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才能真正救得了别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也可算的上是老弟子了,在这十三年的修炼中有苦有乐,苦的是在修炼中遇到矛盾时过不去心性关,向外看,愤愤不平、痛苦;乐的是向内找后师父加持,在法中心性升华的美妙、舒服。

在家中,丈夫非常的支持我修大法,我原来身体状况很差、性格暴躁,修大法后不管是家人还是同事、邻里乡亲,都说我修大法后性格跟变了个人似的,身体也真是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正常上班工作,家中其乐融融。

七•二零之后,一直参与救人的各个项目,当活多的时候,下班回家就先想到那些证实大法的事还没做完,不能耽误救人的事,吃完饭就先干活去了,时间一长忽视了学法,在与同修配合上产生了矛盾,在矛盾产生后没能向内找自己哪做的不对,当时都是用人心看待所发生的一切,愤愤不平,心想哪件事不都是我在无偿的为你们付出,到头来还这样对待我,真是越想越生气,法也学不進去了,同修和我交流时,我说反正我也啥事都没耽误,由于没在法上修,给整体配合造成很大损失。

由于修炼状态不好,家庭矛盾也接踵而来,只要下班回家,与丈夫见面就是大吵,也根本没做到忍。一次给同修修机器,夜里十点多钟回家,一進门,丈夫便拳脚相加,把我打出门外,无奈我只好流落街头,坐在马路沿上落泪,想了很多,可是我有一念就是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离开大法。

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用各种方式点悟我、拽着我。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一座高山上非常快的向山下滑去,醒来后我真的害怕了,我坐起来镇静了一会儿,就想我这是怎么了,原来修的好好的环境,咋搞的一塌糊涂,这还象个修炼人吗?怎么能证实大法,这不是在给大法抹黑吗?从此我冷静下来了,这时师父的法就打到我脑子里来了:“你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你那一瞬间能想起来,你就能够约束自己,那么这一关你就能过去。”(《转法轮》

就在这关键时刻师父的讲法《再精進》发表了,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不把眼睛盯在他们那,都放在自己这,怎么样配合好、做好、完成好自己该做的。”(《再精進》)

我反复学习这段讲法,悟到:我虽然救人的事没少做,可是没修自己呀!那有什么用,活干的再多,都是用人心在做、愤愤不平的在做,救人的力度能有多大?我落泪了,心想:师父啊!师父!您真是大慈大悲,让我这个糊涂这么长时间的弟子清醒过来了。从此后我听师父的话,虽然不能每件事都能做好,但我能遇事做到冷静,不往前戗,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也不光做事了,每天在学法上下功夫,有时读完一页思想已先溜号,不知读的是啥,我就把这一页用心的再重读一遍,控制自己学法不求数量,求质量。我给自己制定计划,上班有空闲时间就用mp3听《明慧周刊》、《九评》等,下班吃完饭学法,干活,完成自己在救人项目中所承担的,然后炼功、发正念,发完十二点正念睡觉,又和同修组建个学法点,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丈夫一改常态,变的说话和气了。有时也会反复,一進门就不高兴,脸色很难看,我心想这回我可不会再上当了,我不会被你带动吵架了,果然丈夫的语气变了,正常的说话了,真是“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只要在法上修,就真的能守住心性。

现在庆幸的是丈夫也开始看大法书了,《转法轮》也看过几遍了,有时到休息日还催促我快点收拾,说咱俩好学一会儿法,真是“修内而安外”(《精進要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