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车讲真相救人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其实,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只要你正念足,没有任何一颗人心,师父就会给你智慧,你就会救很多人。

有一次坐火车,我旁边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妻,女的坐在我身旁玩手机。我就找讲真相的话题,说:“你这手机能上网吗?”她说:“能。”我就给她介绍明慧网,让她上网查一查。她一查说:“国内网站上说,明慧网是×教办的。”我就告诉她不是网上说的那样。她就问我是否炼法轮功,并说到“天安门自焚”,我告诉她那是造假,共产邪党就是想让所有的人都恨法轮功,挑起群众斗群众。于是,我给她讲了在看守所我被迫害的片断:开始那些犯人不敢接触我,我夜里起来炼功,那些犯人吓坏了,说别走火入魔了,把她们都杀了。我讲真相她们也不信。过了几天,她们看我很正常,就再也不防范我了。我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

我说:“共产党历次搞运动,都是把被迫害的人说的如何如何不好,发动全国人民都痛恨他们,然后再打压他们。”她说:“我知道共产党不好,我父亲活着的时候,都不让我们几个儿女入党。我弟弟要入党,我父亲拿起棍子,把我弟弟撵了几个圈子。”

我又给她讲了真正爱国的人不可能爱中共邪党。我说:你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不让你们入党吗?其实,你父亲心里知道××党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只是在当时环境下,他不敢给你们讲,讲了你们也不信。就象我现在给你讲真相一样,如果你不理解的话,你会举报我,我就会被抓被打被关押。这期间,我两次劝她和她丈夫三退,他们俩都不退。我发了一会正念。又给她讲了马克思是一个什么样的恶徒,告诉她要做炎黄子孙,不做马列子孙;做炎黄子孙就要三退。她就愉快的用真名退了团、队。她丈夫也退了党、团、队。

还有一次在火车上讲真相,半车厢的人都在听,开始没一个人说话。后来有一个小伙子以提问题的方式捣乱,我排除干扰,继续讲真相。车到站的时候,列车员提醒我到站了。下车时,有一个乘警与我握手。

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有一次在火车上看《转法轮》,有一个人问我看的是什么书,我就给他看,他看了一会就把书还给我了。我刚拿到书,就有一个人过来问我看的是什么书,我一看这人来者不善,我就把书抱在怀里不理他,他没趣的走了。我觉得应该讲真相才对,我就借机讲真相,告诉周围的人,我看的是《转法轮》。有个小伙子说:“你还敢炼?”我说:“我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有什么不对?”这时火车到站了,我就下车了。事后我非常后悔,在车上我有怕心,没讲真相,所以就招来了麻烦。其实,我每次在车上讲真相,只要不带任何观念,只想着救人,师父就给我智慧,讲真相就非常顺利。

一次,有个同修要搬家,他没带钥匙,我就在门外等。看到隔壁一个老大爷,我就跟他搭话,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说你们的传单我有,但我不看。我想我是不是太心急了,就与他拉家常,谈的很投机。过后同修问我与那犟老头讲了什么?并让我劝他三退,说搬走后机会就少了。

过了几天,我又去了那老大爷家,他很热情的接待了我。我跟他拉了一会家常,就开始讲真相。他说你们是不是搞政治呢?我就给他讲了《封神演义》中的商周之战。我说纣王多强大呀,神要灭他的时候,有多少修道人顺天意而行,助周伐商呀!姜子牙不就是其中的一个吗?苏共解体前谁会想到他会解体呀!共产党现在把人的观念完全搞乱了,把党和国家搅在一起,其实党和国家是两个概念。我又给他讲了贵州“藏字石”。最后我送给他一本《九评共产党》。

又过几天,我再次去了老大爷家。这次我们谈的非常投机。因他已经看完了《九评共产党》,所以明白了共产党的本质。他说他十七岁就被共产党打成了反革命,下放到农村劳动。于是用真名退了团、队。后来他回到老家,把他认识的大队干部、学校校长、老师都做了三退。我们也成了好朋友,在公开场合他也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了。

自从明慧网上发表了《买鞭炮 放鞭炮》后,我就和一个同修去放鞭炮。放炮时有人问我们为什么放炮?我们就告诉他们江泽民已经脑死亡了,他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及电视上不播报的原因。同时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又给他们看真相小册子。因要真相光盘的人比较多,所以第二天我们又给他们送去了光盘。

要讲的事情太多了,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跟师父一起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