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后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为了逃避日后的追查,也为了加大受害人的恐惧,其实也是为了掩盖自己行恶的卑怯,许多恶徒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时,特意选择在黑暗中施暴。我们看几个具体的例子。

二零零零年元月七日深夜,四川彭州市蒙阳镇中共恶党书记郑贵华、镇长谭延柏,带领镇政府的所有官员,对法轮功学员郑维刚暴打。从谭延柏开始,一帮子恶党官员轮流对郑维刚扇耳光。亲自坐镇的恶党书记郑贵华觉得不够狠,就命人把郑维刚拖进楼上房间,然后突然把灯关掉,蜂拥而上对郑维刚一阵疯狂的拳打脚踢。

同年的元月二十四日晚,蒙阳镇“六一零”人员与市“六一零”人员相互勾结,将北街小学教师庄成林骗到镇政府的一间办公室。副镇长白美春亲率十几个打手先是对他拳打脚踢一阵,而后又把庄成林按在地上跪着,两手平伸,脱掉长裤,几个恶徒开始用荆竹子、棍子打庄成林的臀部及全身。摧残一阵后,再把庄成林拖进一间早就准备好的后屋,电灯一灭,七、八个中共恶徒一拥而上,一阵暴打后就离开现场。电灯拉开了,一个人也没有。然后,电灯又灭了,打手们又冲进来,又是一阵暴打。就这样持续作恶四、五次。半夜十一点三十分左右,庄成林右眼视网膜被打脱落,看不清楚东西。十二点左右,庄成林的头被打破,裂开二寸多长的口子,鲜血流向全身,一件上衣变成了血衣。看到这情景,打手、恶党官员一下子全跑光了。

二零零零年年底,河北保定市望都县贾村乡西新村法轮功学员苏慧利,被绑架到乡政府。政府恶徒耿新奇、牟平军带一帮恶人,把灯熄灭后,用笤帚、棍子遍打苏慧利全身,打得他鼻子、嘴鲜血直流。恶徒们边打边说:“你说你炼功炼好了肝硬化、肝腹水,今天非打你的肝不可!”接着皮鞋猛踢他的肝部。从此之后苏慧利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含冤离世,年仅二十九岁。

在四川德阳监狱,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七日晚,狱警吴廷海故意叫厕所值班的犯人离开,并将灯关掉,在门口埋伏好三个犯人。负责监督法轮功学员陈京西的犯人陶治国,故意邀陈京西一同上厕所。一到厕所,那三个犯人抓住陈京西就是一顿暴打。毒打一阵后,陶治国看看打够了,一招手,三个犯人扬长而去。行凶者一走,灯也亮了,值班的犯人也出现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深夜,在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司法所一房间里,镇副书记公茂礼亲自指挥,垛庄乡建主任王衍忠、林业站站长段尊国等一群恶徒,手持橡皮棍,气势汹汹地嚷着要给垛庄法轮功学员齐成荣“上课”。齐成荣对他们说打人犯法。公茂礼说:“打你不犯法。”说着就先下手抽齐成荣的耳光。随即恶徒们蜂拥而上,将她打倒在地,然后猛踩她身体的各个部位,拳打脚踢,数根橡皮棍抽打在她的胳膊、臀部。一恶徒说打臀部。就有另一恶徒用手电照在她的臀部,恶徒们便狠命的打,直到打累了,然后开灯。恶人问齐成荣:“你说打人,谁打你了?”恶徒们休息一会后又把灯关了,说继续“上课”,又一阵暴打,并踩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出声。

在对法轮功学员齐成荣的迫害中,恶徒们显然提前有约定,说打哪就打哪,而且还在关掉灯的情况下,用一手电照着要打的部位。恶徒们的狡诈还表现在抵赖上:“你说打人,谁打你了?”明明将人毒打,恶徒还扬言是“上课”,真是流氓十足。

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富拉尔基区红岸派出所,有一男恶警刘冬生以搜身为由,在审讯室里先把灯关掉,然后乱摸女法轮功学员的下身。并且边施暴边叫嚣:“我要叫你生不如死,我要叫你家破人亡。”

中共恶徒们龌龊变态的心理暴露无遗。