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江北区张军老人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江北区大石坝长安一厂退休女工张军,今年六十五岁,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多病缠身,脾气不好,得理不饶人。从九三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为人处事善良温和,矛盾前忍让,肯帮助别人。由于坚信法轮大法,被当地村委会列为重点迫害对象。

从二零零零年起,张军被江北大石坝忠恕沱社区指使本村退休工人蒋应秀(女、七十多岁),冯克福(男、六十五岁)长期监视跟踪十一年,每天外出买菜或者买米都被二人非法盘问:“张老师你去哪里?”

社区人员和派出所便衣警察经常上门骚扰张军,严重干扰了公民的正常生活。张军四次被大石坝派出所非法抄家,两次(pp会议前,08奥运会前)被派出所便衣绑架,在当地正义职工家属人群指责下,才免遭恶警毒手;多次遭到重庆江北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六一零非法组织)迫害。

下面是张军老人自述她遭受的部份迫害经过:

二零零七年三月中共两会期间,我被江北公安分局“六一零”非法通缉,十月十九日正值重阳节,被“六一零”恶警梁世滨绑架、非法关押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强制洗脑,睡的床每晚12点至早5点通电,电击使我心、肝、肾遭到严重破坏,出现心慌,心跳快,全身无力,肝区痛,天天吐血,监视我的人发现饭中掺有玻璃,我不写所谓的悔过书等“三书”,我又没疯,恶警梁世滨将我关进重庆金紫山精神病院迫害,我跑出精神病院,被恶警梁世滨抓回望乡台洗脑班非法关押。我坚持不写“三书”。恶警梁世滨非法劳教我两年。洗脑班是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不放弃信仰就送劳教所或送精神病院迫害。

小儿子三十二岁,尚未修炼法轮功,被复盛镇二看守所恶警毒打致精神失常,现住在寸滩精神中心医院治疗。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为了抓我到江北铁山坪洗脑班强制洗脑,十一日上午十点半江北大石坝派出所五个便衣上门企图绑架我,未成;下午五点半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六一零”恶警梁世滨带六个便衣上门想绑架我,也落空;十二日上午七点多钟,恶警梁世滨带六个便衣闯入我家,我小儿子质问梁世滨:“我妈犯了啥子法?你为什么要抓她?”梁世滨无耻地说:“你妈没犯法,我们找她谈一下”。我没犯法警察乱抓我是违法的,身为警察不穿警服,不出示任何证件,无传唤证,无拘留证,无逮捕证,象中共电影中讲的鬼子进村一样悄悄抓人,不让左邻右舍知道他们的恶行。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被迫走出家门流离在外,我家住宅被便衣协勤人员,低保人员监视蹲坑,我大儿子是不修炼的人也被监视跟踪。

由于抓不到我,一面指使监视人蒋应秀颠倒黑白无中生有造我的谣,激我露面便于绑架。另一面“六一零”恶警梁世滨通知社保局停发我的养老金(重庆公安局跟社保局,银行联了网的),同时停发小儿子的低保钱,非法剥夺我母子二人的生存权,现在我母子二人生活无着落,吃饭无钱。非法扣押公民的养老金是违法的。这次停发我养老金的是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张家庭(男、50岁、“六一零”人员)出的恶主意:“动用公安,把张军的养老金停发,逼她出来”,而且整成黑材料报给上级,因为公安抓一个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的三千元奖金。(08年奥运抓一个法轮功得二千五),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得三万元奖金,所以警察四处抓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鬼想钱都要遭令牌打。

九月二十日我打电话问忠恕沱社区书记蒋霞,又问长安一厂群工处书记石梅:“为什么要停发我的养老金?”她二人说:“张老师,只要你配合我们进洗脑班学习,钱就发给你”。

试问中国宪法和法律那一条规定公民不进洗脑班学习就停发养老金?公安人员任意停发公民的养老金,今后哪个公民敢参加养老保险?有权者玩弄权术,任意损害民生,何以立国?

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人员有:
重庆江北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六一零”邮编:400021
恶警梁世滨(六一零主任)手机:13908315145023-6785059786870291(办公室)
重庆江北大石坝街道办事处邮编:400021
张家庭(六一零人员)手机:15909306061023-67612713办公室
书记曲梅:023-67608215(街道公开电话)
重庆江北大石坝长安一厂群工处:邮编400021
书记:石梅手机:13908369594023-67932934办公室
重庆江北大石坝忠恕沱社区:邮编400021
书记蒋霞手机:13896077972023-67932803
主任赵娟手机:15922375088
重庆江北大石坝派出所:邮编400021
023-670753536761028567075544办公室
冯克福手机:15223002451023-67932806
家住:重庆江北区大石坝上六村23号邮编400021
蒋应秀:67937857(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