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过程与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我们地区同修普遍得法晚,同修们的心性参差不齐,很多方面跟不上正法進程。可是,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与慈悲呵护下,近几年情况有很大改变。我们有了集体学法的环境,能独立解决上网和资料问题了。特别是在做三件事方面逐渐走向成熟了。

前段时间发生了一起同修在讲真相时被绑架的事情。很多同修都能正念配合,放下怕心与私心,走出人来。同修们经过多次切磋,坚定正念,配合家属多次去看守所、派出所与公安局要人、讲真相。被绑架的同修在里面也正念配合,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终于救出了同修。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我们学法小组得知一同修因在邻村讲真相被坏人诬告而遭到绑架。大家立即整体发正念,解体邪恶,让他们无条件释放同修。发完正念,大家進行了切磋,一致认为,应立即通知本地区所有同修,整点发正念除恶,配合营救同修。同时了解有关情况,上网曝光。我们立即分头行动。

第二天,我去找被绑架同修的妻子(也是同修)切磋要人,同时,了解相关情况。我说我们大家配合好一起去要人。可是,同修妻子因平时不精進,脾气大,不修口。现在又出了事,更是理智不清。完全想依赖常人,想用托关系,花钱的方式救人。不愿与同修配合。许多同修与其切磋,都无济于事。所以事情很被动,其他同修也觉的无可奈何。我又与其他同修切磋,觉的同修妻子的状态与我们大家有关,我们应该向内找,去掉人心,提高上来。大家纷纷向内找,找到了很多人心、执着。

后来,我们了解到,同修被绑架后,头一天被关在某派出所,第二天被转到看守所,并由国保大队接管此事。又了解到相关迫害人员的信息,及时上网曝了光。

除同修妻子外,其他同修都积极配合整点发正念。有同修提出近距离正念除恶。我立即组织附近学法小组轮流到黑窝附近近距离发正念。

据同修妻子说,她的家人花钱找了关系,拘留半个月后放人。可是,到了半个月头上,接到的不是丈夫同修回家,而是一张劳教通知书。这一下,同修妻子傻了眼。觉的走常人的路是行不通了。于是,有了配合同修救人的想法。可是,由于怕心太重,不敢与同修去要人。只想在家发发正念,丈夫就能回来。

后来经过很多同修的耐心切磋,特别是邻近地区的一位同修,不怕路远,几次专程赶来与其切磋,使她很受感动,答应配合同修要人。分别去了看守所、派出所和公安局要人。由于同修妻子状态很差,正念不足,反复无常。所以要人的过程非常艰难。拖的时间很长。而且,我们地区大部份同修没有经过大的考验,怕心普遍较重,能与家属配合要人的没有几人。为了使大家能迈出这一步,我带头配合家属去看守所、公安局闯头关,并对相关人员讲真相。

第一次去了公安局找到国保大队长要人时,此人很嚣张。一進门,就问我们叫什么名字,并拿出照相机“咔嚓”一声,给我们照了像。我根本没有理会,我想,你那是吓唬小孩,并请师父加持。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了他我的名字。他马上变的客气起来,让我坐下谈。我开始给他讲真相。从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讲起,又讲到法轮功洪传全世界,讲到江泽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现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对其起诉,全球大审判即将开始。劝其做点好事留条后路。又讲了文革时期跟随上边干坏事的人都遭到了报应。还从法律角度给他指出,到现在为止,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违法,相反是受宪法保护的。讲着,讲着,他没有了那种嚣张气焰,态度也变好了。并且说,他不是我们认为的那种恶警。而且还讲了他路上救人的事。还要给我们倒水喝。并表示在其权力范围内尽量做点好事。当然,同修们在附近的正念配合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后来的几次,又有几位同修放下怕心,走出来配合家属要人。同修妻子本人经过几次的锻炼也去了很多怕心。

九月一日,我们听说同修被送往劳教所。大家立即切磋交流,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致认为,去了劳教所也得回来。并加大了正念力度。同时切磋,准备复议与起诉。

就在我们咨询律师的过程中,听说同修因检查出高血压与心脏病被退回。但同修并没有回到家中,而是被关在看守所。我与同修们及时切磋,认为我们整体配合不够,做的不够,需要做的更好。并决定立即配合家属再去要人。但在与同修妻子切磋时,发生了争执,同修妻子执意不愿配合,这时,有同修提出,暂时放一放,大家向内找找,是不是产生执著了,去掉人心后,情况可能会好转。大家都回去向内找。我很快找到了自己有急躁心,有强为的心,不善的心。在法上归正后,同修于九月十四日又一次送劳教被退回,于九月十六日晚上十点左右被绑架的同修回到家中。

体悟:

一、及时协调发正念,否定旧势力,整体正念除恶,坚持始终,遇到任何情况,正念都不动摇,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从同修被绑架一直到回家,五十天的时间里,我一直不停的与各学法小组切磋,协调发正念,组织轮流近距离发正念。

二、与家属配合去有关部门要人,讲真相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我与同修切磋,一定要摆正基点,营救同修不是唯一目地,不执著结果,更大范围讲真相救人,才是更重要的。师父在《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到:“我怎么样能够把与这件干扰有关的一切正确对待,本着救度众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么样能够对众生负责,把这些事情的出现视为正好是讲真相的契机,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你平时去找人家讲真相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去找谁还不愿意见你,干扰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触的机会了吗?你不正好去讲真相吗?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炼之外,你们最大的责任就是要救度众生。”只是我们还做的不够。

三、配合其它救人方式,如及时把被迫害的同修的情况上网曝光。打语音电话,寄真相信,劝善信。发放真相光盘、资料等,对所有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如律师等。还有了解相关信息。这些方面的事情都做了一些,但大部份同修没有做。做的很不够。

四、营救同修就是每个人修自己的过程,也是整体提高的过程。在这次营救同修中,确实有不少同修放下了很多人心、执著。如怕心、私心等,心性得到了提高。有一位七十一岁的女同修几乎每天去近距离发正念。有时就她一人,也照样坚持。去其它地方办事或是看亲属都当天返回,不误近距离发正念。还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同修在需要配合家属要人时,用正念战胜人念,堂堂正正的配合家属走進公安局。这是她第一次到那种地方。

五、整体配合的成度直接影响救人的力度。本地区同修大多数配合的比较好,但也有一部份配合的不够,影响了救人的效果。一是从劳教所退回后,没有直接回到家;二是拖的时间比较长,前后用了五十天时间。

六、被绑架同修在里面的正念正行,是这次营救成功的第一因素。据了解,被绑架同修在黑窝内,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遇到人就讲真相,在人多的地方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在里面背法、炼功。里外配合才使这次营救得以成功。

七、通过这次营救同修,很多同修找到了自己修炼的差距。尤其是我自己暴露出一大堆执著心。整个营救过程中,家属同修配合为什么那么艰难,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向外看的心非常严重:急躁心、埋怨心、责备心、强为的心,还有争斗心、妒忌心、不善的心等等。这些心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自己有几次也意识到了,但只是肤浅的找了找,没有认真找,也没有用心找。在中秋节晚上,我们学法小组又去了被绑架的同修家里,跟他妻子切磋要人。同修妻子态度生硬,执意不去。并说“谁愿去谁去。”我正要想说她几句,这时有同修提醒,缓几天再说吧,大家都向内找找,可能是咱们心态不对。我回去后找了一会儿,也觉的自己心态不在法上。但还是没有下决心彻底的找。直到被绑架同修回来前的那天下午,我又去找同修妻子切磋,她还是不愿去。这次,算是守在了心性,心想:可能自己还有潜藏的人心。回去好好再找找吧。自己的执著去掉后,也可能她会改变的。我认认真真的用心向内找,找到了上面所有的执著。后来同修妻子说,我走后,她也开始向内找,并产生了一个想法:要不,我自己明天单独去要人吧,也不能老让同修们费心。就在我们同时向内找,站在法上的时候,被绑架的同修当天晚上十点左右回到了家中。

这次同修被营救出来,实际上是师父的慈悲。师父看到我们都有救人的心,是为了鼓励我们今后做的更好。同修出来后,我们及时進行了切磋交流,认真找了我们的差距,同时,也从被绑架同修身上分析了我们应该吸取的教训。大家都认识到,现在,必须走的非常的正才不会出现问题。必须在认真学好法,踏踏实实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人。才能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