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从進入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开始,我就因病到处求医,走遍了天津、北京各大医院,到后来每隔三天就得去一趟医院,工资花去大半,病情也未见好转,对治病也就完全失去了信心,总想着哪个大神仙能治好我的病该多好啊。一九九六年,我幸运的遇到法轮大法

在看完师父十天的讲法录像后,我感觉自己象获得了新生一样,从那以后,我就没有离开过大法。

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在修炼当中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身体也逐渐康复。几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妹妹看见从我身体里飞出一块黑东西,说直径有四、五十公分那么大,表面一层和木耳相似,还会动呢,它从前窗口飞出去了。第二天我上下楼、走路象没重量似的,特别轻,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拿掉了病业,从此以后无病一身轻。当时修炼状态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开始对大法進行疯狂打压,单位让我写什么“保证书”,还让把大法书、录像带都交出去。我是保证书不写,字不签,录像带、书不交,最后听说局长叫别人替写了个什么东西交差。公安局的恶人到单位来找我,我从不见他们。邪党办“奥运”时单位告诉我不要進京,我说,我按大法标准办事,你不干扰我,暂时我没打算進京,但你要干扰我,我立即就進京上访去。他说那行,在家呆着吧。从此再没找过我。

我的家人和亲属看到了修炼后我身心的变化,知道法轮大法好,加上我和他们都细致的讲过真相,所以都很支持大法,还帮助我运送资料,陪我一起发资料。我丈夫很支持我修炼,我在劝人“三退”时,他经常帮助我。

有师父呵护,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带一箱子真相资料坐班车去了百里外的表妹家。晚上出去发资料,黑的连路都看不见,只听狂风刮的地里的玉米秸哗哗响,走着走着,听见狗叫的厉害,知道前面就是村子了,心想,师父一定会帮我,我一定能把资料送出去。一边走一边求师父,当走到第四片住家处,发完资料准备回表妹家了,这时风停了,天蒙蒙亮了,村子里很静,五、六里地长的四个小村庄挨家挨户送完了资料,回家了。我做的特别顺利。

一次和同修一起去发资料,刚到第一个村庄,同修就被追出来了。我当时有怕心了,不想发了,突然看到资料上闪着一小片一小片黄绿色的光,我对同修说,师父就在咱们身边,不要怕。我们一直把资料发完才回家。

还有一次我看到资料外面的塑封袋闪着光把小册子封面照的非常清楚。

正念救人很安全

有一次因为当时邪恶很疯狂,我怕资料点存东西多不安全,都拿回自己家保存。我认为自己没怕心,能把资料点的东西都主动拿回自己家,那还有怕心吗?

资料还没装完,同修捎信说:家里不能存那么多,马上转移。我立即转移到常人家里了。第二天我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一下车就碰到一个认识的同修,我们一起学法,我俩学的是同一讲、同一段,我们都悟到应该一起在这个城市把资料做完,这边的众生正急等着资料和神韵光盘。当即回家把全部资料打车拉过来。

我们把资料送到党政部门,包括公、检、法部门,再送到各个住家。我们发现,要送的地方太多了,资料也有不少,于是我们决定每个星期用三四天时间在这个地区发资料,晚上学法,早上出去发送资料。就这样一直送了五个月之久。

在送资料过程中,我只有一念:神在救人,人不配看见神。在五个月的发送资料中竟然真的就没有碰见过人。

多固执的人也劝退了

讲真相劝三退与自己的学法和修炼状态有直接关系,学法多,正念足,讲完了,退了对方还说谢谢;学法少,心性上不去,自己不愿讲,讲了对方也不退。特别是,自己总有一种观念,怕讲不好没面子。自己也知道这种观念是为私的,必须在实践中修掉。

我给一个分局局长讲真相,劝“三退”,他都不让我说话,我刚讲,他就要走。我不放弃。有一次我坐他的车去办事,路上还是跟他讲大法的美好,共产邪党的腐败,天象变化,人类灾难,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自救,大法弟子为救人拿出省吃俭用的钱做资料等等,看来他主元神清醒了,他问:这么好的功法,我大哥(指我丈夫)信吗?我说他也信,也“三退”了,他要不信,他放你车上这些东西(真相资料)干什么呀?于是这位局长说那我也信,也给我退了党吧,再捐二百元钱,给你们做资料吧。下车时他特别激动,说我给三百元,你替我受累救人吧,保佑我妈、孩子、老婆我们四口人平安。我说你常念法轮大法好,自然就保平安了。

不久他的孩子高考考了六百多分,上了一个好的一类本科,又分到一个好专业。

前几天遇到一个公司的管理人员。我给他讲法轮大法好,他说,我是无神论者,什么都不相信,我是党员,但是我不退。我说:那共产党那么腐败,你承认吗?他说:承认。我就以共产党腐败为话题讲,他很爱听,给他讲了四十来分钟。他说我活了好几十年,从来没有人讲这么深刻,真是大开眼界。我三退,也相信法轮大法好。给他一个护身符和神韵光盘,他特别高兴,再见面时表现的特别亲切。

现在讲真相劝退,基本上都是面对面一对一的讲。师父希望大法弟子做的更好:“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我还会继续努力,放下自我,救度更多世人。

国外探亲 讲真相传神韵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我和丈夫去美国探亲。即使到了国外,我也没有忘记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到那以后,找到那里的同修,说明了我想讲真相发资料。同修给了我很多神韵特刊。那里跟国内情况不同,同修选在早上送,必须把资料挂在门把手上,因为扔在地上可能没人看,而且对神韵也不尊重。一天送一、二百份,需要二、三个小时送完,要走很远的路。

有一次我迷路了,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路标了,急的一身汗。心里求师父:我找不到家也不是偶然的,是弟子不精進,找不到跟师父回家的路了,今后我一定精進实修自己,师父不要落下我呀。向前走,找到了回家的路。后来我丈夫和我一起出去送,他走出去一小时,就往回返,两个小时回到家,我走的略慢些,在三个小时之内送完回家。

因为这个城市没有炼功人,很多人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送完神韵宣传资料后,就又开始送法轮功资料。快回国了,想停下来了不再送了。有一天早上炼静功时,一闭眼看见一对板门开了,里面有一座城市,一幢幢的小别墅特别干净,四壁无尘,白墙到底。我想可能还有一个这样的城市叫我送资料吧!没过几天,不修炼的女儿说:“妈,走!”我说去哪呀?她让我拿上点资料,她开车一直把我拉到另外一个城市。我下车抬头一看,正是前几天炼静功时天目中看到的城市。从那天开始,我们娘俩每天大孩子上学、小孩子睡觉了,就出去送二百份资料再回家。最后一天要送完了,我告诉女儿:“你这也是给自己积了福份了。”她也说:今天特别快,身体感觉轻松极了,没觉的就送完了,没有一点累的感觉。

美国的华人同修给了我六千七百份资料,我都送完了,当我要给她们钱时,两位大法弟子都说:给中国大陆吧,那里比我们这更需要。

一月七日,我们在美国看了神韵演出,坐在第四排。一進场心情特别激动,总是流泪。演出一开始感觉天马就好象在我的头顶上空飞过一样,感觉神佛就在半空中走。神韵的节目,纯善纯美,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演出,全场热烈鼓掌,一直没停下来,直到散场。有学员天目中看见师父在另外空间领着弟子给场内常人清理身体上的业力。散场出门看见街上的行人,我就小声跟他们说:你们如果没看神韵演出,损失太大了,下回再演一定要看看啊。

丈夫看完神韵演出后,更乐意跟我一起出去送资料,他的身体越来越好了,人也精神了,一切事都比往年顺,时常说法轮大法好。

不承认和全盘否定旧势力

一次听同修说,有好几个同修被抓進了强制“转化”的洗脑班。当时我悟到,洗脑班是共产邪灵定的,讲真相救人是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之一,是神定的,人能管的了神吗?神在救人,我就不听共产邪灵那一套,全盘否定不承认。每天早上出去送资料带一百份,那天带一百五十份出去送,送完回来的路上,感觉心清体透的,白天出去三退很顺利,退了九个人。

只要多学法,按师父要求做,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救人就比较顺利。我想:神做任何事情,人能管的了吗,神无所不能,做三件事还有干扰吗?不能够做好不是人心的问题吗?

在修炼中全盘否定旧势力,连旧势力的本身都否定,不承认,有漏在法中归正,决不允许旧势力钻空子、干扰。我发现,有的同修一有漏,哪个地方没做好,向内找时就说什么地方没做好,叫旧势力钻空子了,哪地方又叫邪魔干扰了,这说法,我觉得无形之中是给旧势力和邪恶摆放了位置,给自己加了负面因素。同修被迫害时都说了承认旧势力和邪恶的话,还认为自己找的准、法理清,实际法理不清。有一次集体学法时,我特别困,有一位同修说咱们发正念清理困魔吧,我说不承认困魔,早灭尽了,它不配干扰我,困的因素是因为学法少,有执著心,人心多,没及时向内找,才困的。同修说对,没过二分钟真不困了。向内找是法宝。

修炼这么多年,也有很多人心,在不断的去也是一层一层的出。比如怕心,觉的送资料讲真相了,都在做没啥怕心,但还没有突破到面对面去发送,还是有怕心。惰性长期不能去,有时一不精進就想多睡一会儿。自己在整体配合上做的也不好,自己也觉的达不到标准,只有更努力修吧。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