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正念抵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在我修炼的这条路上,风风雨雨、摔摔跌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十多年。每当在我最难的时候,心里喊着师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度过难关。

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国殇日那天,监狱里的犯人都在给自己的家人打电话,唯独不允许法轮功学员给家人打电话。第二天,在干警队长办公室,她问我,过节挺好吗?我说不好,她问为什么?我说我连和家人通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她回答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这么多年监狱就这么规定的。”我问宪法规定没有,她不吱声了。我说宪法没规定,那就是践踏人权。我正式提出往上申诉,我有申诉权。她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我面前,阻拦我往上申诉,因为她害怕揭露她们的犯罪事实,我义正词严提出抗议。

在这时,她突然间在我面前慢慢隐去,消失了。我惊呆了,人怎么没了。往地上一看,一只蛤蟆在我脚下趴着,我感到莫名其妙。这时蛤蟆不见了,一个完整的人又慢慢出现在我的面前。简直就象电影中的神话一样,这时她态度转变了。回到监室,我才明白过来是师父在保护我,鼓励我,不要怕,她什么都不是,在另外空间操纵警察的不过是一只蛤蟆而已。当天她找我到办公室说,你以后可以随时和家里人通话,于是在办公室里和家里人通了电话。从这以后,干警队长主动找我用她的手机让我和家里人联系。

后来我注重这方面,只要看到,听到犯人迫害同修,马上揭露,写信给她们,面对面揭露谎言。每做一次,师父给我去掉很多怕心,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就在解体。在那个布满邪恶因素的环境里,真是人神一念。

刚开始的时候,人人都得照像。当相机对准我时,我发了一念,请师父帮我,相机没有照上,结果照了好几次也没照上。后来她们又来找我照,说没有照片不行,家里接见,存钱会容易丢失,我动了人心,照就照吧,这次照上了。当我接过照片时,发现自己错了,被邪恶钻了空子了。后来认识到,同修应该整体起来反迫害,不能给邪恶干活,不能让家里人给存钱,邪恶就没有办法。

正法到今天,我所做的和师父法要求的相差很远。如果没有师父的时时呵护,很难走过来。唯有精進实修,向内找,提高心性,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