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2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

  • 辽宁凤城李立春被不断骚扰迫害

  • 四川省遂宁市冯君富自述遭受的迫害

  • 四川省遂宁市官栋良生前遭受的迫害

  • 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张淑清两次被非法劳教

  • 辽宁凤城李立春被不断骚扰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李立春是辽宁凤城市通远堡镇胜利委九组居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李立春遭受中共多次绑架、强制洗脑和莫名骚扰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只因传送大法师父的经文就被通远堡镇派出所绑架。因她拒绝回答恶警何明的非法审问被打。随后恶警姜金力将怀有身孕的李立春连夜送到凤城北山拘留所非法关押一天半后才放回。同一晚还有五位学员被绑架。其中三位学员被勒索钱财后放回,另有一对夫妻同修被送凤城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五日晚十一点多,通远堡镇派出所恶警石明新、谭先文来到李立春的娘家,让李立春到派出所核实情况,李立春不去,让他们有话就在这儿说。家人不明实情,还叫她跟警察去。李告知家人他们就是这样把人抓走的,最后弄哪儿去了都不告诉家里。我绝对不能跟他们去。他们一再承诺问完话就送回来。于是李立春的弟弟就陪她一起去了。在派出所,李立春拒绝回答谭先文提出的任何问题,只是跟警察们讲真相。谭得不到一个字,气急败坏的说:把你送哪哪去,看你说不说!一直僵持到下半夜两点多,才将李送回娘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通远堡镇派出所恶警曾庆超在片警雷江的带领下来到李立春家,被李拒之门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日晚五点左右,辽宁省凤城市通远堡镇胜利社区那俊杰、“六一零”主任康尔钰、副主任卢伟和一不知名的男人(他们的上级)又到李立春家骚扰,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思想中是怎么想的、给没给人写过信呀、劝人退党呀,还说法轮功是“×教”,国家不让炼了就不能炼,炼就是违法等鬼话。那俊杰和不知名的男人自始至终没说什么。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谭先文等四名恶警早七点多就窜到李立春家要进屋,李立春不给开门,他们就让李出来,李也不配合。恶警去找邻居帮着他们叫门,被邻居拒绝。

    其中一个恶警叫嚣的最响:问李立春敢不敢说自己信仰什么,要敢说就把玻璃砸了。李问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事找她?他们不说。谭先文和那个恶警使劲拽窗户。后来李立春打电话给亲人们都来看看恶警他们要干什么?当亲人来的时候,恶警已经走了。

    其余三个不知名的恶警中有一个瘦高个儿,看上去五十多岁,他什么都没说;一个戴着眼镜挺高挺胖的,他只是叫门,没太说什么;叫嚣最欢的中等身材,大眼睛,看上去四十岁左右吧。


    四川省遂宁市冯君富自述遭受的迫害

    冯君富,男,59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东禅镇,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2年2月东禅镇分管政法的龙举贵和东禅派出所所长刘崇德先后四次来我家骚扰,我安全走脱,流离失所近两年,2003年11月才回到家中。

    2004年4月16日,我正在地里栽玉米,东禅镇的干部冷定荣、龙举贵和东禅派出所的一共6人强行把我绑架,并同时抢走《转法轮》宝书一本。我妻子说:冯君富又没干坏事,你们为什么抓他?当时就遭到恶警黄成的几耳光,现在我妻子的这只耳朵都没有恢复正常的听力。

    当天晚上我在东禅派出所就遭到了所长刘崇德和他非警人员的儿子刘兵的拳打脚踢。第二天,妻子给我送衣服到派出所回去后,发现家再次被恶人抄了,他们没有抢到他们所要的“证据”,就把我家自己杀的猪肉70多斤和4只大兔子抢去了,比过去的土匪强盗都不如。第二天下午刘崇德就强行把我送到遂宁市吴家湾拘留迫害,并勒索现金500元。

    2007年3月我到遂宁市西眉镇打石头改土时,给住户陆大爷讲真相后,却被他构陷而被西眉派出所绑架,第二天就将我送遂宁市吴家湾看守所,同时还去抄了我东禅的家,没有抄到他们所要的“证据”,西眉派出所就勒索现金300元,拘留所勒索现金400元。先后被中共恶徒抢劫财、物共计2000余元。


    四川省遂宁市官栋良生前遭受的迫害

    官栋良,男,72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东禅镇,九六年四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以前多方医治无效的疾病很快就痊愈了。但是1999年后,官栋良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迫害,于2009年1月含冤离世,家中现只剩下一个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的独子一人。

    2001年农历腊月二十二由村邪党书记唐光松带领东禅派出所所长刘崇德、恶警谭化能、伍胜华将官栋良和同村的四名同修绑架到东禅派出所。在东禅派出所的当晚,所长刘崇德和他非警人员的儿子强行把官栋良的衣服扒光(因他们嫌官栋良穿的衣服太多了,打起来不过瘾),后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将官栋良的头往墙上撞,当时官栋良被他们打得既有内伤也有外伤, 官栋良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只因祛病健身,信仰“真善忍”做一个返本归真的好人,却遭受东禅派出所恶刘崇德及它为虎作伥的儿子刘兵的毒打。

    第二天又将官栋良送往遂宁市吴家湾拘留所,并还暗示拘留所的犯罪人员给官栋良“过招”:打头顶叫“吃天麻”,打胸膛叫“吃杜仲”,喝肥皂水、尿和口痰叫“喝三鲜汤”。

    在拘留所拘留一个多月后又将官栋良转送遂宁市灵泉看守所迫害二个多月,在此期间除被中共恶警刑讯逼供外,还要遭受来自他们随心所欲的迫害和牢头的打骂,最后由当地“610”国保大队的廖永义勒索3500元钱才让官栋良回家,使官栋良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回家后官栋良还经常遭到村镇、派出所的干扰。


    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张淑清两次被非法劳教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张淑清是凤城化肥厂退休工人,她因修炼法轮功使多病的身体康复,贫穷的生活境况也逐渐好转,却因为中共的打压,破坏了她安定的晚年生活,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

    张淑清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胃痛、腰痛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心脏病、冠心病等,每天都离不开药袋子,额外的医药费使她本来就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再加上她老伴双目失明,脾气异常暴躁,老两口经常吵架,她曾经一度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可就在她绝望的时候,有幸得了法轮大法,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病,人为什么会有灾有难,人为什么会有不顺心的事,都是自己做了不好的事造下的业力促成的,不能怪别人。从此她改变了先前不好的思想,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努力做一个好人,和老伴不吵架了,家庭变得和睦,她的病也都好了,扔掉了药袋子。可是好景不长,就在她对生活的前景满怀希望的时候,以江泽民为首的邪党下令打压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的迫害:绑架、酷刑折磨、拘留、劳教、判刑等。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张淑清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贴真相标语时被凤城警察绑架,恶警把她们关在铁笼子里,双手铐在铁笼子上。当晚张淑清被转至凤城市拘留所关押。恶警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炼功磁带。在拘留所里,吃的是猪狗食,睡的是凉板铺,喝的是冷水。四十多天后,张淑清被送往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更是残酷,张淑清早上不到五点就得起床,每天要做十几个小时的奴役,九点之后才能休息,累得两只手疼得晚上睡不着觉,第二天照样还得干活。而且身边每天都有“包夹”跟着,还有恶警看着,不准学法炼功,不准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准随便活动。每次与家人书信往来,恶警都私自拆开看,不符合她们思想的就没收。同时每天都给张淑清灌输邪恶的东西洗脑,使尽了招数,逼着放弃修炼法轮功。长期的超负荷奴役使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终于承受不住,心脏病多次发作,于二零零二年八月被保外就医回了家。

    张淑清被非法劳教期间,中共还扣了她近两年的养老金,期间仅靠老伴三百一十元养老金艰难度日,生活极其困难。二零零四年四月,张淑清在家炼功,凤城市原文化派出所的关金生带着一帮恶警闯进来非法抄家,又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恶警叫张淑清到派出所去一趟,说他们领导找她。张淑清说:“我不去,法轮功学员刘英梅就是被你们这样骗去了再没回来,你们别再用这种办法骗人了!”这时来了七八个恶警,两个恶警穿着鞋跳上炕,把瘦小的她架起胳膊就拖走,塞到恶警开来的车里,拉到文化派出所,把她铐在椅子上,连晚饭都没给她吃,后来还是张淑清家人给送来吃的。在派出所里恶警要做笔录,有一个恶警说:“你说吧,做完笔录就放你回家。”张淑清知道自己没有犯法,也知道恶警是在骗她,所以拒绝做笔录,恶警就把她送进拘留所,在送往拘留所的路上,有一个恶警说:“老太太你说也得送,你不说也得送。”

    张淑清在凤城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二天后,转至凤城市看守所关押,被强制干活,强迫背监规、穿号服,而且还搜身。四十多天后,张淑清被再一次送往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黑窝里,非法劳教两年,遭受了和上次同样的迫害。冤狱期满回家后,当地的邪恶“六一零”还经常骚扰她,使她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