县县委头目洪玉振为掩人耳目,决定施行“外松内紧”政策,四月二十五日,他纠集有关单位头目开会,秘密布置迫害计划,会议决定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可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不履行任何司法程序就进行关押、劳教或判刑,并把这次迫害和各单位领导人的工资挂钩,要求各单位定期向“六一零”汇报情况。这次会议他不让电视台记者采访、不让报道,同时,自同年二月二十日以来天天在电视台播放的构陷法轮功有奖的通告也停播,要在暗地里实施迫害。

张树奎签字的责任书(复印件)
冠县头目张树奎签字的责任书(复印件)

几年来,“六一零”极力搜刮法轮功学员的钱财,致使很多学员倾家荡产,而恶警却拿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去游山玩水。二零零八年五月初,冠县公安局局长刁培昌随山东省公安厅有关人员到美国旅游,公安局副政委薛连春于五月十二日带恶警到大连旅游,一去就是五天。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十四点二十八分四川汶川县发生了八级大地震,民众伤亡惨重,在这国难当头之际中共邪党仍然把迫害法轮功当成第一要务。五月十三日,“六一零”胁迫冠县各有关单位头目再次签订了迫害法轮功责任书,加紧跟踪、监控法轮功学员。

六月六日,邪党冠县县委抛出了《冠发二零零八十五号》邪恶文件,以韩金芳为总头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公安局长刁培昌为帮凶,成立了迫害法轮功指挥部。六月七日,刘强、洪玉振、张书奎、韩金芳等胁迫政法部门在冠州宾馆开会,公布了该文件制定的迫害大纲,张树奎公然提出“以打击‘×教法轮功’为重点的各项对敌斗争”口号,该会议纪要作为冠县新闻在冠县电视台三个频道连播两天。

洪玉振
冠县头目洪玉振
上图:【冠发二零零八15号】
上图:【冠发二零零八15号】

“六一零”头目任广民、马文昌、石学增于六月十一日上午,在冠州宾馆贵宾楼纠集全县“六一零”人员开会,部署迫害计划。尽管“六一零”在冠县实行了种种极端恐怖政策,省“六一零”还嫌打压力度小,六月十二日,派两个人到冠县督导迫害,教唆外地恶毒招数。

六月十五日前后,根据“六一零”头目周永康的邪恶指令,“六一零”不法之徒制定了一套对冠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计划,对重点学员从新编号形成秘密文件,派专人跟踪,伺机抓捕。跟踪人员多是化了妆的,不仅有警察,还有其他身份的人员。

几年来冠县县委斥巨资迫害法轮功致使经济紧张,构陷法轮功有奖的承诺也不能兑现。六月十六日县委书记刘强在大会上承诺向“六一零”拨款一百万元,为了筹集资金政法委召集县直各单位首脑开会,要求每单位出资五千元用于迫害法轮功,大家都拒绝捐款。聚敛钱财没有成功,刘强穷凶极恶,向“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发火,命他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

六月二十日,县委头目张树奎、韩金芳和公安局长刁培昌在公安局六楼会议室主持会议,叫嚣要倾全力迫害法轮功。五天后,“六一零”开会布置迫害任务,计划在七月二十日前要关押一大批法轮功学员,到八月二十日以后才能释放。

七月一日,韩金芳和刁培昌召开全县政法例会,两天后,山东省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薛连春和陈月芝指使迫害法轮功四个战区区长谢遵义、韩洪光、王俊朝、冯书河在冠县制造了一个黑色七月,绑架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在这次迫害活动中,梁堂乡派出所恶警左风民积极参与,他率先组织绑架了王宝合夫妇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上图:韩洪光
韩洪光
谢遵义
谢遵义
左风民
左风民

上图:“六一零”在部份乡镇的现代化迫害基地
上图:“六一零”在部份乡镇的现代化迫害基地

七月四日上午十时,贾镇派出所恶警贾书坤、宋相增驾车将贾镇中学教师荆兆卫劫往聊城看守所酷刑逼供,七月底,又把荆兆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

七月九日,贾镇派出所路冠林,贾如坤、司振东、钱少波、宋相增等恶警到宋代书家将其妻子绑架,郝瑞民、刘庆祥、赵红峰等窜至辛村法轮功学员宋凤兰家撬开屋门抢劫了电视接收器等物品并将宋凤兰绑架,于林头村法轮功学员于春生、于怀山、于广山、彭玉堂和崔庞庄崔巧兰均被绑架。

七月中旬,“六一零”投入四百多万元将冠县十八个派出所的迫害设备更新换代,又把这十八个派出所所长全部提升为副科级,在城区增添了十辆巡逻车,安装了二千四百三十个摄像头,增加了很多便衣和暗哨,这段时间,冠县几乎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十日冠县水务局公认的好人宫立海被绑架。宫立海在冠县水务局工作,他为人忠厚、善良,水务局家属院因为水电费的问题总是闹矛盾,后来,大伙一致推荐宫立海管理家属院用水用电的事宜,从那以后,家属院再没有因为水电费的事情闹过矛盾。就是这样一个公认的好人只因为修炼法轮功,经常遭到“六一零”恶徒的骚扰,冠县民众对此非常反感。

七月十一日夜间九时许,冠县恶警跟踪迫害,穿便衣开两辆警车窜到聊城,图谋绑架卖掉在冠县的住房到聊城大学家属院买房安家的法轮功学员王书华。他们先将家属院包围,让两个女孩以送信为名敲开门后趁机闯进屋内,其中一名警察被王书华家人认出了身份,王书华把床单撕成布条接在一起从六楼跳窗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七月十三日县医院护士万玉芬及女儿赵慧、赵丽母女三人被绑架。当时少女赵丽才二十岁,高中毕业刚被某大学录取,恶警绑架她时,姑娘认为自己没有一点过错,被绑架是不应该的,再说马上要去上大学了,所以奋力反抗,张武、刘涛等恶警叫嚷非把她的青春耽误了不可,三周后将她劫持到王村劳教所,这样,赵丽的大学真的没上成。

七月十四日,流离失所七年的法轮功学员张巧春和丈夫许恒朝在冠县信誉超市购物时被绑架,张巧春绝食抵制迫害,被送往县医院抢救,几天后,张巧春才回家。

八月二十七日,聊城“六一零”头目唐华来冠县督导迫害,此后几天冠县政法委书记韩金芳连续召开会议研究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招数,在街上增加了便衣跟踪法轮功学员并监控学员的手机。这时,奥运会早闭幕了,在北环路洗脑班还关押着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何秀环在济南监狱非法监禁六年,期满后“六一零”不放人,直接把她关进了洗脑班。

受害人何秀环,辛集乡阎二庄人,她姐姐何秀丽、妹妹何秀娟及母亲申凤梅都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何秀环结婚那天,辛集乡派出所恶警窜到她家索要五千元的“押金”,她婆婆害怕邪党的残暴,结婚一个月后就逼她离婚了。何秀环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到北京天安门城楼打横幅,被冠县公安局恶警劫持到看守所,她为抵制迫害绝食绝水三十五天,获释后在临清租房居住,后来又遭绑架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这时,她姐姐、妹妹及母亲都在这个高墙电网内受迫害,母女四人一同坐牢。监狱惨无人道的迫害使她姐姐何秀丽患失语症,几个月后精神失常,本来活泼、漂亮的好姑娘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而恶警拒不放人。何秀环被恶警用多根电警棍电击,本来三年的刑期又被加期三年,六年期满后适逢奥运前夕,零八年八月八日被冠县恶警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恰恰此时,恶警又将何秀环的母亲第二次劫持到劳教所,押送她二人的囚车在半路相遇,一个进虎口,一个去狼窝,分别六年的母女又要天各一方继续遭受迫害。

冠县东古城边境检查站长期备有法轮功学员黑名单。今年九月九日,刚刚走出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张广宝往河北沙河市参加侄子婚礼,走到东古城边境检查站被绑架到斜店派出所,恶警陈月芝要对他进行迫害,因张广宝的身体在劳教所落下了残疾还没有恢复,斜店派出所把他关押一天后释放。

十月初,在韩金芳的督促下,“六一零”书写了很多污蔑法轮功的标语来为自己壮胆,十月十九日,还在电视台上播放《冠县警讯六十九期》,公布迫害“政绩”, 报道说“冠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今年抓获了一大批法轮功骨干,二零零七年被劳教的就达四十七人之多。”

零八年,广大民众对中共的暴政有所觉醒,陇南及各地民众的抗暴事件越来越多,邪党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十一月十九日至二十六日,中共政法委在南方某市召开了全国性的综合治理会议,要制造更大的恐怖来恫吓民众。十一月二十日,省公安厅副厅长秦黎和聊城市公安局局长任建军窜到冠县,召集冠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开会,散布法轮功有国外势力及与民运人士勾结等谎言,叫嚣要加大迫害力度。县长洪玉振汇报了迫害冠县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措施,并表示以后要更加为邪党效力。会后他们到城关派出所、交通局及烟庄乡查看迫害情况。

二零零九年恶行:为防真相传播,增加电子检测、抢走卫星天线

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明慧网上不断报道“六一零”不法之徒的罪恶行径,这触动了邪党的敏感神经,二零零九年“六一零”在冠县耗巨资监控网络并长期窃听法轮功学员的手机及其亲属的通讯工具,他们把法轮功学员从新编号,在城镇滨河路、教育路、红旗路、冠宜春路安插了便衣和暗哨,每天对重点学员的衣食住行进行二十四小时的监控。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下午两点钟,冠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洪朝、崔月芝、张巧环三人非法开庭,他三人都被枉判八年冤狱。

王洪朝、崔月芝、张巧环流离失所近八年,恶警薛连春、陈月芝总想将他们绑架,曾悬赏五万元诱人提供信息,可是冠县民众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没人干这坏良心的事,七年多了也没有得到他三个的一点音信。法轮功学员孙春娥在县委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工作,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恶警陈月芝到她的办公室,不知嗅到了什么信息,随即和刁培昌、薛连春密谋,通过监控孙春娥终于摸清了张巧环的行踪,继而监控了张巧环的手机,监听三个多月后,七月二十六日夜间八时许,由恶警刘涛追踪报信,公安局副政委薛连春、国保大队长陈月芝带领张鲁、杨军、刘涛等十几名恶警,到临清绑架了流离失所近八年的县医院医生崔月芝和甘屯乡法轮功学员王洪朝、邢桂玲夫妇。随后,恶警到王洪朝家抢劫了两辆电动车,一辆摩托车等价值上万元的个人物品,同时,三个恶警到临清一中恐吓王洪朝的女儿,骗她在一份文件(文件内容不详)上按了手印。从此,王洪朝的女儿受到了惊吓,不敢进校门,只得辍学在家。

冠县法院对王洪朝、崔月芝、张巧环三人非法开庭时,王洪朝的家人雇律师维权并跟随律师前去旁听,但守门的警察不让王洪朝的家人进门。在法庭上,法官被律师辩的无言答对,只得休庭。后来,王洪朝的妻子多次到法院讲理要求释放王洪朝,每每遭到无理推搡。一次,法院二楼二零五号房间一个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的法官见她进来,呵斥道:“你怎么进来的,门口没人挡着吗?”说完就让门卫推她走。王洪朝妻子说:“律师说了我丈夫没罪,你们应该放人。”二零六号房间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法官说:“抓到这里,有罪没罪都得判。”当时引来很多人围观,民众终于明白中共邪党是不讲法律的。三月四日,审判庭庭长张建军、院长黄某对王洪朝、崔月芝、张巧环枉定八年冤狱,三个月后,把他三人劫入济南劳改营。

中共为了作秀,每年春天都要召开“人大”、“政协”两个会议。今年三月份在冠县多处发现了法轮功标语,公安局局长石宝生害怕法轮功学员再次进京上访,决定对法轮功学员再搞一场大规模排查,鼓动恶警去干,恶徒冯书河也扬言看守所的大门随时敞开,对法轮功学员无须任何手续,可随时收押。

三月十八日,公安局伙同贾镇派出所恶警,突袭了荆楼村,对该村法轮功学员逐个骚扰,将史凤梅绑架到看守所,勒索了数千元后于三月二十六日释放。

新唐人电视台敢于正面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这是邪党的在背之芒。四月一日, “六一零” 纠集冠县广电局、公安局及各乡镇有关人员在冠州宾馆小会议室召开了查收地面卫星接收天线会议。会后,恶警窜到村里,看谁家房上有电视信号接受大锅就偷偷摘走。这已是邪党第二次在冠县大规模破坏卫星天线设施了,在此之前的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在聊城市广电局稽查大队长霍丙成指使下,冠县恶警在斜店乡破坏了八十多个卫星电视地面接收大锅。期间,斜店乡派出所所长和五、六个恶警还窜到南满菜村胁迫村支书付德良到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张广宝家搜查,张广宝的父母据理力争,恶警理屈词穷提着大锅仓皇而去。

“六一零”对冠县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如此残酷,党魁还是不满意,多次派人督促迫害。据可靠消息: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周永康指令各地“六一零”秘密开会、口头传达了迫害计划,会议上造谣说法轮功有强大的海外势力,一定要严加防范。这样,县政法委头目韩金芳就敦促“六一零”对冠县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的迫害,“六一零”给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巡逻车装上了电子探测仪等多种检测工具。公安局国保大队薛连春、陈月芝等头目趾高气扬,驾车在街上游弋示威。

五月十一号,韩金芳、任广民、石宝生参加了山东省“十一运社会稳控与安保”工作电视会,制定了迫害计划。

今年五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申亮华两次被非法劳教,劳教期满后,“六一零”又对他加期迫害。

申亮华,桑阿镇申小屯村人,他以前经常酗酒,修炼法轮功后敬老养小,勤勤恳恳的劳动,村民都说看申亮华脱胎换骨变成了好人。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申亮华两次被非法劳教。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深夜,桑阿镇派出所恶警第二次绑架他时用手电筒打掉了他的两颗门牙,劳教期满后,恶警张泽波又到劳教所敦促迫害,把申亮华延期关押并关进小号折磨。

六月十二日,在聊城市公安局长任建军、聊城市“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刘伟的督导下,冠县各单位“六一零”人员在冠州宾馆开会并组织参观迫害法轮功的所谓“政绩成果”展览,同时在宾馆礼堂外组织迫害法轮功签名活动,各单位人员和中小学生约有五千人被绑架到此强制签名。一周后,这个活动作为新闻在冠县电视台播放。

六一零”恶徒们在展览会上
“六一零”恶徒们在展览会上

据说中共高层要到冠县暗访,为了制止冠县真相资料到处都有的局面,六月二十六日,任广民、马文昌、石学增、薛连春等恶徒在冠州宾馆一号会议室开会,从新策划、制定了对冠县一百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计划和实施方案。

“六一零”在展示劫来的法轮功资料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