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红歌就是远离罪恶

写给唐山市民众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

朋友:你好!

这几个月里,唐山和其它城市一样,各部门、单位都在搞声势浩大的“唱红歌”比赛活动,所以,想和大家就此事交流一下。

不知您是否了解,世上的音乐大致可分为三种:赞美神的或赞美人类心中的神性;表现人情的喜怒哀乐;吹捧魔鬼或发泄魔性的。前一种在传统文化中称之为雅乐或正声;中间称之为世俗音乐;后一种则为魔鬼音乐,这种魔乐在时下的大陆则非所谓的红歌莫属。

音乐之所以为音乐并不仅仅体现在其表面的物理声音,而是其背后所承载的内涵。先秦时期的雅乐大多为古代的圣贤、修道人所作,表现的也是超凡脱俗的生命境界,或是对更高生命境界的神往与追求,音乐的内涵也是其人生境界的真实展现。而俗乐多在戏曲与民俗活动中找到其踪影,表现的都是世俗生活的离合悲欢或浅吟低唱。至于街头巷尾的淫词小曲之类则更是低俗、无聊,但不管如何终归还只是俗,与魔鬼音乐却是不同。

所谓魔乐,就是鼓动与强化世人心中的魔性与暴力,让人萎靡、颠倒、虚亢、疯狂发泄、歇斯底里,甚至于杀人、自杀。这种魔乐都是人心不正,在魔鬼的欺骗与引诱下搞出来的。中共的红歌正是这种魔鬼音乐在人间的系统体现,音乐中涌动的是杀人的狂欢、遮天的血色、高涨的暴力,让人如吃错药似的疯狂与亢奋,即使是经过许多年的时光冲洗,都依依难舍。

人类的正统音乐是人格自我完善的一种结晶,或曰道德之物化,其创作皆本之于心灵的真实体验,甚至得到神明的启悟,曲境平和而广大。而共产党的红歌不同,词曲之中都有一股斗争的邪气,只是被红歌迷心的人觉察不到而已;它是中共刻意编造出来的(有的所谓民歌是经邪党篡改歌词后的伪民歌),强制性的灌输给国人,目的是为了愚弄百姓与建立起党文化的邪恶能场,用以操纵国人的精神,共产党也自称其文艺是为政治服务的,神圣文艺在它的手里已成了其控制人心的道具。

红歌的内容大致为:歌颂共产党的魁首、伟光正、“丰功伟绩”、及它的伟大制度等等。充斥的全是暴力、谎言、煽动、反人性等等。红歌的邪恶就在于,把你折磨的死去活来、家破人亡,还让你一脸春光的歌颂它的“无边恩德”,在你饿的只有一口气时,还让你赞美其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

红歌与人类的生活是毫不相干的,也是与人性背道而驰的,它被很多中国人接受完全是邪恶的党巫术操作的结果。一个正常的人他会歌唱其门前的一条小河,天边的一段晚霞;或奶奶的满头银发,朋友的侠肝义胆;绝不会去歌唱什么政党魁首,更不会去歌颂一个肆意摧残生命的邪恶制度。台湾人、美国人、日本人,他们的生活与大陆何啻天壤之别(贪官除外),却从来也没搞出个《奥巴马思想放光芒》或《资本主义好》的颂歌来。只有丑恶的中共政党专门作恶却还逼迫全民来歌颂其阴名,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超级政治流氓。

音乐的播放或歌曲的演唱是一种能量的传递,而音乐的力量却不仅仅来自于此,这种表面的物理能量是微不足道的,音乐的真正力量是其所承载的内涵。韩信的几声楚歌就让项羽的几十万大军瞬间崩溃,那是音乐背后的信息所致;上古时期许多的琴师能弹琴致风雨、长歌振林木,那并不是神话。不同境界的音乐都与其所在的境界相联系着,一个修炼有素的琴师就能把其微观空间的能量释放到我们这个空间来。人们在弹奏雅乐的时候,其更高层次的内涵就能起到净化心灵的作用,古人云:琴者,禁也;非虚言也,弹琴的过程也就是人的身心与曲境逐渐同化的过程。

而红歌的背后所承载的就是共产邪灵的邪恶能量,它是有魔力的,其释放出来的都是黑色的能量、对人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负面信息。很多人为什么在受尽了中共的迫害,在听到红歌时依然像被勾魂一样随之手舞足蹈呢?因为他们的心早已被共产邪灵蛊惑了,红歌在其体内就像潜伏的毒蛇,一旦听到外在的召唤,它们就会醒来,左右人的神智去拥抱邪灵。唱红歌就是在魔化自己的身心,主动邀请邪魔来主宰自己的灵魂。在红歌最为疯狂的年代恰恰是中国历史上最最暗无天日的时期,也是国人活的猪狗不如的年代里,但其歌声里却充斥的是肉麻的赞美、无边的毒蜜、恶心的歌颂。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两极,一边受着地狱般的奴役,一边却唱着天堂般的生活!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会被愚弄到如此不堪的地步,除了中邪,还有什么可以解释?

在历史的今天,在《九评》与退党大潮的冲击下,中共政党在其崩溃的前夜又一次的祭出了红歌,这邪党巫术的毒酒,以期延缓其末日的来临,也好借机多拉一些糊涂虫陪葬。在我看来,唱红虽然不能让共产党苟延其残喘,但对于唱红歌的人而言却是危险的。在天灭中共这个历史最紧要的关头,一个生命却在主动的歌颂恶魔,歌颂一个对自己的民族国家犯了无数滔天大罪的政治黑帮,地狱的恶魔们听到也会露出邪恶的狞笑,未来在他面前将会展现无边的黑暗!迷中的世人啊,快清醒吧!远离红歌就是远离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